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徐家健:石油禁運拖垮俄經濟否 中國取態關鍵

【明報專訊】俄羅斯經濟學家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認為,制裁俄油會否拖垮俄羅斯經濟視乎中國取態。

行家都知道,古里耶夫是位著名俄羅斯經濟學家,曾經是莫斯科最高象牙塔新經濟學院的話事人,2013年古里耶夫宣布離開俄羅斯,原因是害怕被捕。學界轟動一時,當中不足為外人道的內情,我從俄藉同事口中略知一二。我只可以說,沒有古里耶夫的新經濟學院已是另一個回事。

近年居住在法國的古里耶夫,上星期接受普林斯頓大學訪問,內容圍繞俄羅斯被西方制裁的經濟含意。

古里耶夫首先談到俄羅斯經濟近年的表現強差人意,從2013至2019年,實質GDP每年平均只有0.9%增長,大大跑輸其他新興經濟體,實質家庭收入更是不升反跌,多少加深了市民對政府的不滿。相比其他先進國家,俄國政府的財政狀况卻一向相對穩健。然而,隨着俄烏之戰一觸即發,打仗的支出加上被歐美國家制裁,俄羅斯經濟正面對自1998年金融危機以來另一次重大考驗。

打仗支出歐美制裁 更打擊俄經濟

關於制裁,要知道2014年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行動其實影響不大,負面影響估計不超過1%的GDP。今次的貿易加金融制裁影響卻可能更為深遠。短期內,西方對俄羅斯央行凍結資產等種種限制,影響要比單單禁用SWIFT還要嚴重。長遠來說,外資離場、接觸不到外國技術、人才外流,都是對俄國經濟構成重大打擊的因素。

至於俄油,近期已需大折扣出售,反映其貿易政治風險。沒有制裁俄油,出口石油賺到的外匯還可支持各樣進口貨品。一旦被西方全面封殺,古里耶夫認為後果可大可小:

“If an oil embargo were to be imposed, this would further hurt the Russia economy, though the effects will depend on China's stance. An oil embargo supported by China could lead to a macroeconomic collapse. As such, Russia is very dependent on China at the moment.”

今次中國是否加入制裁俄油的取態,將對歐洲以至整個世界的穩定發揮關鍵作用。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徐家健 象牙塔看財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