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譽獲淡馬錫貝萊德助陣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4日

【明報專訊】近期本港新股市場「B牌」(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公司儼然成風。自8月以來已先後有4家B牌新股登場,上周四開始招股的和譽(2256)接力成為第五家招股的B牌新股。不過翻查一眾「新股BB」的表現,卻令人大失所望。從事治癌藥物研發的和譽能否為B牌新股扳回一城,也許無人說得清。

撰文 旻晞

說「B牌新股浪朝」,是因為8月以來主板7家新股掛牌,便有4家是B牌新股。統計8月以來4家主板掛牌的「B牌」新股,表現實在令人慨嘆「能醫不自醫」。4家公司首日跌幅介乎17%至26%(見表2),同時截至上周五止,無一家能成功「浮水」,累積跌幅介乎17%至最高的37%,情况相當慘烈。與同期掛牌的3家「非B牌」企業比較,從事連鎖酒吧的海倫司(9869)表現最佳,首日掛牌便升22.9%;至於理想汽車(2015)及東莞農商(9889)首日掛牌分別跌0.85%及升4.2%,可見近月「B牌」上市後表現的確較一般新股為差。估計是大市氣氛偏淡下,未有盈利、估值難衡量的生物醫藥股份暫時不為投資者所青睞。

11基石投資者佔總發售額57%

而無懼市場轉差,上周五開始招股的和譽,最多集資17.53億元。和譽是次亦找來11名基石投資者助陣,包括淡馬錫、貝萊德等等,以中間價計算,基石投資者將認購的股份佔是次發售總股份的57%(未設超額配售權股份)。

說回和譽業務,集團致力於發現及開發創新且差異化的小分子腫瘤療法。至目前為止,已戰略性地設計及開發由14個專注於腫瘤學的候選藥物組成的管線,包括5種處於臨牀階段的候選藥物。候選產品主要為注重小分子腫瘤精準治療及小分子腫瘤免疫治療領域的小分子藥物。當中,兩款核心候選產品分別為ABSK011及ABSK09。前者是一種有效的高選擇性小分子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受體4(FGFR4)抑制劑;後者是一種分子靶向候選產品,是FGFR亞型1、2及3的高效及選擇性抑制劑。現階段,集團主要就治療肝細胞癌(HCC)、尿路上皮癌(UC)及胃癌(GC)開發核心候選產品。

致力開發小分子腫瘤療法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去年中國HCC新發數達到37.86萬例,到2030年預期達到47.34萬例,複合年增長率為2.3%。而去年中國尿路上皮癌(UC)患者及胃癌(GC)患者的患病率則分別為21.19萬例及67.58萬例。市場有一定空間,但不能忽視競爭問題。

有市場空間 不能忽視競爭問題

首先是小分子腫瘤精準/免疫療法屬替代療法,一般而言,當常規治療方法如手術、放療及化療等不適合或無效時,才會採用替代療法。另外,近年不少生物醫藥公司都針對多種癌症療法進行藥品研發。

儘管療法的不同、針對的癌症病例亦各有不同,但不能否認,目前研發中的癌症替代療法藥物,如和譽針對的小分子腫瘤精準治療範疇,包括FGFR抑制劑等選擇性激酶抑制劑及非選擇性激酶抑制劑、以及其他類型的抑制劑等,市面上都有不少的同類型藥物在研發當中,例如目前市面上便共有16種泛FGFR抑制劑候選藥物(ABSK091除外)及9種FGFR4候選藥物(ABSK011除外)處於不同臨床開發階段。故即使目前已上市產品不多,但可見未來的競爭相當劇烈。

只有3種藥物進臨牀試驗

而和譽目前各候選研發產品仍大部分處於早期開發階段,只有三種藥物開始進入臨牀II期或關鍵性臨牀試驗,而最終能否成功當然是未知數。集團於招股書當中便表明,根據其他臨牀階段FGFR抑制劑的最早發布日期,FGFR抑制劑至少自2014年起一直在開發中,僅有3種泛FGFR抑制劑獲批准,意味FGFR抑制劑的開發面臨巨大挑戰及不確定性。

財務表現方面,集團目前仍未錄得任何銷售服務產品收入,去年全年虧損達7.06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擴大4.3倍;今年第一季虧損1.24億元、按年擴大1.2倍,主要是研發開支大增所致。

總結而言,近期市場冷對從事生物醫藥研發的新股,而和譽本身藥品研發需時,市面上同類型藥品研發數量亦較多,今後面對的市場競爭風險亦不能忽視,有意認購者宜多家留意。

[新股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