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創作營銷內容宜情理兼備

通常在培訓中分享過我對「抽水」不一定好,有Like也不是萬事得的看法。大家也明白箇中的道理。但隨之而來小編和品牌們又會追問,品牌在社交媒體需要頻密出post,如何大量生產「高汁」內容。

STEPPS研究病毒式營銷框架

以往有分享過從Jonah Berger研究得出的STEPPS框架。小編們可以思考製作的內容有否蓋函部份STEPPS的元素:社交價值(Social Currency)、觸發點(Triggers)、情感(Emotion)、公眾(Public)、實用價值(Practical Value)和故事(Stories)。 不求每一篇內容都硬把六個元素塞進去。但總體每個月的內容策劃,都應該包含到這六個元素。我覺得更可行的是,把這個框架化成六條問題,創作前創作後「撫心自問」,都能夠提升內容的質素。

資訊主導和情感主導的執行手段

品牌創作社交媒體內容時,往往過於從品牌角度出發。由於太熟悉品牌產品和服務的細節,內容創作往往就有產品服務功能作為出發點,低手就如「數白欖」般將功能一一細數,期望總有一個Hit到客戶。有點小技巧的,就將功能的效果總結,扭一扭從用戶角度出發寫出來。更好的應該由用戶的痛點演述一個特定情景再發揮。以此出發製作的內容都是比較偏向資訊主導,為客戶提供一個功能和實質的解決方案。但大家作為一個消費者,也應該記得自己對一個品牌有連繫或是決定購買一個產品不完全因為功能性的資訊,情感觸摸不到,但建立得到,也是品牌訊息傳遞的一個重要執行手法。資訊主導和情感主導的執行手段,亦可以交替使用在整個內容規劃當中,而且兩者其實並無衝突,同一個內容,兩者可以並存。試想想自己一次有sales對話的良好購物體驗,其實往往也是資訊與情感共存的。情感和意義,其實情義兩「能」全。

我最近在準備幾場關於內容創作的培訓,覺得外國Copywriter Dickie Bush其中的4A內容創作框架:行動(Actionable)分析(Analytical)志向(Aspirational)人類人性(Anthropological)也是上述策略下,很好的內容戰略規劃延伸。下次再跟大家分享。

Bernie Wong

Social Stand創辦人

鍾情數碼廣告及內容行銷,自稱社交恐懼又活躍於社交媒體,不愛說話但主持電台節目廿載,廣告營銷課程講師卻鍾情學習新科技新技術,品牌講故佬一枚,日常為品牌做社交媒體內容行銷,在數碼媒體為品牌說故事!

https://social-stand.com

bernie@social-stand.com

(Powered by WAW Cre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