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判斷陷分歧 經濟專家爆口水戰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31日

【明報專訊】環球供應鏈緊張,帶動通脹率向上。聯儲局9月對今年的全年通脹率預測亦上調至4.2%,遠高於2%的通脹目標,預示貨幣政策將會趨緊。儘管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一再強調通脹上升只屬暫時,卻暗示將在本周二(2日)至周三(3日)的政策會議宣布開始「收水」,逐步縮減每月價值120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額度,為明年開始加息鋪路。不過,最新公布的美國第三季GDP初值,按季折合成年率僅增長2%。在經濟增長放緩之際收緊政策,可能不利於經濟前景。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上周政策會議強調通脹只屬暫時,為明年的加息預期降溫。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寬緊,很大程度取決於政策制定者對通脹的判斷,但貨幣政策專家及分析師對高通脹維持多久莫衷一是,主張通脹只屬暫時的「臨時派」與押注通脹長期持續的「持久派」針鋒相對。

資料來源:彭博社、華爾街日報

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對於CNN記者塔柏(Jake Tapper)上周日(24日)問及她對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rry Summers)警告美國通脹面臨失控有何看法,耶倫當時直言:「我認為他錯了,我不認為通脹會失控。」

耶倫表示,通脹按月升幅已從春季及初夏的水平回落,預計明年中至明年下半年可望回落至2%的聯儲局目標水平。這意味高通脹可能再持續一年,較耶倫原先估計在今年底至明年初重返2%有所推遲。她預計,隨着新冠疫情受控,更多美國人將重返職場,預計供應鏈瓶頸將會消退,當前的痛苦狀况只是「暫時」。

耶倫:明年通脹重返目標 薩默斯:實現概率不到50%

被耶倫高調駁斥後,薩默斯在Twitter發帖反駁,認為耶倫對通脹明年重返目標水平的看法,只有不到50%概率可實現。

在克林頓政府擔任財長,並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的薩默斯表示,自沃爾克(Paul Volcker)於1979年接任聯儲局主席以來,自己就從事經濟分析,「我很好奇在過去40年,美國財政部認為什麼時候的通脹螺旋上漲風險比現在更大」。他認為,需求增加,加上聯儲局大規模買債及政府財政支出加碼,使美國面臨通脹失控的風險。他說:「我實際上認為,美國財政部與聯儲局的表態,與企業和消費者對通脹的實際體驗,在最近幾個月的距離擴大。在財政部與聯儲局充分認識到通脹現實前,他們不太可能成功應對。」

埃里安:「臨時派」忽略深層結構轉變

安聯(Allianz)首席經濟顧問埃里安(Mohamed El-Erian)上周發表的評論指出,今年早前通脹開始上升時,很多央行行長判斷通脹只是暫時,預期升勢很快消退。然而今年以來,支持這觀點的論據從未成立,而企業卻每天面對通脹壓力持續的現實。

他指出,暫時通脹的基本理論,在於經濟活動於新冠疫情消退後重啟帶來的供求不平衡,但這理論忽略了潛在深層結構因素,例如供應鏈重新佈局及勞動人口對工作態度的轉變,而且沒有充分考慮新冠變種病毒蔓延導致經濟再次停頓的風險。

埃里安形容政策制定者「神秘地」執迷於通脹只屬短暫的想法,憂慮這種情况持續的時間愈長,發生歷史性政策錯誤的風險愈大,最終可能令聯儲局轉向「貨幣政策急煞車」。

格林斯潘:通脹趨勢將遠高於2%

在1987至2006年擔任聯儲局主席的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上周為資產管理公司Advisors Capital Management撰寫的報告警告,通脹顯著上升的威脅持續。他認為,雖然推高物價的一些因素可能只是暫時,但美國政府債務增長及其他潛在壓力,可能令通脹長期維持高位。他又預期,通脹趨勢將遠高於過去20年約2%的平均水平,若政府的財政刺激措施進一步刺激需求,聯儲局可能需要收緊對經濟的支持。

《華爾街日報》指出,鮑威爾及部分高官試圖淡化通脹長期上升的擔憂,強調物價上漲與經濟重啟有關,只要供應鏈問題解決,通脹可望回落,不過這信念似乎不及以往堅定。鮑威爾上月向美國國會作證時預告,未來幾個月的通脹可能會保持在高位,之後會有所緩和。不過他同時承認供應鏈瓶頸仍未改善,情况令人沮喪。他近期甚至表示,在某些情况下,供應鏈方面的限制變得更糟,當前的風險是供應鏈問題持續更久,導致通脹進一步上升。

聯邦基金利率期貨數據顯示,在通脹壓力下,交易員預期聯儲局明年底前至少加息兩次,最快在明年中結束資產購買計劃後宣布上調利率。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