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只有一類人,有權向匯控追息......

文章日期:2020年4月16日

​隔了半個月才說匯控(0005)叫停派息,好像有點遲,但坊間的討論似乎只集中在削息是否合理上,而鮮有從坐盤角度來看這件事。回想匯控當年在金融海嘯作世紀供股時,派息也沒有暫停,想不到11年後卻不敵疫症,被監管機構叫停多年傳統。然而,停息雖令市場意外,卻並非毫無端倪。

​早在愚人節停息前的一星期,歐洲央行已公開呼籲歐元區內銀行暫停派息,保留實力以應對疫情令企業資金鏈斷裂的可能;不過市場似乎被「歐洲央行」四個字所麻醉,未有聯想到負責監管匯控、渣打(2888)的「英倫銀行」,也有叫停派息的機會,匯控走勢亦未見異樣。然而就在愚人節前兩天,衍生產品市場似乎出現了「先知」:匯控期權的引伸波幅悄悄上升了。

​先在這裡解釋簡單期權概念,引伸波幅是市場對股份波動性預測,匯控引伸升,正路推測是市場覺得匯控股價波幅將會增加;但說不定當時的「升窩」,是由於期權商預期匯控會減派息所致。何出此言?期權買的是未來股價表現,若果原先計價包含派息,而突然變成估計減息、甚至不派息,由於將來不用除息,即是將來升少些也有機會「到價」,於是認購期權的價格會升,並通過引伸上升反映出來。不明白不要緊,簡單來說,就是期權Market Maker在匯控宣布停息前,已保守地削減了對派息的預期,只是當時就算是專業投資者,也只預期會減息,而未推算到會停息,甚至狠到取消已宣布的派息。

匯控宣布停息的那個早上,晴天霹靂,投行不同業務都肯定會涉獵到與匯控相關的結構性產品,而為這些產品計價時,都肯定會計及股息因素,對比哭訴「等滙豐派息救命」的散戶,投行此役肯定更傷。別忘記匯控是比重最大的恒指成分股之一,達到Ceiling的10%,匯控一年派息5毫1美金,折合近4港元,以停息前44元的股價計,等同股價的9%。就算不計已除息的0.21美元,3毫美金派息也等同股價半成。一隻恒指比重達10%的股份突然少了半成,究竟帶來多大點數影響?計落50元1點的期指,又是一筆「無妄之災」的虧損。

​不過,輸了就是輸了,畢竟投資總有風險,而且相關虧損已在P&L「計晒數」,再鞭屍也無謂。若計劃儲夠5%股權、並要求召開特別股東大會的匯豐股東聯盟,最終能夠追回派息,對投行當然未必是壞事,但卻渺茫得很,畢竟匯控是按英國政府要求停派息,是絕對合法,持有不少匯控股權的投行、基金們,肯定不會陪他們癲,唯一有機會說服的只有平保(2318),但比起興訟,平保或許更有興趣在匯控股價低殘時吸納更多股權。沒有甚麼人比善於為股東維權的David Webb說得更好:入稟勝算甚微、只是浪費金錢罷了。

​聽過有部分自詡理性的匯控股東,在被別人批評輸打贏要時,會說他們絕對明白管理層有權停派息,但去年第四季股息已經除了淨,而除息不派息是欺詐,他們只想追回那2毫1美金的已除淨股息。觀感上,除息不派息確實不好看,但情理上,股東們也確實沒有甚麼可追討的餘地,因為在Efficient Market的假設上,已除息的金額會自動回饋至股價上。

​「邊有呀?匯豐話唔派息之後跌到落38蚊,邊有畀返2毫1我哋?」不知道股東們,為何總覺得股份派息或派紅股是利好因素,其實一隻股份除息,股東們手持的東西沒有改變,唯一好處是提早套現。股東們覺得派股息好像賺了,只是由於及後股價升了,補回股息=差額,股東從來賺的都是股價升幅,而非股息。同樣道理,若匯豐派息,股東手持的是少了現金的匯控股份及現金股息;而叫停派息,股東手持的是保留現金的匯控股份,整體價值依然無變。若相信股市是最Efficient的Market,當匯豐宣布取消派息,市場已自動將已除息的部分反映至股價上,只是取消派息決定令市場太失望,股價急跌時,連回補的股息金額也大幅「跌凸」了。

​買股票從來也必須承擔管理層的決定,股價反映管理層的能力,否則某地產商的股價也不會長期出現「管理層折讓」。世界沒有必然會派息的公司,手持匯控股票的股東只能認命,不過從技術層面看,有一群人確實有權向匯控追討派息,但「計完數」後,卻肯定不會去追----他們是除息時持有滙控、但已在4月1日前沽貨的投資者。

​為甚麼呢?如果匯控已除息部分,在4月1日已回補至股價上,在4月1日前已沽貨的投資者,理論上「享受」不到派息回補至股價的過程,確實有資格追討派息;然而若果他們要追,也必須承擔沽貨後至宣布停息前的股價升跌。太遠的、在除息後已於50元以上沽貨的不說,即使是在3月31日於44元沽貨,現時股價仍低於該水平,這群前股東正慶幸自己及時套了現,不用經歷那段因停息而帶來、介乎4元至10多元的股價跌幅,豈仍會有心思去追息?

​忽發奇想,要基於甚麼條件下,平保才會站出來去向匯控追討派息,最低限度也去表達不滿?既然平保以增加滙控股權為最終目的,若它去逼匯控派息,而匯控又未必夠錢去維持高資本充足率,只能再供股吸水,而大批股東上過匯控的當後決定不供股,平保便能以包銷商身份大幅度增持;不過此路既需要成本、又需要時間,遠不及趁匯控低殘時直接在市場掃貨方便,平保實在沒有去做的誘因。既然此路不通,其他路可通的機會更微,可以死心。

​換個角度看,匯控管理層也未必想叫停派息,否則也不需連番致歉。難道董事會不知道匯控股票的最大賣點,就是穩定派息?高層們或多或少總有持股,停息消息一出,股價急跌,他們的資產也一樣會減值,是兩敗俱傷的局面。在監管機構的強力介入下,上受壓於政府,下受股東指罵,自己還得承受減薪減花紅資產價格跌的三不利因素,或許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一方。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