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狂加息聯儲局會蝕錢 華府失搖錢樹 利息支出超收入 不能再上繳盈餘

【明報專訊】聯儲局部署大幅加息之際,除了要防範美國經濟面臨「硬着陸」,也要防範聯儲局本身面臨的潛在資本損失。《華爾街日報》警告,聯儲局為遏抑通脹而加快加息,可能令自己「荷包」受損。當利率大升,有可能導致聯儲局支付的利息超出收入,令財政部失去聯儲局這棵重要的搖錢樹。聯儲局此前的量寬買債措施,除有助推動經濟增長,也為自己帶來大量利息收入。聯儲局購買資產所獲的證券收益,遠超聯儲局為銀行準備金支付的利息,使聯儲局得以向美國財政部上繳大量盈餘。今年3月,聯儲局從2021年收益,向財政部匯出1090億美元。這些盈餘建基於低利率政策,當聯儲局大幅加息,隨時可能由盈轉虧。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

聯儲局的潛在盈虧,取決於聯儲局的資產組合及利率政策。聯儲局目前價值約9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大部分是計息資產,包括美國國債及按揭抵押證券(MBS),平均收益率約2.3厘。另一方面,聯儲局也要為銀行存入的大量準備金支付利息。

2008年金融海嘯前,聯儲局資產組合規模只有不到1萬億美元。若聯儲局需減息或加息,可調整準備金規模。直至2008年底,聯儲局也毋須為銀行準備金支付利息,因此利息成本接近零。金融海嘯改變遊戲形式,聯儲局將利率降至零,並購入大量債券,向銀行系統注入大量資金刺激經濟,聯儲局亦改變管理利率的方式,隨着資產負債表規模擴張,銀行系統充斥更多資金,聯儲局轉為通過向銀行存放在聯儲局的準備金支付利息來控制短期利率。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聯儲局再次擴大量寬買債扶助經濟。今年3月,聯儲局結束此輪資產購買計劃時,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較疫情爆發前增長1倍至近9萬億美元。

過去10多年來,由於聯儲局維持相對較低的短期利率,使其從證券賺取的收益,多於其支付給銀行準備金的利息。聯儲局前經濟學家、現任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英格利希(William English)指出,如果聯儲局不得不大幅加息遏抑通脹,它可能蒙受損失。

加息導致準備金利率上調,會令聯儲局的息差收入逐漸收窄。聯儲局在3月和5月加息後,其準備金利率(Interest Rate on Reserve Balances, IORB)已升至0.9厘。到底聯儲局為其3.4萬億美元準備金所支付的利息,何時會超出其8.5萬億美元有息證券所帶來的收益?具體時間將取決於利率水平及其資產負債表規模。

根據德銀和摩根士丹利的經濟學家預測,當聯邦基金利率升至3.5厘,將是聯儲局支付的利息超出其收入的臨界點。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目前介乎0.75厘至1厘。聖路易斯聯儲銀行行長布拉德(James Bullard)曾呼籲,今年將利率提高至3.5厘左右。這可能需要在今年餘下時間的每次聯儲局會議,以半厘的幅度提高利率。利率期貨數據顯示,投資者押注聯邦基金利率在約一年內升至3厘以上。

利率升至3.5厘 入不敷支臨界點

除加息以外,聯儲局6月起縮減資產負債表,允許更多證券到期後,不再將收益投資於新證券。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卡彭特(Seth Carpenter)表示,隨時間的推移,縮表將有助減少聯儲局虧損的可能,因為縮表將導致銀行存入聯儲局的準備金減少,令聯儲局所需支付的利息隨之減少。

若聯儲局仍虧損應怎麼辦?《華爾街日報》指出,聯儲局不會缺錢,毋須向美國國會求助。它可通過在資產負債表創建名為「遞延資產」(deferred asset)的項目來記錄相關損失。當聯儲局再次出現盈餘,將毋須上繳美國財政部,而是先償還自己的債務,抹去其「遞延資產」。德銀首席美國經濟學家盧澤蒂(Matthew Luzzetti)表示,「遞延資產」不會妨礙聯儲局的運作,對貨幣政策沒有直接影響,但可能給聯儲局一些政治壓力。尤其是若通脹居高不下,將導致外界對聯儲局的不滿加劇。

倘虧損設「遞延資產」 不影響運作

聯儲局官員似乎已關注潛在的資本損失,他們在3月已討論出售MBS的可能,以便更快實現資產負債表主要持有美國國債的目標。但任何此類出售都可能招致損失,因為這些債券的價值,隨着聯儲局釋出加息信號而下跌。克利夫蘭聯儲銀行行長梅斯特(Loretta Mester)早前表示,這些損失不會為聯儲局的運作帶來挑戰,但帶來溝通上的困難。

卡彭特指出,聯儲局不大可能為了避免虧損,而故意作出惡劣的決定,不過若聯儲局面前有兩個政策選項,而兩者的經濟後果相若,聯儲局官員可能會選擇一個可避免虧損的選項,從而免除向公眾解釋虧損的麻煩。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