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鄧普頓Sonal Desai:關注美國滯脹風險 投資市場料趨波動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2日

【明報專訊】恒指上周下跌278點或1.1%,變動不大,惟外圍形勢於上周末似醞釀重大變化,美國聯儲局官員表示,應該加快減少買債步伐,於明年4月前停止買債,跟着於第二季加息,屬近來最鷹派的貨幣政策主張,消息支持美元匯價向好,美匯指數全周上升0.95%。今期封面故事由富蘭克林鄧普頓固定收益團隊首席投資官Sonal Desai、富達國際亞洲多元資產投資管理主管Matthew Quaife,以及St James's Place亞洲投資部主管來璟璐分析最新形勢。Desai表示,美國通脹在未來數月料高企不下,同時經濟增長卻放緩,她現正關注滯脹風險,料市場波動性將增加;Quaife認為,由於全球政策存在不確定性、通脹或持續更久,加上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等因素,投資者需要更努力尋求多元化的收益;來璟璐分析,面對通脹及氣候變化等風險,投資者須考慮分散投資。

明報記者 葉創成

美國聯儲局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於當地時間上周五在金融穩定中心(the Center for Financial Stability)主辦活動上表示,如果當地高通脹及就業增長勢頭持續,聯儲局應加快縮減買債規模的步伐,為提早加息預留更多空間,舉例說,當局明年1月便可將縮減買債規模的速度加快1倍,4月前停止買債,然後在第二季開始加息。沃勒表示:「勞動力市場的快速改善和通脹數據的惡化,迫使我傾向在2022年加快減少買債步伐,及更快退出寬鬆貨幣措施,我將會關注接下來的經濟數據,而政策可能需要根據這些數據轉向至加快減少買債。」 (The rapid improvement in the labor market and the deteriorating inflation data have pushed me towards favoring a faster pace of tapering and a more rapid removal of accommodation in 2022, I believe that policy may need to pivot to a faster taper based on incoming data that I will be monitoring.)

自從2005年以來,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理事未曾在議息會議上出現分歧的投票取向,而且出現重大政策轉向前,往往會由不同理事在公開場合預先發表意見,與市場作充分溝通後始行動,而上周五沃勒發表上述言論不久,當局副主席Richard Clarida亦在另一場合上表示,政策制訂者可能適合在下月14日至15日議息會議上討論是否加快縮減買債步伐。受上述美聯儲鷹派言論影響,美匯指數上周五上升0.51%,全周上升0.95%,屬5個月來最大漲幅,收報96.031,屬近16個月高位(見圖1),而美股當日則表現分歧,雖然納指續升並創歷史新高,惟標指及道指轉跌,全周計,道指下挫1.38%,連跌兩周,已從歷史高位回落近3%。

三大因素令美國通脹今年攀升

美國經濟到底出現了什麼新狀况,令聯儲局突然更加急於收水呢?美國資產管理公司富蘭克林鄧普頓固定收益團隊首席投資官Sonal Desai上周以視像會議出席該行投資講座,就此有詳細分析,值得讀者參考。

Desai早於今年初已預測美國是次通脹周期更有持續性,她解釋,當時已留意到隨着當地疫苗接種率上升、經濟重啟令需求轉強,與此同時政府亦推出寬鬆貨幣政策及積極財政政策,將令通脹升溫,而當時意想不到的是,全球供應鏈出現瓶頸,令貨品供應減少,令通脹升溫加劇。

美通脹首10月均按月增0.6% 短期難明顯回落

美國消費物價指數(CPI)按年增長率於今年5月升至5%後,過去半年持續攀升,上月按年升幅6.2%,屬1990年12月以來、近31年增長最快(見圖2)。Desai指出,其實美國通脹在今年首10個月均按月增長0.6%,是疫情前0.2%的3倍,這樣的話,即使由本月開始通脹回落至疫情前的按月升0.2%,但至明年2月或之前,通脹按年增長率仍會逾5%【編按:今年3月至10月的8個月按月升0.6%,今年11月至明年2月的4個月按月升0.2%,到明年2月按年通脹升幅為(8x 0.6%+4x0.2%)=5.6%】,屆時美國居民便已經歷連續9個月5%或以上的高通脹,僱員很自然會要求僱主加人工,這反過來又會引致由薪金上升觸發的通脹,令整個通脹周期更持久。

Desai分析,在美國通脹未來幾個月料仍然高企的情况下,令情況變得更複雜的是,政府仍然奉行寬鬆貨幣政策及積極財政政策,因此通脹問題在明年仍續不容忽視,「我擔心的是,美國通脹並非如聯儲局所說般屬暫時性(transitory)」。

若美通脹率高經濟增長率1倍 便屬滯脹

除了美國通脹持續高企外,Desai也憂慮,全球供應鏈出現瓶頸的問題持續,對美國經濟增長也帶來制約,料當地GDP增長將放緩,關注滯脹風險,這名美國西北大學經濟學博士表示:「基本上,當經濟過熱,便會帶來高通脹。至於美國1970年代出現的滯脹則是由多個原因組成,例如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所帶來的供應短缺,由越南戰爭引致的巨額財政赤字需要由寬鬆貨幣印鈔來填補,目前我們沒有經歷戰爭,但仍與當年一樣奉行着寬鬆貨幣政策及積極財政政策。目前我對滯脹的定義是,並非出現高單位數或雙位數通脹,也並非經濟衰退,而是當通脹維持於4%或以上,是經濟增長2%的兩倍,便可以說是出現滯脹。」

Desai指出,美國今年通脹顯著攀升前,過去20年聯儲局將通脹控制在平均2%以下,實現長期低通脹,因此市場現時對聯儲局仍然是有信心的,故她強調只是關注美國滯脹風險,並非預期此不利情况將出現。

美聯儲加息可期 增加投資浮息債

把上述經濟預測引用於投資市場的話,Desai認為,目前最重要便是關注聯儲局的加息步伐,此舉料為市場帶來更多波動,她的投資組合會增加投資受惠息口上升的浮息債券。

有分析認為,由於美國快將踏入加息周期,現時不適宜投資固定收益債券,但Desai卻不同意,指固定收益債券的好處是可以定時定額提供收益,這比持有現金無息收更好;與股票比較的話,當市場出現波動時,固定收益債券表現往往好於股票。

目前在固定收益債券中,Desai傾向投資於高收益(High yield)多於投資級別(investment grade),以賺取較高收益;並且偏好短存續期,以減低利率風險。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