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薪金.鹽.牛肉飯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6日

【明報專訊】人在美國,過去幾個月不止一次到食店摸門釘。不是記錯營業時間,而是近來美國勞動力供應緊張,食店生意難做,不是廚房外欠缺侍應招待,就是廚房內不夠員工製作食物,食店被迫提早關門或臨時減少開門日數。

美國勞工短缺 食店生意難做

薪金上升強勁,就業人口比疫情前還要少一截,證明隨着美國經濟和日常生活逐漸回復正常,勞工需求增長幅度遠超供應。有工不願做,有人沒工做,解釋有好幾個,疫情期慷慨解囊的失業福利政策是其中之一,但根據實證研究,這原因不足以解釋供求的巨大落差。各行各業加薪吸引勞工,食店門前貼滿招聘啟事,似乎還會維持一段時間。

籠統來說,英語中薪金分為wage和salary。廚房外的侍應,算是低技術勞工,回報多以時薪(wage)計算(另加可以很可觀的小費),多做少做較為靈活;廚房內的大廚,就是專業人士了,人工多以年薪(salary)為單位,相比下是較固定的生產成本。是以我們只有最低工資minimum wage,而沒有minimum salary這回事。

分清wage與salary的分別

Salary一字,說來話長。追溯字源,此英文字是從鹽(salt)而來,至於兩者何以有關,最流行的解釋是古羅馬士兵曾有「買鹽津貼」。此說法雖常見諸網上搜尋結果,但似乎沒有什麼根據,頗有以訛傳訛的嫌疑。聽過的另一版本,來自《論法的精神》,孟德斯鳩提到摩爾人到非洲交易,以其盛產的鹽換取黃金。也許,一度是流通貨幣的鹽,意義上從來都有銅臭味,後來就漸漸跟薪金扯上關係了。

日本忠心耿耿刻苦耐勞的打工仔稱為salaryman,直接套用字源的意思也就是「鹽人」。看似九唔搭八,但細心想想又似乎有其微妙道理。睡眠不足,飲酒過多,食東西難免就有較多鹽分,而薪金報酬有限,又鹹又便宜又飽肚的某某家牛肉飯自然就是低級打工仔的恩物了。給打工仔吃掉的牛(cattle)拉丁文為pecu,跟鹽一樣也曾有貨幣功能,一度是身家財產的重要量度指標。今天英文中與錢有關的形容詞pecuniary,正是從牛而來的。

我們可利用以上幾個字造句,集齊鹽和牛古今的意思:Salarymen in Japan often eat cheap and salty Gyudon (beef and rice) for pecuniary reasons。一邊寫一邊想起牛肉和洋葱蓋在白飯上的畫面,竟有點肚餓。慶幸日本牛肉飯材料簡單,隨時可以自己做,不用冒摸食店門釘的風險。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曾國平 財經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