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薛偉傑:普京食言攻烏 中國恐受牽連

【明報專訊】繼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個親俄地區為獨立國家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又推翻之前一再公開聲稱的「俄軍在演習之後就會返回軍營」的說法,向烏克蘭不宣而戰,派出大軍攻入烏克蘭。

烏克蘭危機急轉直下,一時間,評論員拋出各種分析。筆者傾向認為,中國危多於機,會因為中俄的合作關係而間接被牽連,而且可能受到更強的科技禁運。

中國對俄無影響力

別指望獲歐美拉攏

首先,指望中國可以發揮大國影響力,來斡旋解決俄烏危機,無異是妙想天開。歷年來多次政治危機都顯示,中國對國際政局的影響力微乎其微,連長期接受它經濟援助的朝鮮和緬甸軍政府對它也不賣帳,試問中國憑什麼來影響身為軍事大國的俄羅斯?

有美國媒體報道,過去3個月,美國政府官員曾經6次要求中國游說俄羅斯不要入侵烏克蘭,但中國政府官員每次都不相信美方展示的情報,每次都拒絕。

筆者認為,中國政府拒絕對俄羅斯進行游說工作,固然是因為誤信普京之前的「食生菜」說話,以為俄羅斯只會圍而不攻,但更重要的是,它自知對俄羅斯沒有影響力。

第二,中國會因為俄烏危機而獲得歐美拉攏,以及在科技遏制上鬆綁的機會,亦微乎其微。若以為華為會因而被美國「放生」,更屬癡人說夢。

不錯,西方陣營為了聯中制蘇,曾經在1980年代和中國有過一段蜜月期。但是,現時的俄羅斯除了仍然保持着數量可觀的核彈頭和投射武器之外,不論經濟總量、國防預算還是軍隊規模,都只是美國的一個零頭,美國並無多少需要去聯中制俄。

第三,中國會因為中俄的合作關係而間接被牽連,而且可能受到更強的科技禁運。

中國和俄羅斯最大的合作項目,就是合作研製遠程雙通道寬體客機CR929以及重型直升機。此外,雙方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方面,亦有一些合作,例如終端設備互相兼容,甚至還有意在對方境內互設地面接收站。另外,當中國的太空站落成之後,雙方亦可能會有一些合作。

現在看來,這些合作計劃必定會惹來歐美更多猜疑。首當其衝的將是遠程寬體客機CR929,不但絕不可能採用美國的引擎,連原先盛意拳拳、主動向中國表示希望參與的英國勞斯萊斯,也不可能獲准為CR929供應引擎。因為歐盟既然也不向俄羅斯出售客機,就絕無可能批准成員國的企業為中俄合作研製的客機提供關鍵零部件。

CR929不能使用英國勞斯萊斯的引擎,唯有使用中國自研的AEF3500(前稱CJ-2000AX)或俄羅斯自研的PD35發動機。但據報,兩者現時仍然停留在核心機(即高溫高壓段)的地面驗證階段,連整部引擎的原型機也未能造出來。最新消息是,俄羅斯的PD35要到2023年才能夠造出第一部原型機以及裝上成熟的飛機上作測試。

中俄合研客機或受科技禁運

若要等待AEF3500或PD35取得適航證,這勢必令CR929的首次試飛延後至2028年甚至以後。但若將未完成所有測試的AEF3500或PD35裝上CR929的原型機來一起試飛,風險又會相當高。

另外,去年已落實成為CR929零部件供應商的意大利航空航天企業萊昂納多(Leonardo S.p.A.),亦可能會被歐盟勒令退出。據悉,萊昂納多擅長以碳纖維或其他複合材料製造飛機部件。這正是中國的短板之一。

中俄曾聲稱,CR929的碳纖維等複合材料的使用量更將達到總重量的51%,遠超中俄以往自製的飛機的水平,基本上追上了波音和空中巴士現時的最高水平。若萊昂納多真的被迫退出,相信CR929的複合材料使用量將會減低,亦即飛機重量會有所增加,令耗油量增加。

第四,至於說俄羅斯被美國和歐盟、日本等制裁,會將部分貿易轉向中國,而令中國在經濟上有些得益,亦機會不大。因為中俄貿易額只是中美貿易額的幾分之一,即使真的有轉單效應,規模亦十分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國雖然不滿美國的長臂管轄,但在核心技術仍然倚賴美國的情形下,亦不得不遵守。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薛偉傑 科技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