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專欄】從穆迪看政府的心虛

文章日期:2020年1月21日

穆迪再將香港主權評級調低,本非意外事,穆迪評級不時帶點政治意味,今次列舉的原因亦無甚驚喜。反而是香港政府的回應,暴露出政府自身其實重視面子遠多於正視問題,說到痛處,不外乎轉移視線與耍官腔。沒說甚麼比說了甚麼更重要,以此觀之,卻見政府多少心虛,然而穆迪所指的要害,都是香港與中國大陸均不能迴避的問題。若要長治久安,終究要正視。

穆迪報告寫得簡明,通篇主旨在於兩點原因,在第二段已經寫明:一、特區政府勢弱;二、(高度)自治受制約。

關於第一點,穆迪解釋為持續多月的示威至今尚未平息,是因香港行政、立法機關未能有效回應示威,兼且兩者都「不作為」,顯示特區政府弱勢。穆迪未有表明對示威的立場或獻計,單純從經濟角度表述,示威愈早平息愈好。政府回應是拋出大堆財政穩健、股市暢旺的官腔,營造出穆迪是看淡香港財政而降級的錯覺;然而穆迪今次報告本來就贊同香港財政優秀,甚至覺得以香港財政狀況,定可度過經濟難關,即香港政府只是裝作駁倒對方,而對方根本不曾質疑你財政能力。

反而對於未能平息示威這個重點,政府未有正面回答,只能借重複多月來的官腔試圖輕輕帶過:「獨立研究及檢討」,「與不同背景、政治立場和年齡層的市民對話」等;然而政府與區議會關係未有向好、再無舉辦社區對話、宣稱「沒有警暴」等,穆迪說政府沒有effective response或tangible plans,也不是憑空捏造的。若然政府所說是有效的,幾個月前示威早就平息了。

對於第二點,穆迪早於2017年已經提過,老調重彈,反而政府的回應,竟未有明確捍衛香港的自治能力或與大陸的分別,卻提及面對動盪,「特區政府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仍堅守『一國兩制』方針」。其一是明明談及自治,卻要在前頭標榜「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其次是要強調「仍堅守」。一如蔡英文接受BBC訪問時所說,她認為台灣本是獨立國家,自不須宣告。若認為是行之有效,語調應是氣定神閒,一國兩制自然存在,例如曾蔭權在位時會反覆強調大陸與香港是不同的政治制度,亦不過闡明約定好的事實,語氣平淡。

穆迪憂慮的是「中環與西環走在一起」。若要證明自治能力依舊,現任政府大可繼續強調與大陸「劃清界線」,但通篇回應偏偏沒有這麼做,或用實質的理據去證明自治能力健全。實際對一國兩制尚存多少信心,大概可料到一二,亦更印證政府勢弱,不論對市民抑或北京。

撇除示威,穆迪亦提及社會議題也是考慮降級的因素,如財富不均、人口老化、樓價負擔能力,或會減少政府稅收而削弱財政;這些都是不敏感的議題,內文亦無非難之意,純粹羅列一些眾所周知的問題。然而現屆政府卻以「並非香港獨有」就打發過去,還指不影響香港「制度優勢」與商業競爭力。並非獨有的問題不代表不用解決,而報告亦無指過這些社會議題會衝擊制度或商業競爭力,即政府再度顧左右而言他,亦無反駁減少稅收一點。若非政府未有仔細端詳報告,便是政府迴避了,連中性的社會議題都不打算聽人意見。不論何者,都與重建公信力背道而馳。

儘管今日要收拾殘局不易,儘管政府內部或有不少制肘,但要令外界不再失去信心,從減少謊言或放下無謂的面子做起,起碼不至於令香港政治、經濟都雙雙惡化下去。這些也許也是今次鬧出修例風波的癥結所在,就是政府的公關手法。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