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歐央行行長轉口風 市場料7月加息

【明報專訊】俄羅斯停止向部分歐洲國家供應天然氣,引發市場對歐洲前景的擔憂。經濟前景不明之際,歐洲央行對加息的立場較聯儲局保守,也為歐元增添下行壓力。歐元兌美元上周跌穿1.05美元,是2017年以來最低。不過面對通脹持續高企,市場人士開始揣測歐洲央行7月加息的可能性。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直至去年12月還堅稱,2022年極不可能加息。不過她近期放風,指歐洲央行將採取較聯儲局更循序漸進的方式來遏抑通脹。她強調歐洲的復蘇勢頭不及美國,加上在俄烏危機承受的衝擊,意味歐元區收緊貨幣政策的步伐將較聯儲局慢,但這未能阻止市場對歐洲央行最早於7月加息重新定價。

資料來源:金融時報、路透社

高盛和摩通的分析師指出,拉加德近期對加息的表態,標誌歐洲央行對加息轉向。市場現在押注,歐洲央行將在今年底前將存款利率由負0.5厘提升至正值,並在明年升至1厘以上。不過,拉加德指出,即使現在加息,對歐元區的通脹也無濟於事。

歐元區3月核心通脹率按年僅升2.9%

就算歐洲央行啟動加息,其進度仍將遠遠落後於聯儲局,聯儲局3月將聯邦基金利率由接近零水平上調至0.25厘,預計將在5月會議宣布加息0.5厘。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此前已暗示,可能在未來的會議接連宣布加息0.5厘,將利率迅速提升至不會刺激需求的中性水平。分析師認為,中性利率介乎2.25厘至2.5厘。

此外,聯儲局也將最早於6月開始縮減其價值9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而歐洲央行在2024年底前也不打算縮表。

表面上,歐洲央行須處理的通脹問題似乎與聯儲局差別不大。歐元區3月通脹率按年上漲7.4%創新高,遠高於歐洲央行設定的2%目標,而美國3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升幅達8.5%,刷新1981年12月以來高位。

拉加德強調,多個因素導致歐洲央行面對與聯儲局截然不同的困境,俄烏危機是主因。由於歐元區對俄羅斯石油及天然氣的依賴,令歐洲面臨更大的能源成本上漲壓力。

拉加德:烏戰對歐洲衝擊較全球大

她指歐元區通脹升幅有五成源自能源價格上漲,比例遠高於美國,就算現在加息,也無法降低能源價格。剔除波動較大的能源及食品價格後,歐元區3月的核心通脹率按年升2.9%。相比下,美國3月的核心通脹率高達6.5%。

與此同時,美國勞動力市場比歐洲繃緊得多,薪酬增長是導致美國通脹飈升的因素之一。美國3月私營機構的平均時薪按年增長5.6%。相比下,歐元區勞動力成本增長仍然緩慢,去年第四季按年升幅甚至放緩至1.9%,較第三季低0.4個百分點。

拉加德指出,上述因素,加上俄烏危機對歐洲的衝擊可能比全球多數地區嚴重,意味歐洲央行須以有序、精準的方式,逐步消除寬鬆政策,以免引發衰退。她又透露,歐洲央行可能在第三季初停止買債,然後將研究如何加息及其加幅,令市場揣測歐洲央行在7月會議加息的可能性。

百達財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策略師Frederik Ducrozet指出,歐洲央行鷹派正推動7月加息,儘管這不是基本情况(base case)。

歐洲央行表明,加息時機將取決於經濟數據。分析師表示,最近的商業調查數據,包括標普全球採購經理指數(S&P Global PMI)及IFO研究所的德國商業景氣指數均顯示,歐元區應對俄烏危機的表現比預期好,增加了7月加息的可能性。

歐元區3月綜合PMI為54.9,雖較2月的55.5回落,但仍顯著高於50的榮枯線,顯示經濟仍穩健增長。歐元區第一季GDP按季升0.2%,按年升幅達5%。德國4月IFO商業景氣指數由90.8的14個月低位,回升至91.8。

巴克萊首席歐洲經濟學家阿爾達尼亞(Silvia Ardagna)稱,雖然歐洲製造業增長轉弱,但經濟重新開放,服務業變得更強大。

歐央行近年加息後不久陷衰退

不過翻查數據,歐洲央行近年加息後不久,歐元區也陷入衰退。歐洲央行在2011年歐債危機前夕宣布加息,普遍被視為該央行迄今最大政策錯誤之一,部分決策官員憂慮重蹈覆轍。

曾效力歐洲央行的摩根士丹利首席歐洲經濟學家艾森施密特(Jens Eisenschmidt)指出,總而言之,放緩是無可避免,倘歐盟對俄羅斯採取某種形式石油禁運,歐洲今年下半年可能離技術性衰退不遠。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