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普洱瀾滄搶做茶葉第一股 市場競爭激烈 須先過監管關

【明報專訊】來自內地的普洱瀾滄古茶上月底提交在港上市申請,不過中國證監會上月就其境外上市提出反饋意見,要求就收入增長原因、股東與經銷商關係等提供補充資料,瀾滄最終能否「飲杯安樂茶」如願上市,看來還須先釋除監管機構的疑慮。

撰文:旻晞

說來中港股市賣酒、賣咖啡、賣汽水的上市企業不少,但卻較少賣茶葉的上市企業,能想起的或只有香港上市天福集團(6868)。近年不少茶商試圖打破這缺口,如中糧旗下的中國茶葉股份,又或是八馬茶葉都早已向內地交易所提交上市申請,但至今仍未有消息。想做「茶葉第一股」的還有瀾滄古茶,2020年向深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但於去年5月便主動撤回,上月30日於港交所上載了臨時招股文件,正等待港交所批准其上市申請。其聯席保薦人為中信建投國際及招商證券國際。

據瀾滄臨時招股文件資料,預計中國茶葉市場由2021至2026年複合年增長率為6%,增速不過不失,反映了市場的成熟,當中細分市場普洱茶,同期年複合年增長率稍高,達10.9%,僅次於白茶的20.9%,為內地第二最快增長細分茶葉市場。

普洱市場分散 五大龍頭僅佔22%

雖然市場穩定成長,奈何其市場結構及若干特點,增加進軍資本市場困難。首先是茶葉種類繁多,甚至根據種植區、樹齡各有不同,令產品種類、等級相當複雜,亦缺乏標準、規範,品牌地位各家各有說法,一般投資者甚至消費者本身都不容易掌握,造成的後果便是行業高度分散。

以瀾滄主打的普洱市場為例,去年中國共有超過700名市場參與者,首五大茶公司按普洱茶產品收益計共佔22.1%市場份額,但第一位的便佔去12.9%,瀾滄以2.8%市佔率次之,惟與第三、四排名公司差距不遠(依次為2.7%及2.2%),市場競爭激烈。

依賴經銷商 佔總銷售八成

瀾滄以「瀾滄古茶」為核心品牌,並分為兩條產品線經營——「1966」及「茶媽媽」。前者專注於經典普洱茶葉產品的產銷、佔集團總收入74%;後者則針對大眾市場,多元包裝如茶餅、袋泡茶、杯裝茶,方便消費者飲用,產品並擴展至白茶、紅茶及調味茶等多類茶葉。瀾滄銷售仍主要透過經銷商分銷,直營店只佔小部分,去年兩銷售渠道分別佔總銷售的80%及16.8%,可見集團相當依賴經銷商。

從業績看,2020年的新冠疫情令集團當年收入顯著放緩,但同時因毛利率急升令盈利反而錄得52%高速增長,至去年收入增速回升至38%同時,卻見毛利率收窄,令同年盈利增長不足半成。受旗下產品周期不同,令收入與盈利波動頗大。但至少持續保持增長,2019至2021年收入複合年增長率達21.7%。尤其是即使去年集團毛利率下跌,但仍高於行業平均水平。瀾滄解釋去年毛利率下跌,源於每個特定年份推出的產品組合的差異,簡單而言受各檔次茶葉迭代周期不同,令每年產品組合(高低檔產品比重)出現差異,令毛利率產生變化。

經銷商減收入反大增 中證監關注

不過瀾滄過去幾年的增長,引來不少市場人士質疑,甚至連中證監也提出疑問。中證監上月底發布了境外上市回饋意見(2022年5月23日至5月27日),其中對於瀾滄古茶列出了9個問題,其一是關注瀾滄2019至2021年經銷模式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事關瀾滄來自經銷商的收入由2019年的3.14億元人民幣增至去年的4.49億元人民幣,但同期經銷商數目卻由753間大幅減少至527間,究竟如何做到經銷商大減,但相關收入卻大增?

另外,中證監9個提問中,便有4個關於瀾滄股權及股東的問題,包括歷次近親屬之間的股權轉讓原因及背景,轉換價、股東增資入股原因及定價依據等;其次便是要求瀾滄詳細說明廣州天速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基本情况,關注上述股東與瀾滄的董事、高層等是否存在親屬關係等或其他利益輸送安排等。

股權股東問題待釋疑

事實上,廣州天速為瀾滄第二大股東王娟(集團現任執董兼總經理)持股六成的公司(另一執董張慕衡持有其餘四成股權),曾經為瀾滄的經銷商,至2016年合作關係告終。不過原來早於2007年王娟便加了瀾滄出任營銷中心總經理,這「雙重身分」維持至少9年。而2012年王娟更以個人名義向瀾滄註冊資本增加112.8萬元人民幣,成為集團第二大股東,並於2017年再透過廣州天速增持瀾滄。目前王娟與第一大股東杜春嶧為一致行動人士,合共持有集團47.96%股權。

儘管瀾滄強調截至最後可行日期,所有經銷商均為獨立第三方,但集團發展歷程中與各合作企業及經銷商關係千絲萬縷,或須披露更多詳情,才足以令市場釋疑。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新股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