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羅德Sean Markowicz:息率升 新興巿場與金融股反受惠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10日

【明報專訊】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表明擬於今年餘下時間退市、縮減每月買債規模,惟強調暫時無加息時間表,美股屢創新高,唯中港股市暫時偏淡。施羅德研究及分析策略師、特許財務分析師Sean Markowicz(圖)表示,雖然投資者擔憂孳息率上升會對股市造成打擊,但個別地區如新興巿場和行業如金融股則受惠利息上升。

近日,聯儲局表示將開始放慢每月買債的步伐;同時,有半數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預期2022年將會加息。由於貨幣環境收緊引致美國債券孳息率大幅上升的可能性大增,這會引起股票市場的波動,部分投資者因此感到緊張。Sean Markowicz表示,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是經常用於計算金融資產未來現金流現值的環球折現率指標,因此,該利率的變動或多或少都會為大部分股市帶來一些影響。不過,亦有一些地區及行業可以從債券孳息率上升中受惠,不一定是影響所有股票。

美通脹反映環球經濟增長

他續稱,在過去10年,當美國10年期國債名義孳息率與實際孳息率之間的差異反映通脹預期上升時,新興市場股市通常都會大幅跑贏世界其他地區,如MSCI所有國家指數。上述的情况其實不難理解,因為當美國通脹維持在低位但持續上升,所反映的通常是環球經濟增長前景持續改善。一般而言,這對於以出口主導的地區有利,以新興市場最為明確,都是屬正面影響。同時,若孳息率上升是受實際利率所驅動的話,所預示的有可能是貨幣政策將會收緊,繼而導致借貸成本上升。由於不少新興市場企業的貸款都是以美元計價,因此,這種情况通常會對它們不利,這樣新興市場美元債的投資者便要留意市場的波動。

實際孳息率升 價值股表現較佳

Sean Markowicz表示,在實際孳息率上升時,有利價值股的表現,而增長股的表現則相對落後。出現這種情况是因為價值股的「存續期」通常較短、對實際孳息率變動的敏感性低於增長股的緣故。增長股的預期現金流會延續至更長遠的未來,因此較易受計算現時價值的貼現率變動所影響。無論債券孳息率上升是因為通脹預期還是實際利率所致,環球小型股、歐洲股及英國股通常都會跑贏大市,但大家升幅未必一致。

另外,當經濟增長強勁及孳息率上升時,周期性板塊通常會跑贏整體市場,而當經濟增長減弱及孳息率下降時,防守型行業往往表現領先。從以往的例子可見,在孳息率上升時,銀行、能源及材料行業的表現通常都是跑贏大市,而食品、電訊及公用事業的表現則傾向落後大市。

不過,未必所有行業都與孳息率的有密切關係,因此當債券孳息率上升時,這些行業的表現與市場平均水平大致持平。我們的進一步分析顯示,大部分行業因通脹及實際利率走向所受到的影響類似。在新冠疫情危機期間,實際利率處於低位,加上均衡通脹率上升,為股市帶來相對有利的條件。隨着聯儲局取態轉趨強硬,情况有可能出現逆轉,由於市場預期流動性將會下降,實際債券孳息率或會面臨上行壓力。由於實際孳息率上升,像金融及能源這樣的周期性板塊表現相信會持續做好,而防守性較強的行業表現則會相對落後。

金融股升利好英歐股市

至於地區方面,當實際利率上升與均衡通脹率下降疊加,對新興市場股市或許是最壞的結果。與此同時,由於美國及日本股市對實際孳息率的貝他係數(BETA)為正數,而對均衡通脹率的貝他係數為負數,它們的表現通常都會領先其他市場。他認為,金融股在英國及歐洲股市當中的權重較高,因此它們的表現亦有望做好。

龍彩霞 明報記者

[龍彩霞 基金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