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中歐鐵路因制裁俄斷班 推升海運費

【明報專訊】全球供應鏈緊張之際,歐美向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令途經俄羅斯、連接西歐與中國東部的「中歐班列」(China-Europe Railway Express)貨運受阻。原本由鐵路運輸的逾100萬個貨櫃,需改用海路運輸,延長了貨運時間,可能令全球供應鏈危機加劇。隨着制裁帶來的風險及支付障礙增加,加上歐洲客戶可能抵制使用俄羅斯鐵路運送的產品,出口商和物流公司正尋求避開經過俄羅斯或烏克蘭戰區的陸上貨運路線,改用海路運送汽車、零件、筆記簿電腦及智能手機等。

資料來源:彭博社、金融時報

總部設於瑞士的歐洲主要貨運代理德迅國際(Kuehne + Nagel International AG)亞太區高級副總裁 Marcus Balzereit稱,已拒絕透過鐵路,將貨物由中國運往歐洲的服務。總部位於芝加哥的物流行業信息供應商FourKites總經理Glenn Koepke表示,一些貨運公司正轉向海運。

雖然部分國家疫情消退,但物流行業的人力仍然短缺。由陸路改為海路,令部分大型港口更擠塞,為脆弱的供應鏈增添壓力。物流業界表示,通過鐵路將亞洲貨物運往歐洲約需時兩周,海運需時一個月。

亞洲鐵路貨運到歐 較海運省時一半

Balzereit表示,海路及空運合併使用,可幫助一些汽車製造商及高科技電子產品製造商避免供應鏈中斷,但運輸成本將會飈升。雖然船運是最廉宜的運輸方法,但整體運輸成本會被空運推高。通過鐵路運輸貨櫃的成本,大約是海運的兩倍,是空運的四分之一。

韓國證券公司Shinyoung Securities指出,即使運輸成本上漲,對商戶來說,更重要的是維持生產及交付。內地《證券時報》報道,由3月開始,從大連港經鐵路出口歐洲的貨運量大幅減少,對比今年頭兩個月的出口貨運量平均增長70%以上。

「中歐班列」在過去10年建立,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諮詢機構貝恩(Bain & Company)估計,去年「中歐班列」共運送約146萬個貨櫃,運載價值約750億美元的貨物,佔中歐貿易總額4%。

「中歐班列」去年運載貨值750億美元

這鐵路網將浙江義烏、陝西西安、河南鄭州、四川成都、湖北武漢等商業中心,與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意大利和西班牙連繫起來,除運輸電子產品和汽車,也運送木製品及石油化工產品。

去年新冠疫情期間,消費者對筆記簿電腦及手機等電子產品需求激增,「中歐班列」成了重要的運輸途徑。貝恩公司指今年如果不使用鐵路,電子產品所受的影響可能最大。

由於內地近期出現新冠疫情,對貨櫃車司機等物流從業員加強檢疫,出口商增加使用海路運輸,增加了貨運延誤的風險。本月早前,等待進入深圳鹽田港的貨櫃車曾大排長龍。航運巨頭赫伯羅特(Hapag-Lloyd)估計至少有13艘船延誤。

網上物流平台Freightos表示,一些航運公司拒絕向俄羅斯發貨,將船舶轉移至一些擠塞的歐洲港口。隨着更多貨櫃由鐵路轉為海運,將進一步拖慢港口運作。

物流業界指出,即使俄烏危機爆發前,取得貨船櫃位,並按時運送到目的地已困難重重,港口問題令原已脆弱的供應鏈再添障礙。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