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拓撲

【久利生專欄】英格蘭險守歐洲金融國家盃

文章日期:2021年7月2日

一年好不容易地過去,歐洲國家盃2020八強階段快將上演,今屆話題多多,球員奇蹟復活、但死亡之組打生打死結果all death、烏龍球領放成神射手、多場最後一刻逆轉勝、英格蘭國家隊擊敗宿敵德國後又可以去到多遠⋯?Football is coming home,足球真係好靚。If it is a football state, so why not? Brilliant. 

其實場外一樣精彩,各國在金茵場上較勁似進入直路,特別是在英國脫歐後,倫敦作為「區內」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雖然未至於動搖,但似乎開始受到挑戰。

七國集團(G7)早前達成協議,擬將全球企業稅率下限定為15%。由於全球主要銀行的總部皆集中在倫敦金融城,此舉恐波及不少全球主要金融機構,引發不少人士憂慮。故此,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財相正推動倫敦金融城獲豁免。

事實上,在脫歐後倫敦金融城一直受到包括德法等競爭對手的全場緊迫及半途搶截。巴黎更加獲得「戴叔的愛」 - 摩通Jamie Dimon說,巴黎已經成為該行在歐盟的主要交易中心,所有歐洲的交易都將在這裡進行。會計師事務所安永亦指,英國脫歐加上巴黎本身的吸引力,令後者有力成為歐洲頂尖的金融中心。

說金融業對英國經濟和倫敦經濟的命脈,絕不為過,作為全球最大的外資銀行聚集地、保險市場、外匯交易市場、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場和金屬交易所及黃金市場,金融業佔近半倫敦的經濟產值,有數字指全球有超過40%的外國股權、30%的外匯交易在倫敦進行。

說到底,正所謂「離開別為了回來」,筆者引述以上種種,為證明不用留戀過去由誰來打什麼大鱷的所謂金融中心,反正這裡跟全球金融大勢背道而馳,別人正盡力在財金政策方面著手,對外游說以減低營商成本,此處卻想盡辦法因政經需要,而不惜徵收新稅。一個看更對你說我們大廈限制出入所以治安好咗樓價因此有望谷底反彈,你信?小圈子法團主席話自己好辛苦要自己親手打文件,你又信?難怪份文件一直都無官方英譯,小額錢債法庭都不如。

所以,都是向前看罷,識金融熟歷史的讀者會發現,似乎倫敦的「全球最大」雖然未囊括IPO市場,但英國金融業領先的傳統不變,例如早年的AIM另類投資市場,以至近年的初創Startup文化(當然還有柏林),都已經令倫敦成為了新興金融科技的旗手,當然部分基金業難免會投向愛爾蘭,但Fintech仍是最需要人手的行業。

講開英國同AIM,又可以提下隻和黃醫藥,literally 其實是實現「紐倫港」三地上市,筆者這個形容是有點old school並且現實看是不切實際,但最精妙之處,在於由早年和黃中國醫藥化身如今的和黃醫藥(中國),包裝後成藥味大減,檔次估值股價即時見效,加上事隔一年才再作第二(第三?)上市果然局面是明朗得多,首日半爆冷大漲跑出,很難捉摸,首富的錢很難賺。

生物醫藥股最重要是pipeline、pipeline、pipeline,等於看price-to-pipeline ratio,以及臨床測試的分階段結果,股價可以是幾十個巴仙的裂口上落。

和黃醫藥的另一情感上的得分位,是其董事陣容早已包括港人熟悉的醫學界權威、獲「腫瘤學巨人」稱號的莫樹錦教授。其在阿爾伯塔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獲得醫學學士和博士學位。

當然,你不會懷疑李嘉誠在任何地方的人脈及眼光,包括早年投資能源業的淵源,以至是近年在醫學科技界結下的善緣,包括憑基因排序編輯概念(炒美股的便知BEAM、CRSP、NTLA、EDIT)而獲諾獎的得主等,也是該加拿大大學的教授團隊。

很多人說加拿大那裏會是個天堂,雖然最近也有原住民的一段黑暗史,但在多元共融文化下知錯能改。在太平洋的這邊,美好的仗剛好打過,不少香港仔將繼續變「列治民」(到列治文或加國其他城市的移民),到時他們每年七一可能都會上街,慶祝同一天的Canada Day。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