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港產環保清潔冲劑 省物流包裝成本

【明報專訊】清潔消毒用品行業因為產生大量塑膠包裝垃圾,運輸過程中的碳排放偏高,以及部分化學合成原材料難以降解,所以長期被指污染環境。近年有初創企業在本地研發及生產粉狀清潔冲劑,並改用部分植物性或礦物性天然原材料,希望透過這種新模式,同時解決塑膠垃圾、運輸碳排放及化學物污染海洋等問題。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攝影 曾憲宗

define CLEAN Limited共同創辦人施衍良表示,他原任職於一家外資的飛機餐公司,但新冠疫情在2020年初大爆發,同年2月被要求放無薪假。於是,他和哥哥開始研究,自行製造丸狀的清潔和消毒冲劑,最初構思是想大幅節省塑膠包裝和物流成本。兩人大學時都不是修讀化學,用了半年時間才研發出第一款產品的原型;但溶解時間太長,效果不夠理想。

同年10月,他的姑丈和一名中學舊同學加入,兩人深具化學背景,補充研發能力。其中,中學舊同學擁有化學博士學位,在美國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從事研究工作,在公餘擔任該公司顧問,也為產品配方和生產方法提供很多意見。姑丈曾在加拿大化工廠和藥廠工作約20年,退休回港全身投入研發工作及搜尋較佳原材料。姑丈建議改用更易溶於水的冲劑形式,並棄用化學合成的表面活性劑,改用植物性或礦物性的天然表面活性劑,因為後者對皮膚比較溫和及不刺激,對環境影響較小。

改用天然表面活性劑 不加香料顏色

他們分析過某些大型清潔消毒用品生產商招股書,發覺一樽液態清潔劑總成本中,有40%至45%花在包裝和運輸,有效成分的化學原材料約佔1%至2%,其他成本包括工資、分銷費用等。他們覺得這個成本結構極不健康,若改用粉狀冲劑形式,重量僅為市面液態產品的約2%,可將包裝和運輸成本大降98%。若表面活性劑等有效成分改用植物性或礦物性天然原材料,成本大約是化學合成原材料的15倍。一減一加後,總成本仍會下降。

該公司再用一年多來研發和改良產品配方,改用白蠟樹樹液提煉的山梨酸鉀作天然抑菌劑。去年4月,推出首批4款產品。

由於最初產量小,該公司主力透過周末市集來銷售,每逢周六日同時參加2至3個市集,直接和消費者交流,即場試用產品,收集意見。過去一年,該公司根據顧客的意見,將4款舊產品配方微調約10次;再推出10款產品,現時共有14款產品,包括洗手間、廚房、玻璃、多用途清潔冲劑、清潔連消毒冲劑,以及泡沫洗手液、泡沫清潔劑等。為了方便用戶,所有產品的B2C包裝都是設計到每包加水350毫升來使用,原則上,在加完水瞬間,已有九成多粉劑溶解,可即時使用。

每包冲劑7.7克 市面液態產品約2%

由於每包冲劑只重約7.7克(粉劑重7克,鋁箔塑料袋重0.7克),一次過購買4包的郵費是5.4元,所以愈來愈多顧客在市集光顧後,會被引導到公司網站落單。另外,該公司聘請5名兼職女工,長期協助包裝、運輸及周末市集的攤位。由於兼職女工都是家庭主婦,公司讓她們在家中大量試用產品,用手機拍下清潔前後相片,甚至和市面其他清潔用品作比較,在周末市集上展示。

施衍良聲言,從相片看來,該公司產品的清潔效果,比市面上化學合成產品有過之而無不及,至少也在相同水平。所以,很多市集參觀者看過相片後,都十分受落和願意購買。稍後,該公司會把這些相片上載到網頁。

獲理工大學採購 公司已收支平衡

現時該公司共有4個分銷商,包括威信生活館和Flash Green臨期超市等,佔其銷售額約三成。該公司網站和周末市集佔兩成銷售額,工作坊佔一成。來自B2B客戶的生意,最近大升至銷售額四成。其中,理工大學在4月初採購多用途清潔及消毒冲劑、地板清潔冲劑兩種產品,即時令該公司收支平衡。據悉,理工大學採購的第一批冲劑只重數十公斤;若是換成市面的液態產品,重量高達9.35噸。可以想像,大型機構若轉用該公司的粉狀冲劑,單是節省的運輸成本已很可觀,還可以省下存放地方。該公司每次送貨給B2B客戶時,會將空桶回收,避免用完一次即棄。

[新經濟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