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專家觀點>徐家健

藝術市場上的藍威寶

(Presented by WAW Creation)說過了,NFT的功能是透過區塊鏈技術在虛擬經濟確立產權。明報文化館推出的曾灶財NFT,記錄有關九龍皇帝的新聞也傳承香港的塗鴉藝術歷史。當中一篇名為《皇帝墨寶今拍賣 料2萬成交》的報道,發表日期是2004年10月31日:

7年前,劉健威把曾灶財拉進藝術圈,坊間對於其作品是否藝術?級數如何?一直爭爭拗不休。曾灶財墨寶去年獲現代藝術殿堂展覽「威尼斯雙年展」垂青,可說是一個里程碑。今日,拍賣行蘇富比也看上曾灶財,蘇富比「中國當代藝術」負責人林家如解釋,曾已80多歲,不方便走路,作品已消失於街頭,拍賣品是一張街頭舊照與其木板手繪書法合併,希望帶出「曾氏塗鴉在高度發展的香港產生的衝擊」。林又指曾灶財的作品是「塗鴉藝術」,早爲外國接受,且有數個客戶表示有興趣,預計今日拍賣的眞迹能以2萬多元出售。

這是有關九龍皇帝塗鴉藝術走入主流藝術市場的第一篇報道。十多年後的今天,曾灶財的作品早已升價十倍。明碼實價的拍賣行交易,記錄了市場如何記住曾灶財。原來,當劉健威於1997年當把曾灶財拉進藝術圈,他一位親戚的回應方式是—佢係黐線佬喎。從街頭黐線佬到畫廊藝術家,升價十倍的九龍皇帝經歴了什麼?

據說,早在60年代以九龍皇帝自居的曾灶財曾被港英政府送往青山醫院,原因是他用石頭擲碎了彩虹郵政局的玻璃窗。又據說,「精神病」和「藍威寶廣告」是年輕人對曾灶財集體回憶。半世紀風風雨雨不改,五十年瘋瘋癲癲不變,從九龍城寨被快速消失到九龍皇帝被洗刷一空,內地策展人歐寧寫的《香港瘋癲史》,既是緬懷瘋癲國度,亦是悼念黐線國王。曾幾何時,曾灶財企圖飛越瘋人院,在無主之地發一個春秋大夢。曾灶財的游擊行動如同一個移動的九龍城寨,是歐寧說的。當作者已死,三不管的九龍城寨變了三不像的江南園林,同樣無皇管的九龍皇帝亦變了藍威寶的精神代言人。

九龍皇帝的塗鴉,曾顛倒了香港的時空,讓港人看出它的來路。從昨日城寨遺址到今天皇帝墨寶,我們的集體回憶卻又被顛倒得面目全非。當博物館展出有價有市的曾灶財非塗鴉「墨寶」,汗水被粒水,塗鴉本色被洗白,是五十年太久的一國兩制?原來,直至回歸初期曾灶財的作品從沒有在官方認可場地展出過。多得2012年西九管理局購入非塗鴉非街頭的《無題(門)》,當時官方資料透露:「香港大學藝術系教授祈大衛認為,雖然曾的作品屬於街頭,但由於M+專注視覺文化(的展示),成為館藏亦可謂合適。」再仔細看看M+的22件曾灶財藏品,除了14件非塗鴉非街頭的書法作品,還有7張2003年拍攝2012印刷的照片,這些照片通通不是九龍皇帝在街上塗鴉的真實照片,而是曾灶財被委約創作《無題(門)》時拍攝的廣告照片。館內唯一一件塗鴉作品由市區重建局在2013年捐贈,可惜至今仍未公開展出。

傳承香港的塗鴉藝術歷史,重溫《皇帝墨寶今拍賣 料2萬成交》這篇報道時我不禁問,M+博物館有關曾灶財的21件視覺文化的委約創作,和市場上升價十倍的所謂「墨寶」,本質上跟「有藍威寶,間屋幾大都洗到」的電視廣告有什麼分別?

徐家健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大學香港經濟及商業策略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s://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