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專欄】虛偽的公平,不是公平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9日 14:13

「你知唔知,只要你係男人,喺呢行已經有優勢。」Samantha輕搖酒杯,訴說著近日工作的煩心事。「打官司嘅,可能確實係男大狀比較多,但好似我哋呢啲專做Finance Related嘅律師,睇幾百頁紙英文係等閒事,對睇同寫英文嘅要求比較高,呢樣嘢女仔通常有優勢,女多男少不嬲係常態,唔明點解去到而家先話有問題囉!」

Samantha是與我合作多年的External Lawyer。或者有人會問,不是每間投行也有自己的法律團隊嗎?而且投行工作涉及商業機密,為何還要找External Lawyer合作,增加保密工作的難度?對,投行確實養著大批Legal & Compliance,負責處理日常事務;但法律觀點往往不是非黑即白般簡單,當遇到模稜兩可的情況,徵詢External意見便成為了下最終決定的關鍵。External Lawyer也是Internal Legal力保飯碗的強力護盾,某些有機會要「孭鑊」的狀況,Internal當然會盡快「將個波推給」External,然後External說甚麼也會全盤接納,因為日後即使觸礁,也可將責任推給其他人,達到職場上的長治久安。

Samantha的煩心事,源於遴選明年入職的Trainee過程。Professional Parties的晉升及職級,筆者不是太熟悉,但中環商業世界的大部分招聘過程,除卻靠人事關係,大抵也是由人事部搜集並篩選一些CV,再由中高層進行面試,最後選剩幾個,才交給最高層親自看看,Samantha現時身處的正是中層遴選程序。月前HR交給了30份CV給她,叫她選10個來進行Zoom面試,但卻外加了一個特別要求。潛規則是職場不死鳥,雖然討厭,但通常也只得逆來順受,但這次HR既非說某Candidate是某大客世侄、一定要揀,亦非說某Partner對某間大學畢業的同學情有獨鍾、最好多揀,而是對Samantha PM留了句:「基於Equal Opportunity的關係,最後面試10人請確保是5男5女。」

「你知唔知道嗰30分CV,22個係女仔,得8個男仔,一個Pool變兩個Pool,22揀5同8揀5,真係Fair?It’s a Shame to Equal Opportunity!」見盡不平事的投行從業員如我,對此其實沒有多大感覺,也不覺得值得為此大動肝火,不過我明白法律人對「公平」這兩隻字,普遍有著難以名狀的執著,而且她的動怒,也絕對有值得理解之處。「我唔係話男女平等係錯,但本身個Pool喺男女人數上已經唔平等,咁樣揀只係扮平等嘅不平等。虛偽嘅公平,唔係公平,粗俗啲講,咁樣嘅公平,係『左膠』!」

「左膠」,說它粗俗,只因諧音與粗口相似,但箇中含義卻毫不粗俗。左膠的詞彙性質雖然偏向負面,但也只有這兩隻字,才能活靈活現地將荒謬之處表達出來。「左膠」並不是香港獨有,早在幾年前的歐洲難民危機,多個歐洲國家大愛接納難民,便引起國民反彈,批評政府太「左膠」,漠視難民可能產生的治安及房屋等問題。這幾年,反歧視運動在全球開花,「左膠」變得更強勢,大企業為提升形象,亦在各範疇加以配合。這類要求面試最後十強要男女數目平等的規則,相信就是這些背景下的產物。

男女平等是普世價值,當然值得提倡,但在職場上,追求的應該是待遇上的平等,與及晉升機會的平等。像這類要求面試Final Round男女數目要相同,則有點為做而做,似敷衍而非出自真心,是「左膠」為了自我感覺良好而創造出來的多此一舉。其實Samantha所說的情況,在投行已屢見不鮮,早在前年,員工Directory內的性別,已由以往只得F與M的選項,加上了N/A;但後來聽說在外國被員工投訴他們的性別並非「不適用」,而是有權利不公布、不註明,所以N/A之後又變成了X。聽說聞說海外的某些Office,洗手間除了男廁及女廁外,已額外加裝了沒有性別之分的「性別友善洗手間」,相信香港在不久亦會跟隨實行,但本港甲級商廈寸金尺土,如何解決土地問題安裝額外廁所,將會成為管理層的難題。

面試要求男女人數相同,也在其他同事口中聽過。與Samantha所說的情況相反,投行Front Office特別是Trader,更著重數據分析及、對數字的敏感度,一般來說男生對此方面的能力較強,但早前某張枱的同事想請Fresh Grad Trading Assistant,HR派來的20份CV,16份男4份女,卻被要求最後選4個出來Interview的Last 4,要男女數目相同。「其實我唔介意見晒4個女仔㗎,梗係請多幾個女仔先有生氣!」Trading Floor一向陽盛陰衰,同事雖然說笑,但亦不無道理。「不過4個女仔揀2個,Conversion Rate有50%;但男仔16個揀2個,Conversion Rate得12%多啲,咁好彩早投胎,如果唔係,呢一代代做男仔想入投行都幾坎坷!」

無可否認,職場上總存在著性別歧視,女士結婚後想生兒育女,懷胎十月後總需要放產假,上司雖然表面上不敢表達不滿,但心底通常會暗自不爽,年底評分亦會選擇性扣分,晉升機會亦會受限,像這類的不平等,當然要全力打壓。任何事去到極致,也會產生反效果,當「左膠」到凡事涉及選擇,也要包括相同數目的男性及女性,這只是矯枉過正,失卻了遴選的原意。別忘記平等機會的初心,是希望在職場上不會因性別而出現待遇上的差別,但基數不一,卻令追求平等的過程,產生更大的不平等,人數較多的陣營,反倒獲得更低被選中的機會,這是保護機制,不是公平機制。

「若果將來性別是X變得更盛行,HR會唔會要求三種性別也要揀到人選?到時人數較少嘅性別X,豈非通殺?」一言驚醒洛克人,不過轉念一想,若性別X真的有優勢,屆時人人都說自己是性別X,優勢便會消失。「或者性別X,先係平等機會嘅出路?CV上每人嘅性別都係X,遴選全憑背景及資歷,唔需要為性別,特登限死要揀幾多個出嚟,咁樣唔係最公平咩?」理想的遴選理應是這樣,不過在烏托邦實現前,明天Samantha需要面對的,依然是22女8男、要選出5女5男的死局。

羅仕揚

 

其他觀點

 

【羅仕揚專欄】Too Big?也能Fail!

【羅仕揚專欄】電動車的飄移境界

【羅仕揚專欄】鐵飯碗改革只是「得意想法」

【羅仕揚專欄】證券行的魷魚遊戲

【羅仕揚專欄】賭局.騙局?

【羅仕揚專欄】誰才是最黑的黑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