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大台的高尚情操

文章日期:2020年4月30日

    抗疫留家,相信不少人為了自娛,過去兩個多月對著電視煲劇及打機,已不知「撳爛」遙控及手掣多少遍。娛樂相關股份如串流影視平台Netflix、FIFA系列遊戲開發商EA Inc等,股價亦水漲船高,至今依然高企。然而,作為本港規模最大的免費電視台、理應是最主要影視娛樂供應商的電視廣播(0511),股價不單未見受惠,市值更受制於50億元內,個別時期更被曾經雄心壯志籌辦電視台、卻被「一男子」因素拖垮而轉攻網購平台的香港電視(1137)所超越。

    大台剛剛宣布委任新主席,但連新人事也算不上,就更不用憧憬會有新作風。大台殞落,不是今日才發生的事,財經界內,又有誰對一隻市值只有40多億、日均成交只有幾百萬、買賣盤極疏落的股份有興趣?疫情下,理應受惠的大台,雖然在股價上未見受惠,但也不能說完全未有利好。近期的家庭晚飯中,逼不得已看了大台一會,隨即被廣告時段內的吹噓內容所洗腦:「劇集XX先鋒收視達到3X點」、「收視達X年最高」。原來,大家被迫抗疫留家,拯救的不單是生命和醫護,還有大台的收視。

    聽說,大台已有多年未有劇集的平均收視超過30點,唯一例外是兩年前的宮延鬥爭劇《延禧攻略》,但卻是內地出品,非大台自製,大台港劇幾近沉淪。觀眾近年對頒發視帝視后的熱情降溫,亦側面反映出大台受歡迎程度的減退。要尋找影視娛樂,身邊確實有太多高質選擇,美劇、韓劇、甚至是內地劇,製作成本比港劇高、攝製亦比港劇認真,既然時間有限,還是留來投放在更值得細味的高質外語節目。近兩三年,大台稱得上是大製作的,如《包青天》、《再創世紀》等,收視及口碑均慘遭滑鐵盧,只有個別靠劇本取勝的小品式劇集,如《BB來了》、《金宵大廈》等能偶爾跑出,但收視水平與十年前的劇集,已有段難以收窄的差距。

    想不到收窄差距,竟然要靠疫情,被逼留家,電視長開,於是大台劇集收視提升了;然而你看大台標榜收視破近年紀錄的《XX先鋒》及《XX特警》,你感覺到坊間有熾熱的劇情討論嗎?受關注程度比收視低於他們的《延禧》更高嗎?沒有吧!社交網站的劇集討論,早陣子被《愛的迫降》洗版,近期則被《夫妻的世界》所取代,先鋒和特警連上述兩劇的車尾燈也看不到。說穿了,所謂的收視急升,很大可能只是被動式收視,大家因更多時間留家而開電視,播甚麼內容其實沒有人在意。說實話,大台的Target Audience只剩下弄些甚麼也Spoon-feed吃得下的主婦群,八九十後就算要煲港劇,也寧願轉去99台看《二月廿九》吧。

    既然如此,就更不明白大台為何要吹噓自己的收視高,畢竟這只是因搭疫情順風車而得到的短暫好處,當疫情過後,收視就會打回原形,現時吹噓得越落力、及後回落時只會越難看。然而大台管理層卻偏愛自欺欺人,甚至連為何要提升收視的原因也遺忘。電視台去追逐收視,歸根究柢,只為增加廣告收入及客戶,提高Rate Card叫價,只有更多人看,才會有更多商戶願意花錢,廣告Air Time才會越值錢。你覺得廣告客戶,難道不知道現時的高收視只是疫情效應?在企業最不願意花錢落廣告時才錄得高收視,又有何用?

    根據電視廣播的去年業績,香港電視廣播業務的廣告收入,由18年的逾24億,減至19年的逾19億,減幅超過兩成。當然去年大台有很多藉口可以「賴」,例如下半年的社會事件,但別忘記觀眾們獲取影視娛樂的渠道轉變,以及大台製作的不思進取,才是收視不振的致命傷。社會事件無疑會影響企業的市場推廣開支,但新簽訂的廣告訂單,負面影響理應到今年業績才反映,未反映、先倒退,背後總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再看多幾年的業績,廣告收入更是跌多升少,這種積弱,不是一句「社會動盪」及「疫情全球大流行」就可以開脫。

    近幾年,大台主力開發內地市場,更與內地影視機構合作拍劇,但合作夥伴卻是近日被沽空機構狙擊的愛奇藝,也只能說自己運氣不好。為了打入內地,一些被大台視為政治不正確的藝人,紛紛被雪藏、被趕走,下場比出軌的人夫、二奶更不堪。這些被「隔離」的藝人,甚至不用說過、做過些甚麼,純粹只是在社交網站呼籲登記做選民、分享「香港加油」的貼圖,已被大台的自我審查所篩走,哪怕你是人氣主持、甚至曾榮登視后,也沒有絲毫例外。大台這樣做,當然是怕這些藝員一旦被內地觀眾標籤為「黃絲」、「撐獨藝人」,相關節目或平台就會被杯葛,內地客戶就更不願意投放廣告。

    或許基於經濟角度,大台這樣做無可厚非,但再找份業績來看,卻不難發現內地客戶在去年只帶來約5.5億元的收入,佔整體收入約36.5億元的15%,而且按年更下跌逾25%,對比期內本港客戶收入的跌幅只有約16%。自我審查做了,但收入卻不增反跌,而且跌幅比港客更大。究竟是管理層計錯數,沒有為股東爭取最大的財政回報;抑或是紅色資本入主後,純粹為政治正確,而本末倒置地犧牲股東利益?更令人害怕的,是管理層、或背後的真正Holder,根本沒有下達雪藏的旨意,只是有些中高層為了揣摩聖意,不惜將廣受歡迎的某些藝人封殺,而更高層根本沒有在意。 (對,我私心地為Ali抱打不平,也請還我唯一仍願意觀看大台劇集的唯一原因。)

    或許,我們錯怪了大台,它只是紅色資本入主下不自願的「被犧牲」者,在白色陰影下,即使利益受損也要將自我審查進行到底。財務報表的每況愈下,股東難免成為「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至於星美債券的慘案,管理層只是意圖投資,沒有預期會錄得虧損,假若不是因為不尋常的財政狀況,結果絕對不會是要全數撇帳。然而管理層願意自吃苦果,承受股價由幾年前在40元以上的高位,跌至現時只是略高於10元,展現高尚情操,這在很多炒股高手或金融專家身上也鮮有出現。

    看不到前景,只看到困境,股東們最好還是審視一下自己,有否即使股價再沉淪也不會抱怨的高尚情操。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