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專欄】那些年的互聯網+……

文章日期:2021年7月22日

上市不足幾日,滴滴出行就變成了滴滴「不行」,後續引發的科技股下跌浪,歷經半個月,似乎仍未消散。

如果要找出滴滴觸怒內地當局的理由,導致到美國上市僅僅幾日,便落得「App毀業務亡」的下場,現在事後「鞭屍」,當然可以找出100個理由:不理勸籲堅持赴美、擔心客戶資料落入外國對頭手上、憂慮地圖功能洩露政府部門及官員工作地點等,但這全屬「事後孔明」,如果有早知,相信滴滴願意不惜代價去避險。要知道,滴滴不是第一間赴美上市的內地科企,雖然在千秋萬載的習帝時代,說不定是最後一間,但既然有眾多同樣擁有大量客戶資料的科網巨擘上市在前,為何只有滴滴如此不幸,落得如此下場?

說起整治科企,去年阿里(9988)叫停螞蟻上市仍歷歷在目,之後馬氏阿里在各方面被大規模清算,即使大額罰款過後,不同部門對其不同業務的審查,似乎仍沒完沒了。有人說,阿里被針對,是因為馬雲說了不該說的話,但滴滴呢?找Google/百度大神一看,倒不覺得有滴滴管理層口舌招尤,但滴滴即將面對的清算,規模似乎比阿里有過之而無不及。說到底,欠缺運氣,可能才是今次滴滴誤中地雷的關鍵:若果中美關係不是陷入僵局,若果當局不是突然對科企擁有大量數據感到疑慮,滴滴本可如其他已到美國掛牌的中概股一樣安然集資,再在若干時間後回港第二上市。

謎一樣的整治,從不同渠道的報道中,滴滴「炒車」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當局擔心互聯網企業比國家掌握更多市民數據,更擔心這些數據會外洩到海外,而到宿敵美國的地盤上市,更等同將數據拱手讓人。然而想深一層,這憂慮合理嗎?到外地上市必須公布的財務報表,雖然會有收入地區及業務分佈等,亦會知道主要供應商及顧客的收入比例,但卻肯定不會包括詳細客戶資料,最多只是一些宏觀數據,相信海外監管機構也沒有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客戶私隱的權力。反過來說,難道匯豐(0005)及友邦(1299)等外資公司在本港上市,監管機構可要求他們交出客戶資料嗎?當然不!認真看待的話,只能說若非中央杞人憂天,就是嚴謹到連些許宏觀數據,也不容非我族類的任何人知道。

至於第二個原因,或許是屬於召車軟件的獨有問題,就是有關反映實時路面情況的地圖功能。中央對地理環境會因導航科技而洩露出去的憂慮,早已不是新鮮事,連Tesla也多次被傳官員不准駕駛、以及具隨車鏡頭的電動車不能駛近政府部門等,可見憂慮不是空穴來風。然而,若果滴滴有問題,同樣反映實時路面的百度地圖,不是一樣有問題嗎?在內地人更普及的高德地圖,情況不也一樣嗎?百度地圖與高德地圖的持有者,分別是百度(9888)及阿里兩大科技巨擘,若只針對滴滴一App,不免「厚此薄彼」。

滴滴事件引發的後續仍陸續有來。網信辦近期出了個新招,要求用戶超過100萬的科企,到境外上市須獲得當局批准,這等同絕了科企赴外上市之路。試問中國10多億人口,就算是垃圾App,用戶也可能隨時達百萬;反過來說,若果用戶連百萬也沒有,又談何上市的本錢?此招一出,除了嚴防數據外洩,更一石二鳥地令紐交所及納斯達克少了不少生意,再加多招豁免來港上市的保安審查,利用香港用平台吸外資,但上市費卻不容外資賺你分毫,肥水不流別人田的精髓實踐到底。

對科企本身,政策的朝令夕改,才是最無從適從的所在。執筆之際,國務院又有新通知,指要依法查處平台企業壟斷案件,當中包括醫藥、公用事業及教育培訓等。就在不遠的四五年前,當時中央大力推動「互聯網+」概念,更信誓旦旦地寫入總理工作報告內,大意是指中國地大物博,產業透過互聯網,將可增加效率以產生更大經濟效益。得到國策鼓勵,一時之間,各行各業也想辦法與互聯網掛鈎。網上診症、網上教育等,都是由那時開始廣泛而深度地發展起來。當產業做大,總會有幾個資源較多、手段較高明的企業跑出,但市佔率變大,涵蓋的產業範圍越多,卻會因勢力增強而引起當權者的戒心,就算多聽話,說不定也會被扣上各種罪名,舞起「反壟斷」的大刀,打出「維護網絡安全」的一路拳法,你說企業自身還想不想做龍頭?

「互聯網+」的孖生兄弟「大數據」,亦曾經是廣受推崇的概念。也是在幾年前,內地各行各業似乎也在講大數據,宗旨就是掌握得越多客戶數據,就會更知道他們的取向,從而按潛在需求提供預想會適合客戶的產品或服務。說實在,「將畫面拉闊嚟睇」,大數據早已普及全球,Data Mining變成專門的技術及產業,政府部門及大型企業均聘用龐大團隊去分析大數據背後的啟示,但一直都是各有各做,政府為政策取向而分析大數據,企業為經濟理由而按需求產生供應。

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企業擁有大量顧客數據,在內地好似變成了「原罪」,更產生了「企業不能比國家掌握更多國民數據」的說法。阿里利用大數據尋商機,被指涉嫌壟斷;滴滴擁有大數據,又被指又外洩風險。兩難之處在於,摒棄大數據嗎?等同將行業優勢向對手拱手相讓。繼續加大發展嗎?卻害怕成為強權的忌諱。想當日,是你鼓勵我們發展大數據;但今日,同樣的你,卻因為我們擁有大數據而大加打壓。試問又教人如何猜度主上的心意?

從山西煤礦老闆,到內房土豪、胡潤百富,再到現時的科企巨頭,誰人稍為積聚勢力,誰就會被安插一連串堂而皇之的罪名來打壓。聽黨話,跟黨走,當然沒有錯,但不少科網企業的話事人可能心裡想:我已經很聽話了,但這條跟黨走的路,也實在太難行了。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