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專欄】證券行的魷魚遊戲

文章日期:2021年9月30日

當具噱頭如譚仔(2217),也完全挑動不起散戶搶新股的熱情,就知道當前的港股是如何一潭死水。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科技股強監管未散,恒大(3333)徘徊爆與未爆之間,魚缸散戶無啖好食,自然連留心股市的興致也消失了。散戶們可以關機不看,但要返工的金融奴隸如我,卻被逼關心著行情。掃視譚仔後芸芸已入表但尚未通過聆訊的「準新股」,它的驀然出現,勾起了塵封回憶——那些年邊走堂邊炒股,懼怕錯失大牛市贏錢機會的瘋狂回憶。它,是既熟悉又陌生的一通;是當互聯網金融剛盛行,就以低收費作招徠的一通。

金融海嘯前的2007年,全民皆股,恒指首次突破三萬點,是在街頭巷尾也聽到討論股票冧巴的Good Old Days。股票炒風席捲校園,但學生彈藥有限,如何嚴控成本,成為學生股神的一大難題。要知道不少學生也是借用Grant Loan來炒股,每次下注金額不大,銀行動輒收費100大元一單Deal,證券行平些少也不算極平,所以當一通出現,學生們如獲至寶,成為了學界內有口皆碑的炒股專用證券行。

當年一通標榜「5元一單Deal」,簡單除數,成本只是銀行的5%,即是在銀行買一次股,已可在一通買賣20次,相差如此大,還怎會有思考其他可能性的空間?既然收費平,也別寄望有甚麼好服務,交易系統當年還會不時死機,頻密程度比銀行、證券行等略高,但想到每次收費只是5元,還有甚麼好抱怨呢?

後來畢業後入行才知道,一通的出現,幾乎改變了整個股票經紀行業的生態。以前經紀佣金收入豐厚,但互聯網的普及,卻令佣金收入不再唾手可得。經紀飯碗被打爛,包括一通在內的網上券商,曾經成為傳統券商的仇視敵視目標。然而,傳統券商及網上券商,目標顧客群從Day One已不大相同,傳統券商或銀行租用大面積地舖或辦公室,讓「打躉」的師奶可對著大利市機吹水,羊毛出自羊身上,人家自然要收多些佣來交租;反觀年青人只要求快及方便,一切操作也上網進行,根本享用不到地舖服務,又怎能要求他們付出額外費用來幫手交租? 

有些東西,註定要被淘汰。計算機出現後,使用算盤的人只會越來越少;汽車出現後,人力車已淪為觀光娛樂活動。股票經紀就像算盤、人力車,他們當然仍有捧場客,就是那些不懂上網、以及不想學上網的長者,但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這個餅只會越來越少,這不是競爭問題,而是進步問題,而且沒有回頭路。過去十年,證券行就像玩著大熱韓劇《魷魚遊戲》內的「一二三,木頭人」遊戲,動錯了當然會死,但裹足不前,時間到了一樣要死。當股票交易越來越簡單,減少經紀及分行數目以節省成本,加強網上落盤系統的便利程度,是留下來的基本法則。雖然只剩下微利可取,但你選擇微利殘存、抑或是被直接淘汰?

後來的發展就更殘酷了,經紀業務在割喉式競爭下,連微利也說不上,甚至連銀行也走過來推廣「一世免佣」;大部分證券行變成依賴放數借孖展來賺錢,但長期低息環境,令銀行資金無處可借,就算證券行資金成本再低,也總低不過銀行。當銀行也來搶孖展市場,證券行也只剩下捱打的份兒。看看一通的招股書,大抵也明白到即使是網上金融的先行者,證券買賣及借孖展,已很難成為證券行的盈利支柱。經紀業務在過去三年的收入均呈跌勢,收入佔比跌至不足三成;反觀「莊家活動」業務不單止一夫當關,更已躍升為七成收入來源的佔比。

開拓甚麼業務才能生存?是證券行正在玩著的「魷魚遊戲」。就算公司規模再大,也不夠資源由1號牌到9號牌每樣來試試,更何況求生的,往往是資源較少的細行,也只能看看其他行家在哪瓣業務有得做,才跟風試試,但別人做得到不代表自己也做到,就如押注「椪糖」般,踩入了較艱難的業務,就算如何努力也未必有好下場。證券行間間急著轉型,但每項新業務的競爭也極激烈,業務上的「拔河」既比氣力、也比策略,弱者不用等到「射波子」,已爭相被淘汰。站在十字路口,每步也像「踩玻璃橋」,但這不單單是證券業面臨的困境,其他行業的營商環境,不是同樣嚴峻嗎?

不過最難捱的,還不只是細行互片,而是具北方科網巨擘作後盾的網上券商,近五、六年以無限金錢、無限資源的模式擴張,收費最平、佣金及存倉費等全數豁免,大量的廣告及推廣計劃,不惜工本以搶佔市場份額為先;待殺死了大部分對手,雄霸極大部分的市場佔有率後,才以這個客戶群尋找盈利方法,而且發展至今,這種「我全都要」的營運策略,已證明可行及已獲得成功。在商言商,這種甚具中國特色的「先造大、再造強」模式並無不妥,畢竟弱肉強食是資本市場的定律,實力不夠,也只剩下被淘汰的命運。這不就像最後的「魷魚遊戲」嗎?如果最後的對手是個身材特別高大、體格特別強壯、力氣特別大的壯漢,就算拿著同一把刀,無論是抽中進攻抑或防守一方,難道又有勝算嗎?

曾經聽過任職華資證券行的前輩,談起這些南下的網上券商,氣憤地說國家應該動用反壟斷法,好好教訓這些破壞市場規則的暴發戶,更預言內地加強監管科企,他們的末日也不遠了。不是說不要將任何東西政治化嗎?別忘記當要去擁抱國家、擁抱大灣區的機遇時,也定必需要面對來自大灣區的挑戰。證券行的未來?要麼,像一通般找到經紀業務以外的其他收入支柱;要麼,來一場實力懸殊的「魷魚遊戲」吧。

羅仕揚

其他觀點

【羅仕揚專欄】賭局.騙局?

【羅仕揚專欄】誰才是最黑的黑嘴?

【羅仕揚專欄】淪落人

【羅仕揚專欄】看我彈出彈入!

【羅仕揚專欄】那些年的互聯網+……

【羅仕揚專欄】祝你在亂流下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