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同步收水 或放大經濟震盪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10日

【明報專訊】MSCI全球指數自去年3月的疫市低谷迄今反彈超過八成,很大程度由於環球央行「放水」。市場流動性過剩,促使美國聯儲局近期在短線貨幣市場把大量資金回籠,隔夜逆回購規模屢創新高。至於每月買債1200億美元的長線「放水」,亦將在稍後步向終結。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早前放風,最快在11月開始減少買債。雖然上周五公布9月非農職位僅增長19.4萬個,遠低於原先預期的50萬個,或拖慢「收水」的部署,但多分析認為,在通脹壓力下,「收水」只是遲早問題。部分市場人士憂慮的是「收水」可能戳破資產泡沫,令股債震盪。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彭博社

去年3月,美國新冠疫情顯著惡化,聯儲局每天的買債規模曾高達750億美元。同時,歐洲央行也啟動總值1.85萬億歐元(約16.6萬億港元)的「抗疫緊急買債計劃(PEPP)」。充足的流動性,助企業和家庭度過防疫封鎖的困境。兩大央行目前每月仍合共購買約2350億美元(約1.8萬億港元)的資產。由於美國和歐盟都沒有資本管制,這些額外的流動性可自由跨境流動,推升全球幾乎所有類別的資產價格。

如今疫情危機過去,通脹升溫,兩大央行都準備同時「收水」。歐洲央行已「適度放慢淨資產購買的速度」,而聯儲局亦準備「適度」調整買債步伐,兩大央行都強調「適度」的重要性,恐防市場反應過度。

上次龜速收水 降金融市場影響

聯儲局上一次QE收水,引發2013年的「收水恐慌」。為緩和市場情緒,「收水」緩慢進行,在10個月內,每月將買債額度減少85億美元。歐洲央行則在當時向歐元區銀行提供廉價貸款,並部署買債,為市場提供平衡。直至2017年3月,歐洲央行才開始「收水」,並用上21個月才完成退市,期間每月淨購買量平均減少39億歐元。龜速的「收水」步伐,降低了對金融市場的影響。

有別於上次兩大央行互相合作抵消退市的影響,它們今次將同時縮減買債規模,有可能放大對流動性的影響。哈佛大學經濟及金融學教授Xavier Gabaix與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金融學教授Ralph Koijen最近的研究指出,流動性的增減,對資產價值有莫大影響。若向股市投入1美元,可令股市總市值提升5美元。若從股市撤回1美元的資金,總市值將下降5美元。

美政府停疫情援助 明年下半年經濟急放緩

部分市場人士指出,聯儲局「收水」之際,美國政府也退出疫情期間的一些援助經濟措施,可能影響到家庭開支及小型企業的融資,令美國經濟增長在明年下半年急劇放緩。

分析指出,即使拜登政府價值3.5萬億美元的開支法案獲得通過,這些支出也是跨越10年的投資,對明年經濟的刺激作用有限。此外,為支付對氣候、醫療、教育等領域的投資,美國政府須增加稅收,反而會拖慢經濟增長(圖1)。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漢密爾頓計劃(Hamilton Project) 主任埃德爾伯格(Wendy Edelberg)指出,美國在2022年底至2023年將面臨非常低的增長率,個別季度的經濟甚至會停滯不前。

開支法案需加稅 反拖慢增長

高盛(美:GS)首席經濟學家哈哲思(Jan Hatzius)亦預計,到明年底,美國經濟將以1.5%的速度擴張,遠低於2021年的5.7%。這種低增長預期,對大市無疑是不受歡迎的消息。不過,埃德爾伯格稱,經濟降溫也有潛在好處,就是降低通脹,由於供應鏈瓶頸及財政刺激帶來的消費需求,令近期通脹飈升,但美國經濟增速在明年中見頂後將會回落。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