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歐洲只許自己搶氣 不許非洲用氣 急覓俄氣替代品 惹「綠色殖民主義」爭議

【明報專訊】俄羅斯向德國供應天然氣的主要管道北溪一號,上周起開始年度維修而暫停供氣。市場揣測俄羅斯的暫停供氣措施可能長期化,令歐洲陷入能源危機。由於歐洲的天然氣產量無法自給自足,現正急於向非洲購入更多天然氣,卻被質疑只顧解決自己的燃眉之急,未打算資助嚴重缺電的非洲國家發展供電設施。儘管歐洲領袖一再強調不應使用天然氣等化石燃料,以實現全球減排目標,現實卻是歐洲正於全球搶購化石燃料。總部位於美國加州的智庫「突破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指出,這是「綠色殖民主義」(green colonialism),一些富裕國家正利用較貧窮國家的資源,同時又以氣候變化名義,拒絕窮國享受資源。

資料來源:彭博社、華爾街日報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6月公布的數據,非洲43%人口、約6億人缺乏電力供應。在非洲尼日利亞的伯尼島(Bonny Island),當地一家大型液化天然氣廠的年產量,已足以為英國一半地區供暖過冬。不過該廠大部分天然氣出口歐洲,而在伯尼島附近的波多鎮(Bodo),居民卻只能以黑市煤油來點燃柴火爐煮食。這些黑市燃料其實來自尼日利亞政府與西方能源巨頭殼牌(英:SHEL)、Eni(意:ENI)及TotalEnergies(法:TTE)共同擁有的能源設施偷運出來的原油加工而成。

波多鎮的社區發展委員會主席Pius Dimkpa稱,當地的天然氣為歐洲的家庭和工業發電,但本地人卻未能受惠。雖然尼日利亞擁有全球已探明天然氣儲量的3%,但該國目前仍有接近一半人口尚未通電。多數非洲國家開採的天然資源,主要用於出口歐洲。

尼日利亞近半人口未「通電」

意大利4月與安哥拉及剛果共和國達成購買天然氣的新協議,而德國亦尋求由塞內加爾獲得天然氣供應。雖然非洲國家渴望從天然氣交易賺進外匯,但它們也質疑歐洲只顧開採化石能源維持歐洲的繁榮,卻以製造溫室氣體為由,抗拒資助非洲建立天然氣管道及發電廠,更遑論為非洲發展綠色能源。

歐洲領袖寬容自己使用化石燃料,卻妨礙缺乏電力的發展中國家利用自家天然氣發電的雙重標準,在6月的七國集團(G7)峰會充份體現。包括德國、法國及意大利在內的G7成員國重申,會停止為海外的化石燃料項目融資,不過向G7輸送更多液化天然氣的項目不受此限。歐洲議會本月甚至議決將核能和天然氣發電項目歸類為「綠色投資」,被質疑公然將核能和天然氣「漂綠」。

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稱,非洲國家需要長期的伙伴關係,而不是英國和歐盟在綠色能源政策上的矛盾,這無助於發達國家的能源安全,無助於尼日利亞的經濟,也無助於環境,「這是一種必須結束的虛偽行為」。

非洲多國希望透過天然氣出口,幫補緊絀的政府財政,並爭取外國融資,創造本土的天然氣市場。赤道幾內亞能源部批評,歐洲不能只是把非洲的天然氣出口,「歐洲也需要回饋我們」。從氣候暖化的角度來說,天然氣一直存在爭議。它燃燒時所產生的二氧化碳雖比其他化石燃料少,但仍會產生碳污染,並且有機會泄漏強效溫室氣體甲烷。不過面對潛在能源供應缺口,歐洲國家不僅在非洲大舉搶購天然氣,甚至準備重啟高污染煤炭發電設施。

富國食言 沒向窮國提供氣候融資

對歐盟來說,以任何燃料為歐洲供電是當務之急。理論上,歐盟可趁此時機加快轉向可再生能源發電,長遠降低整體排放量。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享有充足的陽光和風力,是發展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理想地點,卻幾乎未曾建設過此類設施。由於發展中國家開發綠色項目往往被視為高風險投資,因此面臨更高的融資成本。

若要協助電力設施尚未全面普及的非洲直接發展潔淨能源,歐洲多國政府需聯同私人投資者,以及開發銀行提供大量資金,當中存在很大難度。事實上,發達國家至今尚未實現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氣候融資的目標。在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富國承諾該目標應在2020年實現。

加納能源部長普雷姆佩赫(Matthew Opoku Prempeh)稱,整個西方都是靠化石燃料發展起來,如今部分西方國家還打算重新引入煤炭應付所需,當全球爭取向零碳排放過渡之際,「誰需要負起更多責任?難道西方認為非洲應永不發展嗎?」

[企業地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