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專欄】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文章日期:2021年7月9日

    又是一個與朋友道別的周末。

    在仍然被疫情纏繞著的世代,連離別,也好像缺乏了離別的感覺,或許是距離感,減低了依依不捨的愁緒。限聚令繼續生效,限制了聯誼聚首的機會,特別是一些算不上極熟悉、又或因疫情而少了聯絡的朋友,只是在通訊群組簡單說句即將離港,甚至已到達彼岸,才在面書上更新已遠走他鄉,這些以前難以想像的情況,卻在身邊不經不覺地發生著。沒有親身道別的頃刻,自然就沒有情感的觸動,感覺上不似離別,但想深一層,說不定就這樣,已失去了今生今世和這位朋友見面的最後機會。

    感情較深厚的朋友,當然會把握離港前的最後時光,盡量與值得親自道別的朋友,認真地吃頓飯、說句再見。畢竟要到一個新地方展開新生活,不是說走就走,少則幾個月,甚至是數以半年計的規劃。若果是從那條說不得的法例生效前,就立定決心要走,半年計劃、再加上半年實踐,處理好財務、未來住屋及子女教學等要事,來到這幾個月,適逢是新學期開始前的一段空檔,剛好是移民離港的高峰期。

    「唔好諗得咁負面,你睇吓舊時公司成堆鬼佬,佢哋離鄉別井嚟香港做嘢,咪一樣咁生活。」與其說舊同事A是移民,不如說他是回家。97前早已移民過一次的他,2000年前後與家人回流,手持的外國護照是他能隨意選擇到哪處定居生活的本錢。若果是97年前要移民,相信想躲避甚麼,大家也心裡有數;所以當這份恐懼再次來襲,與父母及家人商量後,幾乎很快便得出了要走的結論。「喂,我驚遲啲呼籲朋友盡快移民,都會被指煽動佢哋逃離某政權嘅統治,會危及國家安全。你知我成日亂講嘢,為免講錯嘢要承受無妄之災,都係先走為妙。

「歧視問題係無得解決嘅。」曾經在外國生活過的他,當然不會傻得相信外國月亮特別圓。「細個返學當然俾人恰過,但你咁樂觀覺得香港冇歧視?只係較少種族歧視,但有更多資產歧視。」資產歧視?即是富人歧視窮人?「點止咁簡單,就算你有啲錢,都會俾更有錢嘅人睇唔起;就算買到個屯門兩房,都會俾個住九龍站嘅朋友睇唔起,呢個係香港獨有嘅歧視種類。喺外國,起碼大家對錢冇香港人咁上心,社會亦唔係咁資本咁功利,生活節奏都可以慢返啲。」

說起錢,移民最大問題就是錢。擁有足夠彈藥的人,其實任何時候去任何地方生活也游刃有餘;但能夠移民後就此退休的人畢竟是少數,如何維持生計實在充滿考驗。「如果話要搵返同香港差唔多工種、差唔多人工嘅工,我可以坦白咁同你講,無可能。」舊同事A 說著如此凝重的話題,神態依然輕鬆,莫非已有甚麼好路數?「呢個係取捨嚟,你想生活得比較自由,就可能要接受生活物質可能會變差。如果唔揀擇,外國不至於無工你做,不過未必係一啲發揮到你學識同專業嘅工種。」突然記起N年前,看過一篇有關十優港姐的文章,指她年幼舉家移民時,當中學副校長的麥爸爸,要轉職至擔任弱能人士康復員。「或者賺錢少咗、工種嘅體力勞動成份大咗,但係工時肯定冇香港咁長,工作量亦未必有香港咁大,話唔定Quality of Life提升咗。咁係賺咗定蝕咗?Who Knows?」

「你覺唔覺得香港好冇生氣?」相對舊同事A,舊同學B的移民決定,倒不是如此政治向。「你當我迷信啦,我覺得香港氣數已盡,唔覺得有咩行業仍然擴張緊,就算冇反修例、冇疫情,香港早已直線向下緊,冇咩行業係越請越多人,大部分都只係艱苦經營緊。」走到街上,臉上帶著口罩的黑壓壓人頭,確實一片死氣寂寂,了無生氣。除了追星帶來的片刻歡愉,你說香港人究竟已有多長時間沒有開懷大笑過?

「產業太單一,旅遊業畀疫情打冧咗之後,得返金融同地產仲維持到,但都唔係擴張,而係維持,遲啲更可能連維持都有難度。」這就是為甚麼香港人經常緬懷八九十年代的高速發展期,每個行業仍有發展空間,每個行業的職位數目均在擴充,做得幾年,30多歲已升任中層,30尾40頭可能已晉身高層。今日呢?當員工規模節節縮減,員工失卻了晉升機會,50歲的高層仍未退休,40歲的中層還在漫長等候,30歲的一群仍然處身低層,更不要說後來者,因為早在十年前已Freeze Headcount,試問怎會還有新人入行?

「唔好怪我做逃兵。」這是與舊同學B的道別宴上,最深刻的一句話。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回饋這個成長的地方,這是可以理解的。哀莫大於心死,但又怎能夠怪連香港人也對香港失去信心?幾天前的新聞,那位剛升任百官之首的前武官說:「今日管治團隊比過去四年任何一刻,都對香港前景更有信心」,聽到後不禁冷笑,當一個政權全心全意打壓異見,將甚麼看不順眼的東西,也連繫到與國家安全有關,民生經濟事務「甩碌」卻一一以疫情開脫。若果這些肉麻演詞,不是示忠廢話而是真心感言,敢問他是哪來的自信?

聚有時,散有時,不要因為別人不肯走而妄作批判,也不要因為別人想法不同而將其視為陌路人,這是過去幾個月多次別離後所領悟到的小道理。形勢壞透只好對抗,要對抗的還包括負面情緒所誘發的心魔。「祝你在亂流下平安」,天各一方,這不是客套話,而是一句老土的心底話。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