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文清專欄】為何定居日本難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3日 18:00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政府擬將14項特定行業的外國人撤銷留日年期,估計明年3月實施。該14項行業近年人手極為不足,以工業為主,如建造業、機械工程、造船等,也有看護、酒店業等另類職業。簡言之,主因是日本人口老化與少子化問題持續,加上疫症令國內就業問題更困難,到現在才逼不得已要寬容外國人定居。對從事相關行業的香港人來說,在英國或日本都不愁沒有工作,但在日本也要面臨另類難題。

很多人打算移民到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地,都擔心歧視嚴重,其實日本社會的種族歧視才最嚴重。近代的「脫亞入歐論」至今不是完全式微,對不少日本人來說,他們仍比其他亞洲人優秀。英聯邦習慣了種族共融多年,雖然國內偶有齟齬,但整體問題不大。若到日本定居,首先要說流利日語,熟習禮儀,才可與日本人減少隔閡。這是第一個情況。

第二是日本右翼長期把持朝政,又以民族主義為手段,團結國民。舉凡民族主義行得愈烈,排外則愈深,因此所謂排外,是由上而下的文化。現在寬容外國人定居,亦不過是權宜之計,主流行業仍未大舉開放。如果未來愈來愈多外國人口進駐日本,則會改變國內文化甚至選民結構,亦即造就左翼興起,動搖自民黨地位。故此現時日本政府對於招攬外國人定居及其待遇,必然比其他國家審慎得多。

另外,在香港雖然工作量大,但偶爾說句粗口,發一發脾氣,亦無傷大雅,在英聯邦國家工作量則較小,加上普遍尊重人性,工作不會太辛苦。而在日本則是另一回事。日本階級觀念極重,要百分百遵從上司旨意,下屬覺得工作太多處理不了,也不應發聲半句,否則是不知尊卑,也被視為沒有幹勁。簡言之,收了指令,只有做下去而已。如此則不難明白為何日本常有職員「過勞死」,或如日本奧委會會計部長森谷靖輕生,都是出於同類的壓力與責任感。日本企業文化對員工的期待,與現在的國際標準相去甚遠。若不了解箇中差別而貿然跑到日本工作去,可能會寧願選擇住在大灣區。不過,日本幾乎沒有職業歧視,今次打算寬容的工種很多是藍領。倘若受夠了香港的白眼,在日本反而會鬆一口氣。

而香港很多基層,收入偏低而不入稅網,甚至可以住在公屋,在日本則不然,例如長期令國民厭煩的國民保險,大體每月從薪水中抽去千多到二千港元,薪水不多亦須照樣繳交。薪水少了一截後,便要花在飲食上,然而日本食材普遍較香港昂貴,尤以白米為甚,因日本為島國,海運入口價格只會更高,加上不信賴中國食材,亦有意保護本地農業,價格難以調低太多。縱使日子可以過得節儉,日本租屋也很難處理,例如一般要求有保證人,即業主發覺有問題時,便向保證人追討租金,如在日本無人無物,如何尋找保證人,或找相關公司代為處理,也是要花腦筋的地方。

總括而言,在英聯邦國家生活,一般來說是簡單得多,其文化亦較易接受,也因此很多人都到當地找機會,競爭變得激烈。日本雖然門檻較高,但亦因此阻擋了很多人進去謀生,若然對日本文化仰慕甚深,或甚有自信,在日本反而能找到一片藍海。

賈清文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