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薛偉傑:Facebook再爆醜聞 疑聘公關抹黑TikTok

【明報專訊】擁有Facebook等社交媒體、近年負面新聞不斷、被指唯利是圖、用戶數據處理不當和壟斷市場的Meta(美:FB),日前又被美國《華盛頓郵報》踢爆,指它利用政治公關公司和「水軍」來抹黑競爭對手TikTok,消息震撼美國。

3月30日,《華盛頓郵報》發表長文報道,指Meta聘用美國數一數二大的右派政治公關顧問公司Targeted Victory,在過去一年策劃了一場「反TikTok運動」,在全美國散播不利TikTok的負面消息,甚至達到編造謠言的程度,一方面為這個競爭對手製造麻煩,另一方面亦藉此分散外界對該公司的注意力。

《華盛頓郵報》取得的Targeted Victory內部電子郵件顯示,該公司致力將TikTok描繪為一個對美國青少年和社會有危害的應用程式。

有Targeted Victory員工在其中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該公司需要發出這樣的信息:「雖然Facebook是目前的出氣袋,但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脅。」

指TikTok「摑老師」挑戰荼毒青年

至於具體的操作手法,則包括以下幾招。第一,是危言聳聽地聲稱,有一些「挑戰」正在或即將在TikTok上流傳熱爆,包括:「偷竊挑戰」(偷竊或破壞學校財物)、「掌摑老師挑戰」,指不少青少年學生爭相以偷走學校的紙巾、口罩、馬桶以及打老師為榮,以營造TikTok荼毒青少年的形象。

第二,在一些關鍵地方選區的報章,以青少年父母等名義發表投稿或讀者來信,表示對TikTok深感憂慮,希望藉此令當地政府官員和美國國會議員加入監察組織,來調查TikTok對青少年的影響。

第三,在文宣上,經常突出TikTok的「出身」問題──即其母公司「字節跳動」乃中國公司,以引發美國人對於其數據安全問題的憂慮。

據報道,在這場反TikTok文宣運動中,共有數以十計的小型公關公司接到Targeted Victory的外判工作,可見規模和動員人數不小。因此,密歇根州、明尼蘇達州、華盛頓等多個地區的媒體去年都曾跟進報道。而在參議員Richard Blumenthal要求下,美國參議院旗下的委員會更曾經舉行聽證會,傳召TikTok的高管,要求後者就「其應用程式是否一再被濫用,以推動和鼓勵有害和破壞性的行為」的問題作證。

美國教師聯盟斥煽風點火可恥

然而,各地的學校、警察和監察機關如臨大敵地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卻發覺「偷竊挑戰」、「掌摑老師挑戰」並未有真的在TikTok上大量流傳和熱爆,也沒有多少人仿效。

《華盛頓郵報》和網站Insider現時甚至認為,這些「挑戰」最先其實是在Facebook上被提及,而非TikTok。

有評論認為,以《華盛頓郵報》的聲譽,以及美國主流媒體現時立場絕無可能親中,一般都相信,它刊出這篇報道之前,應該已經過深思熟慮,以及確實掌握了一些可信的證據(包括它提及的Targeted Victory內部電子郵件)。

美國教師聯盟(AFT)主席Randi Weingarten批評,Facebook為「偷竊挑戰」、「掌摑老師挑戰」等騙局煽風點火,結果嚇壞了全美國的教師、學生和家長;指Facebook不關心對教師和學生的影響,一心只想攻擊它的競爭對手,行為很可恥。有小量美國網民甚至表示,將會刪除Facebook這個程式,不再使用。

而Meta對於《華盛頓郵報》的報道一直拒絕正面回應,其發言人Andy Stone只是顧左右而言他:「我們相信,所有平台,包括TikTok,都應該面對與其規模一致的審查。」其言下之意,似乎是說,TikTok所受到的審查比Facebook寬鬆,所以該公司才主動代美國政府去做一些事情。

一葉知秋 朱克伯格誠信難恭維

坦白說,筆者不敢擔保,TikTok將來不會好像Facebook般,被指故意大幅壓低Organic Reach,迫使商業用戶賣廣告,以及一再爆出不當出售用戶數據圖利等爭議。但現時的情况是,Facebook的行為已大大超越了搜集對手資料、調查對手有無違法行為、向官方舉報的程度,而是到達利用水軍來抹黑、造假、詆毀的程度。經此一役,筆者對於朱克伯格的個人信譽實在不敢恭維,對於他所畫的「元宇宙」假大空大餅,更加覺得是「信佢一成,雙目失明」。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