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薛偉傑:俄羅斯科技人才爆外流潮 侵烏恐自絕於天下

【明報專訊】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月24日不宣而戰,突然派出大軍攻入烏克蘭。然而,一個多月下來,除了戰况發展未如他預期外,更因為被西方各國嚴厲制裁,令該國有大批科技人才和企業家被迫出走。據美聯社3月底報道,俄羅斯產業游說團體「俄羅斯電子通訊協會」(Russian Association for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負責人Sergei Plugotarenko向俄羅斯國會的一個委員會透露,俄烏戰爭爆發不到5星期後,已經有5萬至7萬名俄羅斯資訊科技人才外流。

開戰5周流失逾5萬人

4月或再有10萬人出走

雖然人才外流情况在3月底好像暫時穩定下來,未有進一步惡化,但這可能只是因為由俄羅斯往外國機票被炒貴或極難買到所致。Sergei Plugotarenko預測,4月份可能再有10萬名資訊科技人才離開俄羅斯,比之前還要多。暫時來說,這些俄羅斯科技人才大部分是先出走到幾個中亞國家、波羅的海國家、土耳其和波蘭等。

之所以有這麼多資訊科技人才甚至初創企業家出走,主要是因為要在俄羅斯經營一家與國際接軌的資訊科技公司,已變得愈來愈不切實際。

除了金融制裁可能令企業收款或發放薪金不便之外,有些歐美公司的技術不是被禁止使用,就是那些公司開始主動撤出或者暫停在俄羅斯運作。

例如,Google和微軟已經暫停了在俄羅斯的所有銷售活動。「誰知道,像Unity這樣的遊戲開發工具什麼時候可能會被禁?」一名出生於西伯利亞的遊戲投資者說。

其實,早在2015年,即是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之後一年,很多俄羅斯科技企業就開始在其他地區成立公司,以安撫他們的投資者。這是因為,投資者當時對於支持俄羅斯企業帶來的政治風險和形象問題已經感到不安。

只不過,當時那些俄羅斯科技企業大部分只是名義上在外國經營,他們的團隊成員大多數仍然駐紮在俄羅斯。但是,俄羅斯在2月24日突然向烏克蘭發動全面進攻,促使這些企業的「門面功夫」難再收效,需要認真考慮撤離俄羅斯。

有企業家2015年已「一隻腳離開」

一家風險投資公司的一名投資者表示,在2015年之後,該公司每次向總部設於俄羅斯的初創企業投資時,都會要求他們在俄羅斯境外註冊新公司,並且將業務重點放在國際上。最近,該公司更加將其原來派駐在俄羅斯莫斯科的團隊撤走。有出走的俄羅斯初創企業家就表示,他和該公司的員工都害怕被強行徵召服役和派去攻打烏克蘭。

初創企業HeyEveryone共同創辦人Nikita Blanc透露,4年前,他就將自己的姓氏從Akimov改成了Blanc,以淡化其俄羅斯人的身分。HeyEveryone從未打算只服務俄羅斯市場,但他和太太當時仍以莫斯科作為大本營,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可以協助照顧其年幼女兒;而且,俄羅斯當時互聯網速度很快,收費低廉;莫斯科到處都是科技聚會,在那裏還能找到志同道合共同創辦人。不過,HeyEveryone目前正在美國特拉華州註冊。

西方國家這一波制裁的無孔不入,甚至正促使一些俄羅斯科技人才放棄他們的俄羅斯護照。有出生於西伯利亞的遊戲投資者透露,他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隨後受到西方經濟制裁之後,已於2015年出國。現時他正在申請入籍新加坡,因為他擔心,俄羅斯國籍可能會令他與以美元為基礎的金融體系隔絕。「沒有人希望生活在一個與外界隔絕的國家。」他說。

有些西方媒體預料,俄羅斯本國的科技人才和企業家大批出走,再加上歐美大型企業暫停在俄羅斯的運作、撤出或者大幅削減營運規模,除了俄羅斯的資訊科技行業首當其衝之外,連航空、軍工、農業甚至建造業都會受到一定的衝擊。

例如,單是3M和Honeywell這類綜合企業完全暫停在俄羅斯的運作,以及雀巢這種食品業巨頭縮減在俄羅斯的業務,已經足以令很多俄羅斯企業陷於半癱瘓。因為3M生產超過6萬款產品,除了家用和文儀產品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工業需要用到的材料、安全設備、醫療器械。而Honeywell亦生產很多飛機和直升機的零部件,包括飛控系統、儀表、自動駕駛系統、環境控制系統、輔助動力裝置(APU),以及呼吸機等。

攻烏鹵莽愚蠢 俄國裏外不是人

雖然不少內地媒體和憤青仍然將普京視為偶像,說什麼普京要實現俄羅斯的大國雄心,無人能夠阻止云云。但筆者認為,攻打烏克蘭實在是鹵魯莽愚蠢之舉,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是得不償失。

首先,各種經濟、金融制裁和科技禁運,令俄羅斯的經濟愈來愈難運作,其科技人才外流更可能是1991年前蘇聯解體、俄羅斯成立以來最嚴重者。

第二,即使他在烏克蘭東部取得一些利益,但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已足以抵消攻打烏克蘭的意義。

第三,攻打烏克蘭的行動影響了其國內團結。據報道,早在攻打烏克蘭初期,就曾經有超過1萬名俄羅斯IT人公開表態反對。後來沒有人公開表態,只是因為俄羅斯政府威嚇,若為烏克蘭發聲,可以被判監多年。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薛偉傑 科技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