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許健生:創科靠前沿 香港玩不完

【明報專訊】新正頭大年初十,筆者先祝讀者們十全十美,龍年大吉。自去年初香港疫後向全球對外開關,本地經濟復蘇的速度較預期遜色,加上恒生指數由2018年高位33,000點,跌至上星期五收市約16,340點,單看指數就冇咗一半。全世界不少「專家」都跑出嚟提出「香港玩完」、「香港已死」的言論。而有「中國大好友」之稱,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上周一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以《我很痛心地說,香港已玩完》(It pains me to say Hong Kong is over )。

羅奇提出了3個觀點:(1)香港自治削弱:設立《國安法》後,削弱香港自治權力,國際社會質疑「五十年不變」是否已不存在?(2)內地經濟轉弱:香港與內地經濟發展一向唇齒相依,內地正在作經濟周期調整,從傳統經濟體轉向新經濟體,其過程必會出現「陣痛」,香港經濟亦會受到牽連。(3)國際形勢改變:中美關係在過去10年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從合作到競爭對手,美國政府更提出香港已沒有政治話語權(Political Discretion),把香港在國際社會上作為經濟個體的身分不斷「淡化」,不斷嘗試把香港定性為只是中國一個城市。

筆者雖然不是經濟專家,但從香港經濟數據及當下營商環境不難察覺香港經濟大不如前。香港傳統經濟支柱:金融、地產、旅遊零售、貿易物流及工商專業服務等,其經營狀况未有因疫後通關後與生活一同復常。反之,金融、零售、地產、物流等行業不升反跌。記得筆者在小學時(上世紀80年代),從課本認識到香港曾是亞洲四小龍之一、擁有全世界最繁忙的貨櫃碼頭、香港鐘表玩具、電子產品出口均世界第一或名列前茅。

隨着國家改革開放,不少本地廠家將生產基地北移,香港企業享受了早期內地的政策、土地、勞動力紅利,並製造出價廉物美的產品推向全球市場。中國能成為世界工廠,香港廠家功不可沒。但可惜那時大部分香港廠商為應付源源不絕的訂單已應接不暇,工廠多數只會橫向擴展,不斷增加生產線。加上當時社會沒有創科氛圍,而港英政府又沒有投入太多資源來提升本地廠商在研究與開發能力,錯過了借助海外客戶在產品研發的基礎,作自行深化來提升自我研發高價值產品的契機。在這方面,日本、韓國、台灣甚至今天中國內地廠家把握了當年的黃金機會,學習他人之長而成就了今天自家研發高端產品生產之能力。

回顧過去並非妄自菲薄,只希望能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香港過去成就建基於完善法治、優秀人才、發達資訊及健全金融系統。筆者認為這些傳統優勢依然如故,只是要從傳統經濟支柱轉型到新興經濟產業。香港傳統經濟支柱金融、地產、旅遊零售、貿易物流及工商業可以說是明日黃花,不是說全無價值,只是若沿用過去思維繼續經營傳統經濟產業,猶如溫水煮蛙,會慢慢被市場淘汰。香港企業必須要把過去的經營方法忘記(Unlearn ),在互聯網及Web 3.0時代重新學習(Relearn)如何應用新興科技,來提升企業營運的科技含量。本地中小企業更可配合特區政府一系列企業數碼轉型支援方案,透過應用科技把傳統經濟支柱數碼化,提升整體競爭力,為香港打造一個全新經濟的新動力。

金融 x 科技:香港正積極發展金融科技,並在2022年11月發布虛擬資產政策宣言,向Web3虛擬貨幣、虛擬資產邁進。目前本地市埸已有兩家獲發牌(專業投資者及零售客戶)的虛擬貨幣交易所Hashkey和OSL,並約有12家正在申請。以香港在傳統金融的良好基礎下,相信可打造香港為世界Fintech中心

地產 x 代幣化:房地產代幣化將傳統房產轉化為數字代幣,讓更多人參與投資。透過區塊鏈技術,投資者享有流動性、透明度和安全性。全球房地產市場價值超過217萬億美元,代幣化增加了投資機會。代幣可以在二級市場自由買賣,提高流動性。如能完善及清晰化有關法規,香港可成為亞洲RWA的重要交易中心。

旅遊 x 元宇宙:旅遊元宇宙將虛擬實境與旅遊業結合,為人們帶來無限旅遊體驗。全球旅遊業市值超過5.8萬億美元。用戶可以在虛擬世界中參與虛擬旅遊活動,例如把香港一些主要街道、地標的演變過程透過沉浸式體驗顯示出來,讓海外用戶輕鬆享受旅遊體驗及了解香港歷史文化,有助吸引用戶來港旅遊的興趣。

零售/貿易 x 網購:網購絕非新事物,但本地企業發展較慢。傳統網購已不能滿足消費者需需要,在零售方面可考慮用直播帶貨,做好本地及國內市場。筆者了解,本地有些知名網紅一場直播帶貨可銷售數百萬元的貨品,真的不能小看。而大貿則可多採用跨境電商,直接面對海外消費者。身邊不少朋友擔心現在才做網購是否太遲?筆者認為不開始永遠是零,行動將帶來不同的可能性。

工商專業服務 x 人工智能:隨着人工智能普及將影響不少專業服務行業,例如律師、會計師、廣告公司等,這個大趨勢不能逆轉。相反,如企業能夠善用人工智能,定必能降本增效,維持企業競爭力。

筆者認為我們要接受「舊香港」的經濟營運模式已不再,透過創新科技發展出來的「新香港」經濟模式目前在萌芽階段,但企業必須作適當部署,為未來營商環境做好準備。特區政府目前最需要做的是以「行動」重拾國際社會對香港特區堅定實行「一國兩制」的信心,這方面有賴官員的心思了。

香港電腦商會前主席及WebX產業聯盟召集人

(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許健生 前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