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彭文生:借鏡美國 中國積極推動科技創新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18日

【明報專訊】中資科網龍頭股帶動,恒指上周續升493點,連續三周向好,外圍方面,Tesla股價上周勁升7.33%、收報843.03美元,逼近歷史新高,今期封面故事由中金公司(3908)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部負責人彭文生、首席策略師王漢鋒,及ARK投資管理創辦人Cathie Wood分析最新形勢。彭文生指出,科技創新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非常重要,政府須在這方面積極推動,當中的關鍵是要建立政府與市場伙伴關係;王漢鋒認為,內地政府近月加強監管科網企業、打擊壟斷行為,長遠有利促進科技創新,加上恒指估值已經回到歷史偏低水平,隨着內地政策逐步走向寬鬆、中美關係暫時有緩和迹象,預料對港股帶來支持;Cathie Wood分析,Tesla在全球電動車市場的競爭優勢如Apple在智能手機市場般強勁,預料Tesla未來5年可升抵3000美元。

明報記者 葉創成

中資科網龍頭股過去兩星期領漲大市後(見配稿),該板塊中長線投資價值如何,歸根究柢要視乎其對內地經濟發展有多大貢獻。中金彭文生早前便發表一份名為《創新:不滅的火炬》的研究報告,詳細分析科技創新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可以藉着政府與市場的伙伴關係來促進科技創新,值得讀者參考。

人口老齡化 須提高生產要素使用效率

彭文生指出,其實中央早於1980年代已推出火炬計劃,促進推動中國科技發展,而中國經濟近年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強調「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創新」排在首位,顯示科技創新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十分重要。

 他表示:「(中國經濟增長)過去主要靠人口、靠投資,在人口老齡化的大背景下,未來的挑戰是要提高生產要素的使用效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TFP),當中,最重要便是技術進步,這要靠科技創新,這是影響中國經濟未來的大趨勢(見圖1),我們需要科技創新」。

若缺乏技術進步 碳中和將衝擊經濟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周主持國家能源委會議時表示,就目前各界關注的限電限產,要從實際出發,「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有些地方「一刀切」限電限產或「運動式」減碳,確保北方群眾溫暖安全過冬。

彭文生分析,其實近月不止內地需要限電限產,歐洲同樣能源短缺令天然氣價格大幅上漲,而印度更出現大停電,反映全球多國在減碳目標下均面對能源挑戰,他認為,解決此問題的最有效方法,便是科技創新,「如果沒有技術進步,要實現減碳、碳中和,對經濟的衝擊就大了,所以關鍵還是要靠技術進步、科技創新」。

確保產業鏈安全 也要靠科技創新

除了實現碳中和外,彭文生指出,中國經濟現時面對另一挑戰是產業鏈安全問題。他解釋,中國、美國、德國近年已成為全球供應鏈、製造業中心,其他國家對這三個國家的依賴比較大,而去年全球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後,很多國家認為供應鏈不應該太集中,所以便出現去中心化的問題,「相信未來全球產業鏈的發展,不會再像以往般以效率為第一優先,同時也要考慮安全問題,這意味生產與消費要靠得比以往更近,這也會帶來效率下降、成本上升」。

彭文生續說,目前在全球產業鏈中,中國製造業集中在下游,須依賴上游原材料及技術,因此去中心化便帶來產業鏈安全的問題,而解決此問題的方法,同樣也要靠科技創新,藉技術進步來提高效率,以及增加產業鏈的安全。

美國矽谷發展初期 獲政府國防資金援助

既然科技創新對未來中國經濟發展如此重要,彭文生分析,一個關鍵問題是:「中國怎樣進行科技創新」?他認為答案主要是「靠政府與市場的伙伴關係」,他解釋:「雖然傳統經濟學認為政府與市場屬對立,市場運作才最有效,政府干預均屬不好,但過去數十年人類科技創新大飛躍的實踐證明,政府可以利用政策去推動科技創新。」

美國矽谷過去大半個世紀一直執全球科技發展的牛耳,彭文生指出,在1953至1973年的矽谷發展早期,矽谷企業得到美國政府國防研發資金的大量援助(見圖2),才可以發明互聯網、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GPS)等領先技術,而近年美國政府對半導體企業研發資助和稅收支持相對GDP比例亦高於中國(見圖3),「科技發展都是受到政府支持,有技術再有需求、有客戶,這說明政府在推動科技創新的重要作用」。

美國成功吸引資金人才 全球科技一哥地位穩固

彭文生分析,美國矽谷企業的科技創新,過去數十年也得到當地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及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巨額投資來支持,尤其是近年美股向好,當地風險投資及私募基金往往能以高估值安排早前所投資的科技初創企業上市集資,成功套現後再投資另一新興科技初創企業,科技發展與金融市場向好相輔相成,中國在這方面正向美國學習。

 除了研發投資外,發展科技也要靠人才,彭文生分析,雖然目前中國在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STEM)的人才數量已較美國多,但也要考慮其他問題,例如在過去一段長時間美國是世界上最多發明家流入的國家,成功吸引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才,中國則是世界上最多人才輸出的國家,因此未來中國科技發展,關鍵是怎樣吸引人才。

建立政府與市場伙伴關係 促進科技發展

由於美國在科技創新上具備上述優勢, 彭文生指出,即使中國近年已急起直追,但在全球核心專利數量方面仍遠遠落後於美國(見圖4),「關鍵是美國在研發投資方面領先,尤其是中國在基礎研發投資方面明顯落後美國,而且比很多發達國家水平都低」。他舉例,美國目前在全球半導體市場中,在上游、毛利率最高的設計領域擁有很大優勢,便反映科技創新的成果:「半導體產業鏈從設計、設備、代工、封測到垂直整合製造(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r、IDM),不同環節的毛利率有高有低,關鍵是看議價能力,這其實便是取決於科技,哪個國家企業在科技上更先進、更有不可替代性,它的議價能力就強,這與研發投資也是息息相關的」。

 綜合上述分析,彭文生強調,中國未來要促進科技創新,關鍵是要建立政府與市場伙伴關係,當中政府要扮演好兩大角色:「第一,是直接投資於研發、教育、人才;第二,是市場規則的設計,其實很多市場都是由政府設計出來的,例如資本市場便是由政府設計出來的,關鍵是怎樣設計市場機制,既可幫助企業籌集資金來促進科技創新,也令投資者可分享到科技創新的成果」。他續說,中國在2019年成立上海科創板後,目前亦正在籌備北京證券交易所,便是希望以金融市場來支持科創企業的發展。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