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花房直播平台龍頭之一 內地監管直播打賞 或首當其衝

【明報專訊】內地社交娛樂直播平台龍頭企業之一花房集團計劃來港上市。2020年公司因商譽減值等錄得15億元(人民幣,下同)虧損,惟去年已快速扭虧。問題是近年來自抖音、快手(1024)的同業競爭愈來愈激烈,要在這一片紅海中掙扎求存,未來盈利能否保持增長仍是未知數。再者,內地有意加強監管「直播打賞」活動,對花房可說是直接打擊。

撰文:旻晞

按2021年所有渠道的月活躍用戶及月付費用戶及手機、電腦的月使用時間計,花房集團於中國在線娛樂直播平台排名第二;按收益計則排名第三,約佔中國娛樂直播平台收益總額的13.1%。集團去年10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並於上月底上載更新臨時招股文件,聯席保薦人為建銀國際及海通國際。

花房集團旗下有兩個主要娛樂直播平台「花椒」和「六間房」。花椒為集團於2015年推出的手機旗艦產品,用戶透過平台收看各直播時段,探索其感興趣的內容,並可藉虛擬禮物打賞、實時聊天及評論等多種功能,與其喜愛的主播及其他用戶同好互動。截至去年底,花椒註冊用戶達2.15億,平均月活躍用戶2990萬;平均每月付費用戶達93.5萬。同期主播1030萬名,20萬平均月活躍用戶,屬集團的旗艦平台。

直播平台收益佔13% 全國第三

六間房則以電腦為平台的旗艦產品,亦擁有自己的手機應用程式,包括六間房直播、石榴直播及花房直播。六間房擁有較花椒更長久的歷史,屬中國最早的直播產品之一。2015年花房集團大股東周鴻褘持有的宋城演藝收購由劉岩創立的六間房;及至2019年花椒合併六間房,進一步壯大集團於直播市場的規模。除以上兩主要平台,集團亦有語音產品「花吱」,主打音頻內容。

集團絕大部分收入,是透過分成主播所佔直播平台虛擬物品銷售總帳單的某一百分比而產生收益,往績期內,花椒介乎50%至83%,六間房介乎40%至70%,花吱介乎50%至85%不等。

簡單而言,通過向用戶銷售虛擬代幣產生收益、用戶使用虛擬代幣購買虛擬物品後,將其作為禮物贈送給主播表示支持及讚賞。相關收入佔集團總收入的97%,可見目前收入模式仍較單一,亦相當依賴明星主播的叫座力,市場既有不少平台供明星主播選擇,平台營運商的定價能力自然逐漸被削弱。

同業抖音快手競爭激烈 增收益分成留住頂級主播

正如花房集團於臨時招股文件明言,自2020年起,抖音開始大量投資直播業務,透過優厚的收益分成政策吸引頂級主播及增加用戶流量推介。為迎戰,六間房於同年提供更優厚的收益分成政策以留住獨立主播,導致六間房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42.2%減少至2020年的38.3%。集團亦表明會不時調整有關績效要求,如主播於2022年每月直播超過60小時,則六間房將提供額外2%的收益分成比例。究竟面對抖音、快手等競爭對手,花房除提高主播的分成外,能否開拓另一收入來源以維持增長,將成為未來發展關鍵。

不幸的是,同年又剛剛碰上新冠疫情,結果過去3年,六間房淨利逐年下跌,由2019的4.11億元,降至去年的1.42億元。六間房業績下跌,令2020年集團便就花椒、六間房合併產生的商譽確認減值虧損17.77億元。另一方面,集團同年收購猴啦科技,卻因相關業務發展未如預期,未幾即停止相關業務並確認6550萬元減值虧損,結果2020年便因相關大額商譽減值而最終巨虧15億元(見圖)。

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但論直接影響還不及最新的監管方向。月初,內地公布了《關於規範網路直播打賞 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提出,「禁止為未成年人提供現金充值、『禮物』購買、線上支付等各類打賞服務。網站平台不得研發上線吸引未成年人打賞的功能應用,不得開發誘導未成年人參與的各類『禮物』」。由於相關意見剛剛推出,花房臨時招股文件亦未有相關風險披露,暫未得知未成年用戶打賞用戶佔集團的收益比例。但可預期有關意見一旦落實,對依賴直播打賞文化作為主營收入的花房,必然有直接打擊。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新股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