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網紅平台佣金制助谷銷售 佣金達四成 創辦人:營銷效益更重要

標籤:經濟

【明報專訊】網上營銷成商家疫下新機遇,在互聯網時代中要「打響名堂」,多數企業選擇跟KOL(關鍵意見領袖)合作。食品科技公司創辦人朱俊勳認為,現行的網紅行銷策略收費高昂,對實質銷售的刺激成效不大,故去年斥資千萬元成立網紅會員平台「1 Kommunity」(下稱1K),以佣金制度吸引網紅「多勞多得」,同時幫助中小企降低行銷預算兼提高行銷成效。

明報記者 蔡穎霖

稱明星宣傳費高難「返數」

據介紹,1K以中介平台定位,為網紅及品牌作配對。平台去年起試行,至今累積約1.2萬名香港網紅會員,平均粉絲數量約1.9萬名。朱俊勳表示,會員的粉絲數量門檻將由5000名下調至1000名。被問到網紅會員的門檻會否過於寬鬆,他稱對品牌而言,營銷效益比網紅的粉絲數量更為重要,反而利用KOC(關鍵意見消費者)行銷更容易深入目標消費客群,同時更有說服力及影響力。

朱俊勳又形容,選用明星或KOL的宣傳策略普遍為「形象工程」,往往投放的廣告費以十萬元起跳卻又未能「返數」,「有幾多人因為容祖兒代言而去百老匯購物?」他指出,1K去年為自家品牌「Future Salad」帶來逾600萬元營業額,向網紅累計分佣逾200萬元;其中單人分佣最多逾50萬元。以「Future Salad」分佣四成計算,意味單一網紅為品牌帶來逾125萬元生意額。

商戶分成8%至10% 平台收入來源

商業模式方面,1K的收入主要來自網紅及商戶的手續費。朱俊勳稱,由於平台以會員積分的形式發放佣金,當網紅儲得等值5000元或以上的積分就可提現,每次手續費介乎5%至10%,視乎提現金額而定;商戶則需要向平台分成8%至10%。雖然平台沒有透露實際收入,若以「Future Salad」數據估算,單一品牌已貢獻1K去年收入最少58萬元。

除了自家品牌,其他合作品牌包括運動補充飲料「Celsius」、咖啡品牌「% ARABICA」、醫療美容集團「DR REBORN」等。朱俊勳指出,平台客源暫時由1K創意顧問、YouTube頻道「微辣」創辦人之一的陸志豪(人稱「六毫子」)介紹為主,未來亦有計劃跟「微辣」旗下31名藝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