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專欄】與中國交易的代價

文章日期:2020年3月3日

去年香港發生反修例風波,各國元首不便多言,大致與中國利益千絲萬縷,又逢新冷戰格局,自然不想得失中國。到今日武漢肺炎爆發,中國帶給全世界的雖說是病毒,但背後是由政治與人權問題所種出來的,亦是近年各國對此冷眼旁觀的後果,到病毒滲入諸國以至拖累經濟,才知吸納中國資金的時候,也須承受這筆快錢的代價。

日本去年底與中國破冰,增加航班往來,以對沖美國與南韓的政治影響。綜合日本媒體,中國已佔日本國際航班約四分之一,中國客更佔日本國際旅客三成,單計1月,訪日中國客按年大増23%。吸納了中國的旅客,到今日便要「還債」。上月首兩周,山陽(大阪至福岡)、北陸(東京至金澤)兩條新幹線乘客人數按年各跌一成,位於札幌的石屋製菓亦須停製「白之戀人」約一個月,表明都是中國旅客減少所致。

另一國民最愛的是泰國。《路透社》引述泰國旅遊局指,預測今年外國旅客按年急挫600萬人次,即約15%,單計2月已跌四成,未來兩個月跌得更深。過往受惠中國旅客最多的,今日是承受得最深。

至於意大利所以成為歐洲的病毒溫床,亦是該地溫州人集團負責生產當地名牌,目前輿論矛頭指向Prada,佔總員工約三成。享受的是中國的廉價勞工。

日前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表報告,指全球諸多大品牌都多少與新疆集中營勞工有關,FAANG裏便中了三個(Amazon、Apple、Google),還有Cisco、H&M、GAP等平民牌子。報告暗示企業未必知情,但勸喻檢視承辦工廠的底細。

過往國際或許以為與中國做生意是有着數,除了間中說兩句人權問題交功課外,對國內政治問題一向少理。今日中國地氈下的污穢逐步見光,將遺患帶到各地經濟,曾有份發過中國財的各國元首,才驚覺食中國水,原來要吞下許多細菌,一如世衛譚德塞「冒起」後,現在還反指各國防疫不及中國。若不協力監察中共或繼續任其坐大,後果堪虞,今次算是對全球打響的警鐘。

至於最先對武漢肺炎十級警戒的台灣政府與香港民間,去年更各自經歷過韓國瑜與林鄭,早已見怪不怪,現在看到各國狼狽姿態,也實在笑而不語。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