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澡堂

李曉佳:商湯申上市 揭智慧城市生意日益重要

文章日期:2021年9月2日

【明報專訊】內地近年積極發展智慧城市,如何利用科技結合社會信用系統完美監控市民生活,令世人大開眼界。其中去年被美國商務部指利用高科技協助北京監控而列入制裁名單的商湯科技,近期正式申請在港上市,「智慧城市」這種迹近國家機密的資訊,到底披露了多少?

翻看招股書,商湯將業務分成「智慧商業」、「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及「智能汽車」四大類別,據公司介紹,智慧城市業務即「提供『城市方舟平台』,協助城市管理和數碼化轉型」,當中重點提及用於交通管控方面,例如早年曾興起共享單車,系統就可用來協助監測違規停放單車和廢棄單車,更有效運用人力資源。其他當然亦包括協助監測犯罪等等各種用途,估計相當「好使好用」。

智慧城市業務佔近半收入

而可以發現,智慧城市這項業務對商湯的重要性是逐年遞增,由2018年佔公司收入28.6%,2019年飈升至41.9%,去年雖然回落少許至39.7%,但今年上半年佔公司收入近一半,拋離曾經是最主要收入來源的智慧商業約8.4個百分點。而按金額計算,商湯過去3年來自智慧城市業務的收入,由2018年約5.3億元(人民幣‧下同)增至去年13.69億元,增幅達1.58倍,亦冠絕其他三項業務。

目前利用商湯平台協助管理的城市,已經由2018年的21個增至今年6月底時的119個,至於當中有什麼城市,商湯就未有披露;雖然公司亦有舉出3個案例,分別是兩個內地城市及1個海外城市,但就全部用代號取代。無獎問答遊戲:「城市A」是華東一線城市、中國最大且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城市C」是華南一線城市,總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過1700萬。筆者猜想,應該是上海和深圳。

深圳上海料為商湯客戶

商湯更有解釋智慧城市業務的「接單」模式,並非直接由市政府手上取得,而是主要通過向「系統集成商」交付軟件,同時最終由「系統集成商」向城市管理者(應指市政府)交付包括軟件、硬件和服務組合,簡單而言,商湯與政府之間並非直接的供應商與客戶關係,當中是存在一個「系統集成商」作為中介。

不過這個安排對商湯也非常方便,否則大部分生意都是來自內地政府,這樣可能又要為收入集中風險解話了。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