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利生專欄】港野豬證券:「下次再玩吖」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16日 16:06

全球開關的地方愈來愈多,繼暑假後另一輪離港潮宣告重啟,farewell活動也是接二連三,但據聞不少外資expat未quit的反而打定輸數留港度歲。

近年一直做好戰時準備的港大無國界斜槓精英S,未等到那一刻, 年底卻已要遠走英倫。做了三十幾年人被迫要在三個多月內作出三個最重要的決定,但斜槓是優勢,黎明忠粉要同香港這個玻璃之城講聲「走先喇係咁先喇」。

開放型經濟對外不輕言開放,小島型生態硬變大型人工島,一片通關維穩聲中,電商界卻連環爆出負面消息,先後有Foodpanda送遞員罷工及HKTV Mall疑與水果貨商結怨,是否反映網企沒有採取周詳的逆周期營商策略(並有效傳導至下游)?當新常態變回somewhat舊常態,成本結構有變、或現金流周轉出現問題,疫後帶來的tailwind生意模式倒頭來變成阻力。

本土經濟遭遇近兩年的巨變過後如何被扭曲,大家應早已心中有數。雖然近月失業率的量已見反彈,但勞工市場的質變如何卻仍未清晰 - 食肆堂食回歸長遠削弱了外賣需求,但強制安心出行B轉C類餐廳短期又會否對foodpanda、戶戶送等有正面作用?木宰羊(美股DoorDash就表現搶鏡)。為向北通關谷針開工復課帶來副(負?)作用,難得官員只顧帶頭M+打卡,大玩藝術圍爐、政治Artwashing,靠元神和國際通關。

找子華神代言的一刻,能否預視當百分百強制安心出行後,物價通脹但車隊通縮?foodpanda今次事件對行業又會帶來什麼影響?若然是整體需求減少,則車手步兵們的bargaining power便相對有限。為通關而被強制自由之前,港人實行吃喝玩樂自求多福,筆者大膽估計,主題樂園本地人流將踏入高峰期,進場人數大爆發,目測連迪士尼木馬都轉快半個圈,實體活動正在加速。

而網商如何將成本壓力轉嫁至送遞員,未必即減每張單人工,或許是可以考慮延長糧期,AI能夠整合路線協助派單效率、但又是否懂得如何參與談判?有朝一日或許可以,但目前仍難以想像,元宇宙無多好炒也好, 玩家出完竅都要地方食飯。無論foodpanda談判結果如何,對戶戶送都有一定啟示作用。試當真式的演唱會或MV廣告投放來得更舒服、靈活、實際,但營運上也面對相同壓力吧。

趁經濟表面上反彈谷宣傳,或受通關大形勢影響的,又豈止本地網企或速遞業?在香港的「境外」中資互聯網券商又何嘗不是?只是出發點有所不同而已。

話說S的歡送大會,是借做證券的港漂J的家舉行,話題無聊地跳到富途被指「無牌駕駛」事件。雖然未至於等睇兩地證監聯手搗破無牌跨境券商,但中資互聯網券商卻真的像趕住大推特推。筆者聽聞,當中有券商早兩三個月前已主動度橋宣傳,個別近月來更見明顯加速催谷,開戶送美股已成基本盤。

認人唔認錢,走資是一回事,內地金融系統秩序是另一回事。綜合各方消息,本欄估計,最快今個月內便會先把 「無牌駕駛」  事件定性(或正名?), 要有個說法才再下達指令執行,也未必等到有意見稿之類。其他「罪名」或許還有數講,但互聯網券商若被打成是P2P資金池,便恐怕再難有翻身之日,而此刻最重要是做靚條數、複製富途到美國上市,即使因內地政策有變而要除牌,也是之後的事了。

有總部不在北角一帶的本港野豬(化名)證券董事便呻話,「我哋邊有咁多筆直」,早前開檔都有錢在中環站落下搵前主播拍的廣告,偶爾打下反擊還可以,但要長久打陣地戰便顯得有心無(財)力,難及近月來的微牛、長橋、喜鵲找KOL狂刷洗版,只好等等「下次再玩吖」。

筆者不想說出口的是,萬達王健林據稱確實是還健在,但內房俱樂部式的綜合企業發展方向已死,早年內房為首中資南下插旗染指證券行的門路又是否已者時關上?又或者要好像向市旺時分柝的物管子公司那樣斬纜抽資,或變相預備bank run。雖然本地RO生態不會從此斷鏈,但啤殼借殼現在聽起來彷彿已絕跡多時,當然無論如何也希望不要像野豬被人道毁滅。

久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