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徐家健:俄烏關係 「前夫前妻耍花槍」比喻不當

【明報專訊】研究發現,1932至1933年的蘇聯大饑荒,烏克蘭人口比例愈高的地區,該地區的死亡率亦愈高,而這統計關係在糧食生產的地區最為明顯。

蘇聯饑荒死千萬人 烏克蘭佔四成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近日最多人關注的國際新聞。作為國際城市,香港有人幫俄出聲:「20多年前,烏克蘭與前夫俄羅斯離婚和平分手了,而幾個孩子也歸了她。以前大家關係也很好,前夫對她也挺照顧,給她留下了不少家產(核武/軍備)。但之後,她開始與村霸(老美)及一幫浪公子(西方)眉來眼去,打情罵俏,直至完全躺在他們的懷裏。」國際關係娛樂化,就能夠簡淺解釋烏俄恩怨?

這不是20年間的恩恩怨怨。行家最近研究了上世紀30年代初的蘇聯大饑荒,這篇〈The Political-Economic Causes of the Soviet Great Famine, 1932-33〉研究論文指出,其他因素不變,大饑荒時烏克蘭人口比例愈高的地區,該地區的死亡率便亦愈高。烏克蘭如是,烏克蘭以外的地方亦如是。

烏克蘭人歷史上最反布爾什維克

原來,蘇聯大饑荒死了約1000萬人,而當中有約四成是烏克蘭人,但當年烏克蘭人佔整個蘇聯人口比例只有兩成左右。為什麼?不是地理或天氣原因,亦非人口結構或城市化步伐不同所致,文章認為這是蘇聯政策對烏克蘭人的一種迫害。又原來,迫害烏克蘭人的經濟原因,是蘇聯從來就想以集體化制控制農業,而歷史上烏克蘭人是最反對布爾什維克的一個民族。

烏克蘭人早有抗爭經驗

最早被要求國有化,亦國有化得最徹底,換來務農的烏克蘭人早有抗爭經驗。大饑荒期間,中央政府不但對烏克蘭人上繳農產品分外嚴格,更收起他們耕種用的拖拉機。不學無術,文章認為烏俄間的恩恩怨怨,又豈止前夫前妻耍耍花槍:

In his letter to Sholokhov on May, 6 1933, Stalin claimed that peasants“sabotaged”his policy and accused them of engaging in a“silent war”against the Soviet state(Murin, 1997). As Graziosi(2015)explains, in Stalin's mind, the peasants required“an unforgettable lesson”.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徐家健 象牙塔看財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