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聯儲局在「修剪」還是「粉飾」通脹?

文章日期:2022年1月4日

【明報專訊】經濟學者布林德(Alan Blinder)穿梭學界政界,在上世紀90年代當過克林頓的經濟顧問、聯儲局副主席。專業知識以外,他更擁有在經濟學界罕見的一支健筆,文字簡潔清楚,擅長跟大眾溝通,出版了一本頗暢銷的教科書,亦在報章不時發表評論文章。

作為傳統大鴿派的他,最近在《華爾街日報》為聯儲局局長鮑威爾打氣:When it comes to inflation, I'm still on Team Transitory,重申通脹只是暫時性(transitory)的觀點。上個月本欄《鮑威爾的短話長說》一文早已解釋,經濟學者口中的暫時性跟大眾理解頗有距離,指的不一定是時間短,而是終有一天消失,不會留下永久印記。只是這定義太技術性,難免會lost in translation,令傳媒一致認為鮑威爾已改變對通脹的看法。

布林德:通脹集中個別消費項目 非整體氣候

以研究央行知名的布林德,當然知道箇中道理:Bottleneck inflation may be gone in a few months, or it may take another year or so. You can call another year of high inflation ''transitory'' or ''terrible''. But it isn't likely to be permanent, which is why I'm still on Team Transitory. 當晶片等供應鏈問題逐漸解決,當反覆的疫情逐漸減退,當消費行為回復正常,這些暫時的通脹就會消失,只是這個調整過程可以是幾個月,也可以持續一年以上。

布林德之所以認為通脹浪潮終會退下,皆因這浪潮並不平均,只集中在某些消費項目,反映個別行業的特殊情况,未成整體氣候。大家都認為通脹數字有頭條(headline)和核心(core)之分,前者是根據一籃子消費計算的物價,後者則將食物和能源抽起,以免其突如其來的供求波動扭曲宏觀環境的真象。

比核心通脹去得更盡的,是由聯儲局達拉斯分行編製的修剪(trimmed)版本,先把物價指數中個別項目以通脹率由高至低排列,將居高臨下的「剪」去,將落後形勢的也「剪」去,只在中間落墨。

堅持通脹「暫時性」乃粉飾太平

將油價、汽車、電子產品等超過五成的消費種類剷除以後,這個修剪通脹現時只有2.8%,遠比頭條和核心通脹要低,證明通脹未算全面,只是「極端分子」在干擾通脹數字而已。

到底這是排除噪音,還是移動龍門?諷刺的是,trim這個動詞正好有兩個近乎相反的意思:除了解作修剪、去除多餘部分、削減,這個字更古舊的用法是裝潢、點綴、佩戴,例如聖誕節前夕說trimming the tree,指的不是剪去枝葉,而是將其變得五光十色。布林德在此時此刻堅持暫時性一說,是此trim不是彼trim,頗有粉飾太平的意味。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曾國平 財經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