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李小加的「加時」憧憬

文章日期:2020年5月14日

​港交所(0388)行政總裁李小加決定明年約滿後不再續約,對魚缸來說,絕對是意料之外。業界對李小加的風評一向不俗,除了去年的「綠色通道」醜聞外,過去十年也算是無風無險,除政績外,李小加的內地背景令阿爺安心,出身及成名於華爾街,亦令外資較易接受及信任。就在小加宣布不再「永續」的那個下午,港交所午後跌幅擴大至逾4%;某些公司管理層因能力不足,股價會有「管理層折讓」,而港交所這4%的跌幅,可說是以最具體的方式,反映市場對小加領導能力的「管理層溢價」。

​因李小加離任而衍生的傳聞極多,特別是在小加宣布不續約後僅兩日,IPO主管史琳隨即以個人原因請辭。若以「陰謀論」來看待事件,很難不去將連串的人事變動,與去年的「綠色通道」事件扯上關係,產生「失去靠山,還是走為上著」等的聯想。然而業界對此的興趣似乎不大,一來若非「自爆」,外界根本難以核實,一切止於聯想;二來若背後有何「枱底交易」,由於已有「人頭」被起訴,代表事件已經「拆掂數」。與其去猜想無法知悉真偽的東西,大家對明年才60歲的李小加,約滿後有何後路似乎更好奇。

​回顧李小加的10年港交所CEO生涯,行內人經常取笑他是個「大Sales」,全因他善於「吹水」。對於他要推銷的東西,從滬港通、深港通,到同股不同權,他總會用各式各樣的形容詞去將東西美化及包裝;而他當Sales也算當得極稱職,要知道若一樣東西極具吸引力,根本不需要Sales也會有人買,Sales的存在價值,就是要將不太吸引的東西推銷出去。小加任內最出色的Sales工作,要數連證監也曾出聲反對的同股不同權,雖然明知在政治要求下,同股不同權肯定會上馬,但要力排市場對特權股可能引起不公平的負面批評,小加的斡旋工作應記一功。同股不同權落實後,成功吸引小米(1810)、美團(3690)及阿里(9988)來港上市,現時已佔大市成交極重要的比例,為未來更多中概股回歸鋪平道路,也為港交所開拓了新財路。

​除了同股不同權外,阿爺交託給港交所的工作,小加幾乎全部做足,滬港通及深港通在未有出現混亂的情況下成功開通,未有複製07年因計劃推出「港通直通車」而掀起的過熱炒風。因應錯失和記港口到新加坡上市,成功引入Business Trust的上市模式,留住誠哥父子分拆的香港電訊(6823)及港燈(2638)。推出夜期,令交易員可因應歐美開市而調整「坐盤」策略,也帶來額外徵費收入。收購LME,為港交所開拓商品交易種類。至於收購倫交所失敗,或許只是「做個樣」給阿爺看,原先已預期收購失敗機會居多。至於業界最詬病的,則是延長交易時段,被逼犧牲午休時間,也只屬私怨層面,畢竟將港股交易時段上接內地、下連歐洲,在阿爺層面也是必須去做的工作。

​證券業內對港交所有個不太好聽的稱號,叫「硬膠所」,一聽已知是粗口的諧音。行內人日常工作,難免會有接觸監管機構的機會,但不少與港交所員工交過手的同業,似乎都有不太愉快的經歷,原因不是他們會「擺款」,而是對港股知識的貧乏。不少港交所員工都是由大學畢業開始做起,一入職後便不會輕易辭職,只因與政府工相近的鐵飯碗,不是其他金融機構可比擬,但由於港交所屬上市公司,員工是有花紅分的,一份有花紅分的金融類鐵飯碗工作,可以去哪裡找?

​正因入職長時間,港交所不少員工可能連股票也沒有買賣過,筆者曾經接觸過一個港交所中層主管,竟然連股票需要有買盤及賣盤同時出現才能成交也不知道,更反問為何投資者不能以報機上的按盤價成交,這些只具書本知識、欠缺實戰經驗的港交所員工,比比皆是,但卻因離職率甚低,本著按章工作的態度,會去進修惡補的人甚少。相對於證監會不時在金融機構中挖角,港交所似乎更傾向聘請被裁的業界人士,起碼身邊認識已有好幾個Sample。當然,「一竹篙不能打一船人」,港交所內部肯定有熟悉業界的員工,起碼行政總裁李小加肯定是,但比例有幾多,值得深究。一句「硬膠所」,道盡業界想向港交所「爆粗」的怨氣,而歷經小加十年,陋習似乎亦未得以改進;不過一間企業幾十年的文化,又豈是一個人可以改變?

​至於小加不續約的「加時」去向,有人吹到可能去選特首,而且21年完約、22年特首換屆,連時間也算得剛剛好!雖然對中央來說,曾表明已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的李小加,表達能力強、執行能力高,絕對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去任何一間投資銀行也可獲得更高薪水的他,有可能會去當任何人去做也會慘成戰靶的「死位」嗎?天底下大概只有689及葉劉對特首一職仍興致勃勃吧。

​更上一層樓,是對小加「加時」的正路猜想,但不是從政治角度去想,而是從財金角度去想。北望神洲,內地似乎更需要具國際監管機構經驗的人,去執掌內地證券界的監管機構。比起港交所,中證監似乎更需要李小加,而從現任的中證監主席易會滿數起,劉士余、因熔斷而被免職的肖鋼、郭樹清、尚福林、周小川,全部都是從四大行轉任過來,銀行業與證券業雖然千絲萬縷,但行內人知道本質上仍有不少差異。具國際投行經驗、又曾執掌證券業監管機構的內地人,李小加是勝任有餘的中證監主席潛在人選。

​若果做回交易所的老本行,再從阿爺的證券業規劃去想,將上交所、深交所與港交所合併,必然是最終目標,但卻由李小加上任前說到他約滿,似乎也只聞樓梯響。要推進說好的「三所合併」,必須要有熟悉兩地三所交易所運作的舵手,李小加不再「永續」,無疑加強了對「三所合併」將於年內推進的憧憬 ---- 先由他領導此合併計劃,再在事成後讓他當上大中華交易所的「揸Fit人」。要完成這國家任務,縱觀中港,大概李小加是最適合人選,只是換了另一個當港交所話事人的方式,亦難怪他暗示約滿後不會如此快退休。

​執筆之際,有傳京東、網易已提交來港上市申請,如何順利令百度、搜狐、攜程及拼多多等中概股回歸,或許是李小加約滿前最後的大Project;不過食完這條「尾水」,要來港上市的國企民企中概股,已經來得八八九九,未來如何為集資平台定位,又或「三所合併」後如何爭取更高地位,或許是小加繼任人的最大挑戰。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