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onday
指數/外匯
明報APP

報章內容

國泰:推可持續航油須各界齊出力

標籤:經濟

【明報專訊】航空業近年積極研究可持續航空燃油(下稱SAF)以減少碳排放。國泰航空(0293)可持續發展總經理張承恩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國泰目標於2030年提升SAF使用量至航班總燃油消耗10%的水平,惟現時SAF量產規模有限以致價格高企,故需要各界持份者共同解決難題,建立完善的產業鏈,「如果每人只關門自己談,很多事情的進展都會很慢」。

明報記者 黃志偉

今年1月底商界環保協會(BEC)及國泰共同發起「香港可持續航空燃油聯盟」(HKSAFC),張承恩認為,政策制定在SAF發展具重要地位,因此該聯盟除了有燃油公司、航空界代表等產業鏈相關的持份者參與外,亦會邀請政府部門列席相關會議,並進行「白皮書」(White paper)的研究工作,冀提供實際建議予港府作參考,而該計劃將為期3年。

繼該聯盟成立後,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提及,機管局就SAF發展已展開顧問研究,料今年第三季完成。她說,聯盟原本計劃今年底前提交報告,現時或會提前數月提交以配合政府時間。

冀2030年SAF佔燃油消耗10%

由於SAF未能大規模量產,其市面價格較傳統航空燃油貴約3至5倍,張承恩指出,目前SAF最成熟的生產方式是HEFA(即收集廢棄食用油或廢棄動物油脂,透過化學程序製作成SAF),惟該製作原材料產量有限,「市場推測大約2030年用HEFA這個方案生產的SAF已經差不多到達peak(高峰),不會夠整個航空業繼續提升使用量。」因此,有不同製作SAF的新技術出現,包括用農業廢料、家居垃圾等原材料,以至可再生能源轉化為SAF,但這些技術剛開始發展,故只佔整體生產小部分。

採全球採購策略 約40班機曾用SAF

張承恩預計,以國泰2019年疫情前營運規模來說,2030年提升至10%即需要大約60萬噸SAF,惟業界報告顯示全球SAF產量於2022年至2023年間佔全球航空燃油不足0.1%,不過她認為最重要是尋找長期供應。她續稱,國泰採取全球的採購策略。國泰至今共有約40班機曾使用SAF,張表示,這是國泰與空中巴士由2016年起的合作計劃,當中航空公司在空中巴士總部接收飛機時會使用SAF回港。同時,國泰曾分別在香港、新加坡和洛杉磯嘗試在正常運作下使用SAF,以了解使用該燃油時的實際安排,並提早了解國泰營運網絡中有什麼地點有潛力作長期SAF供應地。「Logistics那些就絕對沒有問題,接下來會看供應和價格,洛杉磯因為政府政策的關係,就會有一些比較Price competitive的SAF供應」。

另外,張承恩指出,歐盟和英國都訂立了強制使用SAF的政策措施,例如在歐盟於2025年開始要求SAF使用量達到2%,主要指向航空燃油供應商,「例如每賣100公升由2025年開始,有2公升就要是SAF。」如果他們達不到要求所繳付的罰款,最終轉嫁給航空公司。就國泰而言,基地在亞洲,但在歐洲有約10個航點,「所用的燃油量不會少,所以我們就着一些SAF的強制規定而做好準備」。

除全球採購外,去年3月國泰聯同國家電力投資集團合作,旨在拓展可持續航空燃油供應鏈。不過,她指國家電投由於主要從事電能,故發展航空燃料過程並不容易,而國泰作為終端用戶會提供意見,冀最後投產時成為其用家。

籲政府設融資稅務優惠推動SAF

張承恩稱,由於SAF是新興產業,對投資者而言是較高風險,「投資者會很不願意投資這麼多錢進去,加上生產的技術本身這麼新的緣故,中間很多時候可能會看到有延遲。」她稱這些原因均令產業鏈投資吸引力大減,加上近期息口令公司更難以融資。

她認為,SAF發展需要政策的支持,為投資者提供長期的方向或承諾,「我們說興建一間SAF的工廠,便宜的也要10億美元;而我們不是一間工廠就成事,例如國泰期望要60萬噸,普通(standard size)SAF工廠的產量可能要5至7間才夠使用。」因此,她建議政府在推動SAF發展上,或可考慮提供融資優惠、稅務優惠或相關降低風險的融資方式,例如混合型金融(blended 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