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事過境遷後的復仇

文章日期:2020年4月2日 20:38

​疫症過後,世界或許不再一樣。

​新型肺炎在歐美地區未有被遏止的跡象,多個國家的緊急狀態令仍然生效。各國政府傾盡全力抗疫,不過最終有幾多生命因這場疫症而終結,有幾多經濟活動因這場疫症而停頓,有幾多來自不同行業的企業因這場疫症而倒閉,仍然是未知之數。被公認為病毒源頭的武漢,在小區封閉式管理下,疫情似乎已被止住,亦已定下解除封城令的日子,但全世界要回復正常,似乎仍有段不短的路要走。

​或許,各國現在專注抗疫,暫時仍未有國家或國際性機構有餘力去追究責任,除了要利用民族主義來助選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但不難想像,當疫症過後,因這場疫症而遭逢巨變的國家、財力大損的企業、失去摰親的普羅百姓,難免要去聲討導致這場國際性災難出現的源頭,就算未到要洩心頭之恨的地步,要去討回公道亦算合情合理。「無事」過後的復仇,將是巨大兼且難以化解的,而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 --- 中國。

​有人說,將疫症責任推給中國是不理性的,畢竟病毒選擇出現在甚麼地方,取決於運氣。對,病毒的緣起難以估計,但因吃野味而導致病毒由動物宿主轉移到人類身上,卻明顯是原本可避免的災難。症症出現初期,吹哨人示警,但地方官採取甚麼行動?不是解決,而是隱瞞,而且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藉此令問題消失。若果當初沒有隱瞞、如實通報,縱使最終未必能避免疫症大流行,但有預警下的傷害性肯定會大大降低。正因為隱暪,才會令500萬人在春運期間離開武漢,再將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病毒來自甚麼地方,純粹是轉移視線的「口同鼻拗」,而是爭辯下去也不會有答案;但導致病毒迅速傳播、失去防避的原因,卻肯定由隱瞞疫情開始,這是無法推卸的責任。

​「無事」復仇的力度有多大?宏觀地從國際層面來看,外交上或許不會不給別國面子,但對於中國作大舉投資的戒心,卻肯定比以前大得多。就算是財政狀況不太理想的歐豬、靠中國提供各類型接濟的非洲國家,甚至一直唯中國馬首是瞻的東南亞國家,雖然對於中國口袋裡的錢依然唾涎欲滴,但經過這場疫症、撿回一命,親身經歷過「有錢無命享」的威脅後,對中國的態度肯定不及以前。意大利一向是中國的親密經貿夥伴,更在歐盟對「一帶一路」倡議感到疑慮之際,成為了首個加入的歐洲國家;然而經過肺炎肆虐後,意大利成為了疫情最嚴重的歐洲國家,就算當權者力撐與中國結盟有著數,對中國心懷怨恨的民眾,勢必對此痛心惡絕。作為民選政府,真的能夠完全無視民意?

​國際層面或許說得太遠,作為財經專欄,當然要從經濟層面看。滙豐控股(0005)取消了連金融海嘯也照樣派發的股息,是疫症的其中一個蝴蝶效應。更直接的影響在於投資,中資企業再想走出去,疫情過後肯定難上加難,問題依然在「戒心」兩個字。經濟上的「排華」,反映在限制投資上。外國對於來自中國的資金,以往一直陷於兩難,既不想企業命脈掌握在別人手上,但偏偏又想要錢,犧牲擁有權以獲取更大資本,被視為企業理性決定。然而疫情過後,外國對中國資金的排斥,肯定會更明顯。各國監管機構對華資的投入必定再收緊,從限制投資比例、持股比例,到限制利潤率、需聘請本國員工人數等,「加辣」在所難免。別因中國投資受限制而幸災樂禍,對外國人來說,港資也是華資的一種,本港商人也很大機會捆綁式地受累於海外因病毒而衍生對中國的憎恨,「攬炒」成功。​

​從國家、企業到個人層面,對於我們這些假期只想去個旅行的小市民,也必須有著在「無事」後被歧視的準備。近期,新聞已零星地報道外國開始有排華行動,某些城市的唐人街因擔心被破壞而停業。外國人對華人心底裡一直也有歧視的傾向,這是無可置疑的。疫情遍及全世界後,就算原先對中國人較友善的國家,也難免心生惡念;至於原本已心懷怨恨的,程度迅速提升,對於任何出現在他們國家的華人或疑似華人物體,必定極排斥。

​排斥的力度有多強?當封關鎖國變成習慣,外國加強簽證關卡,增加華人外遊的難度,是絕對可以理解的。即使成功抵達目的地,當地人難聽的說話、蔑視的眼神,華人必須有承受的準備,以往「有錢就是娘」、覺得可以買下全世界的心態,本來別人也只是看錢份上勉強接受,但將來的待遇將有180度的轉變。至於香港人,或許也成功被「攬炒」,你覺得外國人有能力分辨你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嗎?接下來的幾年,或許不是出國旅遊的好時機,外國人肯定會歧視中國人,分別只在於程度的深淺,而受疫情傷害越大的國家,仇恨亦越大,歧視程度亦更嚴重。有朋友笑說,「無事」後的未來幾年要去旅行,或許只有台灣、南韓和日本作選擇,因為他們是少數可分辨出香港人與中國人不同的國家,可減低殃及池魚的機會。

​這半個多月,中美也利用了民族主義作文宣。中國希望民眾忘記當權者曾隱瞞疫情,於是紛紛宣傳「國家抗疫取得成果」、「抗疫工作成國際典範」、「別國可借鏡中國抗疫」等,挑起市民的民族自豪感,忘卻追究責任。美國的民族主義,則在於標籤新型冠狀病毒來自中國,當中又以特朗普的 "Chinese Virus"為首,挑起對中國的仇恨,再將自己打造成對抗中國的英雄來爭雄選戰。說實在,兩邊也各懷鬼胎,但看在中美以外的國家及民眾眼裡,心底裡因疫症而排斥中國的念頭,會令他們傾向美式想法多一點;再加上中國厚顏地自吹自擂,將疫情拉扯到幾乎與自己無關、自己也是受害者般,豈會得到別國的同情?為了維穩國內,而增加海外對自己的排斥,值得嗎?

​不能否認,中國在疫症於海外大爆發時也有釋出善意,例如提供抗疫用品,但部分卻因質素欠佳而被召回;但中國的態度呢?卻是批評別人將事件「政治化」 --- 這就是中國式的傲慢與覺得被偏見。金融人相信沒有甚麼事不能用金錢解決,但要化解這份因疫症而產品的怨氣,銀碼代價或大得難以估算,時間也相信要以年、甚至是十年計。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