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潤雲三成收入靠補習社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5日

【明報專訊】新股市場的一股「醫藥味」或稍停。經營公有雲客戶聯絡解決方案供應商天潤雲捨棄A股上市,轉投香港,其上市申請已通過聆訊。按去年收入計,集團是內地最大的公有雲客戶聯絡解決方案供應商,並已連續6年實現盈利。但集團挺過新冠肺炎,卻敵不過內地政策的改變。由於集團有近三成收入來自補習行業,加上年初籌備A股上市的開支,故已預期今年全年盈利將大幅下跌。

撰文:旻晞

天潤雲曾以天潤融通為主體在新三板掛牌,於2018年私有化退市後,本來計劃在深圳創業板上市,但今年4月取消上市計劃、並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據灼識諮詢報告,目前集團於內地公有雲客戶聯絡解決方案市場佔有率達10.2%。

所謂公有雲客戶聯絡解決方案,簡單而言是天潤雲租用兩大雲服務供應商的雲資源作為服務平台,為客戶提供一整套客戶聯絡服務方案。天潤雲的客戶毋須在硬件、軟件作任何前期投資,而是即時通過SaaS(軟體即服務)或VPC模式,連接雲平台上的服務系統,從而進行日常的客戶聯絡工作。VPC模式是集團2019年推出、專為安全要求更嚴格、主要為大型國有企業和跨國企業而設。

最大公有雲客戶聯絡方案供應商

目前天潤雲主要為客戶提供三種解決方案,包括:(一)「智能聯絡中心解決方案」、客戶可通過一集成軟件,統一處理如熱線、電郵、在線等向客戶提供售前售後服務;(二)「遠程座席解決方案」、於手機安裝遠程座席方案以進行客戶聯絡;(三)「ContactBot」:透過人工智能技術作為基礎,處理簡單或重複的工作,例如汽車製造商可利用系統向客戶自動發出提取汽車通知等。

留意上半年盈利大幅下滑

透過雲技術為基礎以處理各種客戶聯絡需要已成大勢所趨。資料顯示,中國公有雲客戶聯絡解決方案產生的收入於去年達到34億元(人民幣、下同)、並預計至2025年將達159億元,其間年複合增率達36%。而天潤雲過去三年收入亦跟隨市場同步成長,從表一可見,集團收入近年保持增長,尤其今年上半年,收入增幅達26%;當中佔集團收入83%的智能聯絡中心解決方案業務收入增長14%。集團2019年推出的VPC模式業務,亦有助推升去年毛利率,從而推動盈利以較快速度增長。

但至今年上半年,集團收入上升,盈利卻見大幅下滑。最為直接的原因,是今年上半年集團籌備深圳創業板上市帶來額外的大筆專業服務費用開支;員工開支亦因今年上半年不再獲豁免繳交員工社保計劃僱主供款而大增;另外,集團銷售費用亦大幅增長;再加上,集團客戶結構變得較集中,首五大客戶的收入貢獻由去年上半年的31.8%增至今年同期35.6%。集團指由於這些客戶在價格協商時具有較強的議價優勢,因而降低了利潤率。但是,最差的情况可能仍未出現。

有時不得不慨嘆命運弄人。近年內地教育事業急促發展,尤其去年的新冠疫情,更造就了在線教育行業的興起,相關教育企業逼切需要解決方案以應付疫情期間的激增業務量,此時此刻,天潤雲的方案正好滿足了教育企業一時之間要應付大量客戶聯絡的需要。故自2019年起教育行業已成為天潤雲的最大收入來源,收入佔比從2019年的26.7%,一躍至今年上半年的33.4%。

披露28名教育客戶「受新政影響」

以為挺住了新冠疫情,春天可再來,怎料今年下半年,內地卻掀起一片「加強監管熱」。教育行業、更準確說的是補習行業成為「重災區」。眾所周知,今年7月中央推出針對中小學課外輔導的新政,要求K12(義務教育)學科輔導機構(補習企業)強制轉換為非營利機構、同時禁止上市融資、投資同業、亦禁止外資投資,令內地K12補習行業幾乎被「一Q清袋」。

而根據天潤雲描述,截至今年上半年,集團有28名「受影響」教育客戶,其貢獻集團收入共26.3%。集團發現自8月以來,相關客戶使用集團的服務明顯減少,使用的總通話時間便較7月份下跌54.9%,而同月從相關客戶產生的收入按月減少41.3%。教育客收入大減,再加上上半年的成本大增問題,集團於初步招文件已表明預計今年純利將較去年大幅下降。於是,未上市、先盈警。

盈利只能寄望明年會更好

政策風險也不限於教育事業。今年6月,國家網信辦亦頒布《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當中規定倘「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運營商。擁有超過100萬用戶的個人信息並擬在外國上市,其應向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申請網絡安全審查。天潤雲指按其中國法律顧問認為,集團目前並無任何有關部門分類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運營商」,又判斷不久將來被分類為有關營運商的可能性亦相對較低。但同時亦表明未來監管仍存不確定因素,集團本身目前實難保證未來一定仍「平平安安」,能通過相關法律規定或遵守規定,最壞可能將面臨罰款及暫停不合規經營等處罰,則可能對集團業績構成重大不利影響。

種種政策風險,加上集團今年有多項單次開支,今年天潤雲盈利方面難有表現,只能寄望明年會更好。

[新股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