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檸萌影業劇集收視高毛利俏 騰訊持股兩成 擬集最多4.7億

【明報專訊】影視娛樂一向以劇集作為決勝之道,一套收視高的劇集既能製造話題,亦為發行商帶來無限商機,看Netflix(NFLX)最新一季業績便可知《怪奇物語》對其重要性。故內地近年出現愈來愈多獨立劇集製作公司,當中騰訊(0700)持股近兩成的檸萌影視計劃來港上市,市場消息稱集資最多4.7億元。

撰文:旻晞

成立於上海的檸萌上周剛通過上市聆訊,有機會短期展開招股活動,聯合保薦人為摩根士丹利及中金。檸萌為內地劇集製作公司,根據弗若斯沙利文資料,按去年收入計,集團於中國劇集公司排名第四,佔整體市場2.5%。單提及公司名稱或者沒多印象,但提及檸萌曾製作的高收視劇集,如《小歡喜》、《三十而已》則應有更多人認識。集團於2019至2021年製作並已播映的8部版權劇中,有6部屬於高收視劇集,即該年度名列前20名的電視劇或網絡劇。

版權劇授權佔收入逾八成

檸萌主要業務是版權劇集製作及發行,並向內地網絡視頻平台、電視台及海外平台,直接或通過第三方發行商授出版權劇的播映權,並相應地收取授權費。同時,憑藉版權劇及自有知識產權,向客戶提供基於內容的各項營銷服務,例如向客戶提供植入式廣告,收取服務費。其他業務方面,包括根據客戶訂單製作定制劇集、開發、製作及發行電影。而版權劇集製作一直佔集團收入的八成以上,但內容營銷業務收入佔比亦逐年上升,難怪近年觀看劇集發現愈來愈多植入式廣告。

檸萌目前主要股東,包括蘇曉、陳菲、徐曉鷗、周元等一致行動人士,合計持股約46%;騰訊則是僅次於檸萌影業創始人蘇曉的第二大單一股東,透過旗下騰訊產業投資基金Tencent Mobility持股19.78%。從股東背景可想而知,集團劇集的主要客戶務必有騰訊的蹤影。2019至2021年期間,騰訊旗下的騰訊視頻一直為集團的首五大客戶之一。而從客戶類型劃分,網絡視頻平台亦為集團主要收入來源,佔收入至少七成以上;傳統電視台佔收入大約兩成左右。

集團成立以來的產量不算高,2016年5月起至2022年首季,才製作17部劇集,即平均一季才製作0.7套劇集。主要是其策略是「重質不重量」,故每部劇集的售價都屬行內偏高水平。例如2020年劇集《獵狐》及《三十而已》都各自為檸萌帶來逾4億元(人民幣,下同)的收入;去年劇集《小舍得》版權收入及內容營銷的分別有4.2億及5390萬元內容營銷收入。

收入雖波動 毛利率連年遞升

從業績看,由於劇集製作沒有慣性時序,每套劇集推出時間、製作成本、受歡迎程度亦各不一,故不難發現集團往績期間收入較波動,雖已連續兩年收入錄得倒退,至今年首季收入又狂飈8倍。毛利方面則保持增長,從毛利率看更連續遞升,原因有二,第一是如上述集團的內容營銷收入比重上升,相關業務毛利率介乎55%至73%,遠較版權劇製作的17%至42%高;其次,就是2019年集團製作《九州縹緲錄》製作成本相對較高,因作為劇集製作來說,古裝劇和奇幻類劇集的製作成本一向高於現代劇。說來,本地某大電視台近年製作的古裝劇數量亦有數得計,大家有興趣不妨「同朕check下」。

截至最後可行日期,檸萌有29個正處於劇本開發中及前期籌備中的劇集項目,兩個待播映劇集項目及兩個正處於拍攝中或後期製作中的劇集項目;當中10個項目已預售,預計未來4年內播出。但一如上文指出每套劇集是否受歡迎沒有往績可尋,即使有預製劇集時間表,但要憑此判斷未來的盈收增長仍是難以作準。

市場競爭大 拓劇集IP收入

同時要留意,近年內地大型網絡視頻平台為減低營運成本,在與內容供應商的分帳模式亦有改變,大方向便是壓低成本,這無疑對檸萌這類獨立劇集製作商不利,市場競爭亦不斷蠶食內容製作的盈利空間,可寄望是劇集IP所衍生出來的其他收入,如授權商品、廣告推銷,及改編作品等,盡量開拓收入來源作為經常收入,以彌補本業的收入波動。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新股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