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專欄】誰才是最黑的黑嘴?

文章日期:2021年9月2日

    監管重拳,無日無之,教育、電商、追星、網遊,無一倖免。

市場的焦點,似乎普遍集中在今後未成年人,只可以每星期打三日、每日打一個小時機的家長式管教上;又或今後追星已變成奢侈上。然而作為財經人,一則未在市場引起太多波瀾的監管公告,反而更吸引到筆者的眼球:網信辦說要嚴打「金融黑嘴」,慎防有人歪曲解讀經濟政策、唱衰金融市場。問題來了,「黑嘴」,究竟誰來定義?

    我認,初看到這公告及其八大要點,第一個感覺是:「即係只准唱好,唔准唱衰啫!」,雖然報喜不報憂是內地常態,但由一個政府部門,白紙黑字地將潛規則寫出來,似乎也太明目張膽吧。嘗試撇開這些偏見,用財經人角度,再次細讀那八個細項,細思這段文字的意思,得出來的結論依然無變:「係,確實係只准唱好,唔准唱衷。」

    還記得個多月前,內地摧毀了整個教育培訓產業嗎?當時引起了市場極大的恐慌,還令外資一下子信心全失,結果不但教培股,甚至連各板塊的中概股也一併崩盤,花了好一段時間,由中證監派人向外資出口,才叫穩住市場信心。或許就是這件事,衍生出今次的嚴打「黑嘴」措施。當權者可能會想:明明監管的是教培行業,怎會牽連到其他板塊?肯定是有些不明白國家好意的所謂分析員,胡亂曲解當局整頓教培業的用意,更動搖到投資者對國家的信任,才導致中港股市大跌。於是他們想,如果杜絕了這些「黑嘴」散播不利意見,投資者信心就不會動搖,股市亦不會因國家的好意監管而急跌,從此一切安好,「信政府,唔怕!」。

    然而,很多東西,不是你不說,別人就不會想。回溯教培行業事件,當一個已有好幾十年歷史,一向營運正常,更有多間巨頭遠赴海外上市的行業,在國家一聲令下,說散就散,投資者投入的本錢,瞬間暴跌七八成,試問又豈會不引起恐慌?就算沒有「黑嘴」,懂得分析行業政策的人比比皆是,心裡也會有自己的計算;就算不說不寫不微博不抖音,立時悶聲沽貨止蝕也是人之常情,這一樣阻擋不了股市崩盤呀!退後一萬步想,當日是否政令推行太急,只理政治或民生成效,完全忽略了對股市帶來的震盪?又或如索羅斯所言,習大大其實不認識股市運作?又或,國家只要覺得政策方向正確,根本不會理會股市升跌?

    「胡評妄議」、「歪曲解讀」、「惡意唱空」,是網信辦羅列「金融黑嘴」的罪狀,但這引伸出的問題是,看法這回事,一百人也可以有一百種不同的看法,是否只是立場與官方不一致,就是「胡評」、「歪曲」、「惡意」?正如一句「我真係恭喜你呀」,有人覺得是衷心祝福,也有人覺得是存心諷刺。同一個數據,樂觀的分析師可能對前景充滿信心,但悲觀的分析師可能看出數字背後的隱憂。甚麼是「胡評」、「歪曲」、「惡意」?官方當然不會給予你一個準確的答案,方便他們隨時「搬龍門」,不過醒目的分析師為了明哲保身,自然就會多看好少唱淡,甚至是不唱淡,於是市場逐漸變成只有一種聲音,人人生活在太平盛世。

不想昧著良心唱好,但又不敢胡亂唱淡,看到別人有些分析與心底看法相近,於是轉載一下吧,原來「毫無立場、不加判斷地轉載搬運境外歪曲解讀中國財經領域熱點的報導評論」,也是「金融黑嘴」的罪狀。這裡用上了「境外」而非「國外」,筆者別有用心地想,大膽推斷香港或許在網信辦眼中,也是歪曲解讀的常客。要知道港股從來不是一個只有一種聲音的市場,資訊自由流通,是作為Perfect Market的先決條件。當市場深度發展,就會衍生出很多主流或非主流的分析及意見;若這些看法只集中在對股市的影響,而忽略了政策推行的因由,就有機會被視為「歪曲解讀」。香港一向被視為不乖的孩子,政治上如此,或許過不了幾年,可能連金融上也如此。

    有些資深缸友心想,若果我不是受聘於金融機構,亦非持牌人,純粹拍片放上網剖析財金政策,就算看法是正面抑或負面,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吧!錯,「金融黑嘴」所針對的「自媒體」帳號,換作港人用語,也就是KOL、Youtuber的專頁及頻道,「惡意唱空或哄抬個股價格」,也屬於擾亂正常市場秩序。同一個問題,誰能證明甚麼是「惡意」?

財金網紅真心看好一隻股份前景,推介前先講明自己持貨,再叫各位支持者「有買貴冇買錯」,算不算是「惡意哄抬」?反過來說,若網紅看淡某股份,表明已先行沽空,再叫大家有貨快放,又算不算是「惡意唱空」?畢竟,網紅並非持牌人,若經過分析後得出如此結論與眾分享,自己又先行入了或沽空些少,又偏偏真的有支持者願意「聽佢之笛」,用真金白銀入市支持,這種「一個願打一個願捱」的講者與聽眾的關係,試問何罪之有?環顧整個過程,重點不在分享看法的方法,也不在於網紅自已有否入市,而是甚麼是「惡意」?證明他或她是否「惡意」的權力,操縱在誰的手上?

說句真心話,這個夏天,港股市場也確實受到很多境外「金融黑嘴」影響。若果真的有監管措施出台,又或者被監管機構調查,股份或板塊受波動,也屬於投資理應承受的政策風險內。然而有些所謂的官媒,對很多行業的狀況根本不熟悉,但就隨意發表些所謂的評論,對各行業說三說四、指手劃腳,干涉別行事務;偏偏因為它們掛著「官」的頭銜,令人深深懼怕其立場,是否與擁有最高決策人的立場無異,於是在恐懼及猜度之間,不同類型的股份均曾受挫,為財金機構添煩添亂。誰才是「金融黑嘴」?誰才是最黑的「金融黑嘴」?相信大家也心裡有數。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