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徐風:小心虛幣監管反增巿場風險

【明報專訊】加密貨幣又牛轉熊,一眾投資者眼見身家蒸發,自然愁眉苦臉。不過當中也有一些人笑逐顏開,除了是「睇死」加密貨幣終會失敗及沽空者外,全球監管機構也在更多的「爆煲」及詐騙事件中,逐步擁有更大的發言權。

例如在香港,其加密貨幣政策進取度一直落後區內另一金融中心新加坡,被認為是將「金蛋」拱手相讓。不過近月多個加密貨幣項目出事,包括市值排名前10位、有數百億美元的Terra及穩定幣UST幾乎一夜歸零(見圖),以及曾管理高達180億美元的三箭資本(3AC)因加密貨幣投資失利深陷破產邊緣,兩者都是在新加坡為總部營運。尤其後者更被爆出其資金管理規模(AUM)遠遠超出當地金管局的牌照規定,反映財金部門監管不力,令投資者蒙受風險及損失。取態相對保守審慎的香港金管局及證監會則在這次加密貨幣的危機中,幾乎完全置身事外。

危機之後,本地財金部門有更多「牙力」推行監管計劃。其中,金管局集中監管穩定幣,指其營運模式與現時的儲值支付工具相似,有意基於「相同風險,相同監管」方法作出規管。

虛幣危機增監管機構「牙力」

對一般投資者而言,關注點並非理念,而是監管規則會否影響其交易操作及匯兌法定貨幣的空間。雖然金管局指穩定幣與電子支付類似,但實際上穩定幣並非用於日常消費,而是用作加密貨幣的買賣、結算及計價工具。另外,如以儲值支付工具作參考,金管局並不會規管貨幣,而是規管使用貨幣作儲值支付的本地商戶。但問題是,如再出現類似穩定幣UST歸零的情况,並非交易商或加密貨幣找換店可以控制。

如果規管加密貨幣發行商,但金管局沒有域外管轄權;如果金管局禁止不接受規管的穩定幣在港交易,則有機會影響加密貨幣交易所的運作及加密貨幣在香港的發展,也有機會令發行商改變貨幣設計,例如加大其波動範圍或降低儲備金額等,以圖避開「穩定」的定義,結果投資者反而要承受更大波動,也代表面對更高的風險,似乎不是金管局設立監管的初衷。

證監會常以保護投資者為由「一刀切」

證監會則規管有關加密貨幣的交易及衍生品事宜。證監會基本上認為現貨交易加密貨幣本質上是商品銷售,不會監管,惟一旦牽涉到資本市場操作,例如衍生產品交易、首次貨幣發行(ICO)等,其監管制度與現時對證券的規管相若。

當然,上述做法可避免有人刻意游走灰色地帶,利用加密貨幣進行資本運作,避過證監規管。不過同樣會令投資者減少降低風險的操作,例如沽空或套期保值(Hedge)等,同樣有機會令投資組合的波動及風險上升,但一般而言,證監會通常以「保護投資者」或「投資者難以認知衍生產品或複雜結構產品的風險」為由,一刀切把能夠對冲降低風險的產品一併移除。

監管機構在加密貨幣熊市下推出更嚴謹的制度,容易受大眾歡迎,但也須注意,即使價值數百億美元的Terra及UST一夜歸零,幣圈「金融風暴」對實體經濟影響其實不大。如何監管,會否扼殺金融創新,相信未來一段時間,仍然爭論不絕。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徐風 隨風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