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僵化企業難加價 日本無懼通脹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8日

【明報專訊】環球物價上漲,歐美通脹壓力大增,主要經濟體當中,唯獨日本的消費者價格迄今仍保持平穩,背後原因何在?某程度上,日本這情况是由於疫情期間,消費者減少出門,需求減少所致。即使在疫情爆發前,日本數十年來從未接近其設定的2%的通脹目標。除了價格波動較大的能源和食品以外,其物價幾乎長年不變。消費者對低物價的期望根深柢固,抗拒支付更高的價格,以至於企業難以加價。由於收入難以增加,商界囤積現金,盡量減少投資。與此同時,勞動力市場僵化,上班族不輕易跳槽,轉投較有前景的行業,爭取提高工資。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金融時報

這種低通脹、低利率、低經濟增長的局面,是經濟學家所謂的「日本化」(Japanification)現象。日本自1990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物價開始下跌。日本政策制定者長期以來設法抬高物價,包括以負利率鼓勵消費及投資,大規模收購資產,向經濟注入資金,即所謂的量化寬鬆。政府在公共工程等財政刺激項目亦花費巨資,但成效不彰。前日本央行政策委員會成員、現職於野村綜合研究所的木內登英指出,面對短期衝擊,日本社會的穩定價格有一些好處,但從長遠來看,可能會妨礙經濟復蘇及產業升級。

日企文化 上漲成本不轉嫁消費者

整體來說,日本10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按年僅升0.1%。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及能源價格,CPI實際下降0.7%。與此同時,歐元區10月通脹率按年升4.1%,升幅是13年來最大。美國10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按年升6.2%,創31年新高。

當石油等大宗商品及晶片價格上漲影響全球經濟,日本也未能倖免,但外國企業及消費者的反應,與日本有所不同。很多美國大型企業會將提高的成本轉嫁消費者,日本企業則選擇承擔大部分上漲的開支。連鎖超市永旺(AEON)(日:8267)承諾年底前保持部分自家品牌食品,包括麵粉、蛋黃醬和意大利粉的價格不變。永旺發言人稱,消費者的戒備心理愈來愈強,不想為日常必需品花費太多。

無印良品(Muji)營運商良品計劃公司在7月至11月期間下調約190種貨品的價格,當中包括一款面向疫情期間居家人群的6美元羽毛枕頭,較原本價格降低42%。該公司表示,在9月和10月,針織品類別有很多貨品減價,銷售有所提升。

經濟學家表示,日本人口老齡化,消費者保持謹慎,導致消費需求長期不足。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早前表示,外國急速上升的通脹率,在日本出現的風險非常有限。

低通脹導致產出和工資增長緩慢。木內登英指出,物價上漲可讓企業知道哪些需求最為強勁,應向哪個方向投資。隨時間推移,可促使上班族流向處於上升趨勢行業,賺取更高工資,但這機制在日本沒發揮作用。

今年截至第三季,經通脹因素調整,日本的經濟規模較疫情爆發前收縮4.1%,期內美國的經濟規模較疫情爆發前擴張1.4%。大和證券經濟學家Mari Iwashita稱,美國的商業文化,容許公司將原材料和資源價格上漲的成本,轉嫁到產品售價,儘管社會存在貧富差距,但工資仍會上升。反觀日本,即使公司面對勞動力短缺的問題,員工工資也沒有增加。

終身僱用制失業率低 僱員難加薪

近年日本的兼職和彈性僱員不斷增加,但大企業招聘制度仍相對僵化。一些年輕時入職的終身僱用制員工,這種制度使日本失業率在整個疫情期間保持在3%,甚至更低;美國去年失業率曾接近15%,當疫情緩和,美國各地出現大量高薪職位,日本薪酬卻原地踏步。連一直致力推高通脹的日本央行,在本財年也沒有提高員工基本薪酬,這是該央行8年來首次沒有加薪,甚至還輕微扣減員工獎金。

日本央行期望原材料和能源價格上漲,可推高物價,改變日本零通脹思維,近期已開始看到物價上升迹象。11月初,山崎麵飽表示,明年元旦起,將麵包產品價格平均上調7.3%,以反映麵粉、糖、能源及運輸成本上漲的影響。龜甲萬醬油表示,由於大豆價格上漲,醬油價格明年2月起將上調4%至10%。黑田東彥預計,更多公司將加價應付成本上漲,不過受日本的企業文化影響,企業可能無法將全部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