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引發收水 減持高風險資產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3日

【明報專訊】通脹的威脅愈來愈大,包括聯儲局在內的全球央行收水、加息之聲此起彼落,引發新一輪金融市場動盪。永豐金融資產管理董事總經理涂國彬認為,這波通脹主要由疫情引起,疫情過後威脅會逐漸減退。不過央行貨幣政策收緊難免會引發資產價格下跌,退休投資組合適宜先減低高風險資產比重,以鎖定回報。

撰文 李凱茵

美國通脹由3月起開始加速,整體通脹於5月時更衝上了5%水平。其後的物價指數升幅一路增加,直至11月,再創40年新高,達到6.8%。除了美國之外,中國的通脹也有加速的迹象,11月CPI加速至2.3%,創15個月新高,同月PPI雖有所回落,但按年增幅仍高企於12.9%。香港10月份的綜合CPI仍保持於1.7%,暫未見受太大影響。

對於今年以來持續加速的美國通脹,涂國彬指疫情是當中的轉捩點。他解釋道,疫情去年爆發時嚴重影響正常生活,一度令需求驟降。及後疫情受控,需求急升,雖未至疫情前水平,但在供應鏈瓶頸導致供應不足的形勢下,引發物價升勢加快。

香港通脹有加速風險

涂國彬指這一波通脹其實是正常供求的相對價格變化,並非由貨幣供應增長帶動的普遍物價持續上升,兩者有根本的分別。按道理,當供應瓶頸解決,物價升勢自會放緩。因此,美國聯儲局之前提及「通脹僅屬暫時性」的說法,有一定道理。

然而,最大問題是當多數人參考常見的通脹量度指標,例如消費物價指數(CPI)及個人消費開支(PCE),而認為這些數據反映出有明顯通脹時,則民眾的行為模式亦會改變,例如會提早消費,最終形成自我實現預言,結果由相信有通脹的信念衍生出真的有通脹。基於疫情是全球性,而有關影響估計會陸續浮現,涂國彬相信香港通脹數據亦有加速的風險,但相信效果不及美國般明顯。

美國通脹持續高企,市場普遍預期下月聯儲局縮減買債(即俗稱「收水」)的規模會加碼至300億美元,並預計明年會加息至少一次,最快可能於年中開始。過去10多年,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造就了美股及其他資產價格大幅上漲,如今貨幣政策收緊,估計金融市場會出現重大變化。

涂國彬表示,由疫情引起的物價變動,最終效果將逐漸消退,不至產生惡性通脹。然而,考慮到外界陸續把央行對付通脹的可能性考慮在內,而有關動作不是一次過,反而是時有修訂的,資產估值亦將有相應的反映,投資者有必要相應調節扣除通脹影響的實質預期回報,並對伴隨而來的風險有所準備。

資產價格調整或屬「走火警級別」

由於外界估計央行有可能在既定的加快退市程序之外,為應付通脹而提早加息,甚至是短期內大幅加息,涂國彬提醒投資者要有心理準備,假如以今年的資產價格變化作為參考,大概只屬於走火警級別,估計明年將有更大的壓力,皆因息口趨升,則資產估值普遍趨降,尤其一直較高估值的風險投資,將承受較大壓力。因此,即使長遠看好相關資產,亦起碼要降低槓桿比例。

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一直處於量寬和超低息環境下。一般常見的通脹量度指標,根本不見有明顯通脹壓力,不少央行擔心的反而是通縮,因此一直希望催生通脹預期,促使達到通脹目標2%的健康水平。由於通脹一詞在投資市場中消失了好一段時間,年輕一代投資者來說或會有點陌生,但對於曾經歷過七、八十年代惡性通脹,現今已屆退休之齡老一輩投資者來說則熟悉不過。以往提到抗通脹投資,上一代投資者應會第一時間想起黃金。

投資者或增持黃金抗通脹

涂國彬表示,故老相傳,黃金作為實物有其抗通脹的功能,假如未來通脹升溫,相信有部分投資者有興趣增持黃金。另一方面,考慮到金融海嘯後,普遍投資者在零息時代的行為模式跟以往有別,之前十多年金價所表現的亦非純然避險功能,反而與風險資產有一定的正相關。

假如通脹繼續升溫,涂國彬認為會有利金價,但若通脹加速的程度令央行不得不提早加息,又或者加息幅度高於預期,與多數風險資產存在正相關的金價亦難免受壓,兩者的影響部分抵消。今年以來金價走勢反覆下跌,但涂國彬相信最終金價會在現水平先行守穩,慢慢重上歷史高位的機會仍然存在。

總括來說,涂國彬認為由疫情引起的通脹確有可能像美聯儲之前所說的屬於暫時性,本質上有別於由貨幣供應增加引起,因此目前最需要小心的反而是央行一直認為通脹受控,但最終迫於市場力量而急忙加息,此舉對於多數人手上的財富組合的風險資產偏為負面。在這風險下投資者有必要降低槓桿,並且嚴守既定的風險管理原則,以免由賺變蝕。

[退休綢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