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

【專欄】一啖飯‧一次投票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19日

「在社會運動情緒高漲時,或許還可以透過宣傳閃亮一下。但由於沒法帶來實際的經濟效益,很難長期持續。」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不是惟一唱淡黃色經濟圈的社會持份者,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全國政協委員周春玲甚或是自稱旅美學者的黎蝸藤先後加入唱淡大軍。問題是,誰可以確切地回答邱局長的提問,憑乜嘢分黃藍?

所謂的黃色經濟圈,坊間看法不一,《美聯社》以《Hong Kong protesters weaponizing spending power》為題,指出抗爭者透過決定選擇消費作為表達立場政見的武器;《華爾街日報》則在訪問黃藍App中指出,消費者以顏色去區分他們的消費對象。簡而言之,黃色經濟圈是大眾以最和理非、最低成本去支持本土、表達政見的方式。至於有社會賢達警告,黃色經濟圈會拖跨經濟,拖跨經濟以至「攬炒」恰恰是他們的終極目標,說穿了即是要求洗牌。

黃色經濟圈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說穿了有點像內地反日時抵制日貨、反韓時抵制韓貨一樣,具體一點說明,黃色經濟圈其實像辛亥革命後的國貨運動,民國後一段時期,中國人民民族主義高漲,遂發起抵制外貨提倡國貨的運動,這種提倡國貨抵制外貨的舉動甚至獲政府支持。1917年農商部通令各地:「嗣後所有公共機關日用消耗各品,除特種無國貨可代用者外,務請專購國貨,以示提倡。」大家可以參考《近代中國國貨運動研究》及《中國近代經濟史》等文獻。

不過我認為,黃色經濟圈沒有國家或政府行政指令的背境,未至於「非黃不吃」的情況,倒是抗爭者會自行思考相關的可持續性,究竟憑乜嘢分黃藍?是否「非黃不吃」?

我認為,黃色經濟圈未來的發展,更貼近公平貿易(Fair Trade)中的品味歧視。消費者自行透過公平貿易的認證(目前有兩套公認的認證系統)分辨出那些朱古力、咖啡或茶業獲公平貿易認證,那些沒有,從而按自己的喜好去消費。以公平貿易模式去發展黃色經濟圈,主要的好處是可持續發展及不會出現「非黃不吃」的二元局面。

公平貿易概念由樂施會在2002年引入香港,目的是避免產品在生產過程中剝削工人或農民。公平貿易引入香港已17年,香港公平貿易消費意識已日漸提高,愈來愈多本地公司開始加入公平貿易行列。2014年本地公司的公平貿易產品約30多款,至2015年增加至65款,最新2016年數字更躍升至142款,增加接近118%。當中以咖啡、茶葉為最受歡迎產品。

以公平貿易的概念推廣黃色經濟圈,比起盲目支持國貨來得自然及可持續發展,我想起美國永續食物提倡者Anna Lappe的名言:「Every time you spend money, you're casting a vote for the kind of world you want.」,每一啖飯,一次投票。

李鴻彥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