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專欄】今年冬天你去了哪裏?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23日 16:55

一到12月,往日人聲鼎沸的Trading Floor,隨即少了一半人。

由月頭開始,總覺得人數每隔幾日又少幾個,一星期後又少幾個似的。身處海外的董事會級別管理層,總喜歡在12月進行環球性Town Hall,名義上是感謝各地僱員一年來的辛勞,但實際上當然是為了作期望管理,將前景說到史無前例般的困難,再將保留資本實力說到史無前例般的重要,減低員工對來年2、3月派發花紅的期望。可能高層們也心急放假,這類Town Hall通常會在12月首個星期進行。Town Hall一完,本港高層們隨即作鳥獸散,12月20日後,Trading Floor上幾乎只剩下VP Grade以下的中低層留守。

去年是特別的一年,疫情之下,每年也會回鄉過聖誕的大批外籍同事,被逼滯留本港。以往帶假到明年是有日數限制的,剩餘過多假期會被視為放棄,不過去年疫情情況太特殊,聽說不少投行的HR也特事特辦,略為放寬可帶假期的日數限制。大批回不了鄉的外籍同事,捨不得大假就在本港糟蹋,於是去年聖誕的Trading Floor,出現從未見過的熱鬧,即使平安夜或除夕的半日市,竟然仍有一半同事回來上班,金融業內算是奇景。

到了今年,人類對病毒的認識增加,疫苗注射變得普及,HR放寬措施不復再,苦等了一年的外籍同事,自然加快回鄉步伐。聞說有人自感恩節開始便收爐,待聖誕後明年才回港,度過名副其實的悠長假期。海外入境不再設限,減低了回鄉的成本,來回最大疑慮只在於回港隔離。Omicron病毒變種令歐美回港人士的強制隔離日數上升至21日;但Work From Home早已成為常態,若非從事即市高頻度交易相關業務的同事,一部熒幕夠大的手提電腦、一個Headset、一條穩定的寬頻連線,連假也不用扣,隔離期間一樣可以照常工作。當然,總會比直接在Trading Floor工作麻煩,但體諒思鄉情切,也只能當是情非得已的安排。

摩根大通早前宣布,中低層員工若到海外探望直系親屬,將可就隔離開支獲得最多5,000美元的津貼。推出如此貼心的方案後,聽聞不少大型投行亦紛紛效法,金額雖然有多有少,但總算是一份心意。以往買張機票就可出走的日子不復再,隔離的時間及金錢成本,令海外旅遊變得奢侈,若非有探親或公幹需要,大部分港人相信也不會輕易出行。然而,這一切只是貧窮限制了想像,坐困愁城的只是手停口停的一群;不少具財力、工作時間不受制的人,在嚴格的隔離措施下,依然可以繼續輕鬆出走。

「Quarantine一啲都唔辛苦,即刻Online Apply個Netflix Account,食吓嘢睇吓戲,10幾日好快就過啦。」高層A的兒子剛於今年9月負笈美國,突然要離家生活,父母自然大為緊張,堅持要與兒子同行,待安頓下來才放心返港。有別於落手落腳的中低層,高層的工作主要都是每天接連不斷的Conference Call,作出各項決策,只要克服時差算準時間,身處海外一樣能夠繼續工作,亦容許他有外遊的本錢。

出去不難,回來才難。不得不承認,本港隔離措施應該是發達經濟體中較嚴謹的,視乎身處地區的風險、需要隔離14或21天,才是令高層A頭痛的問題,不過頭痛的不是如何向上司交代要行開一段不短的時間,而是如何打發不能外出的14日時間。「結果又冇我想像中咁難受,睇吓劇、做吓運動,餓就叫樓下餐廳送嘢上嚟,咪當去咗個較長嘅Staycation囉!」看看高層A入住的隔離酒店,是中環某五星級酒店,樓下還有A字頭的米芝蓮餐廳,明晒!敞大的套房、精緻的美饌,這種隔離,當然不苦。

「埋單計,成個隔離用咗幾多錢?」別以為每個投行職員也很富貴,原來除了我,一樣有同事心繫金錢成本。「I didn’t count it. May be 半球?Who cares?」埋單能夠不看價錢,是人生有待解鎖的成就。「既然隔離無想像咁辛苦,今年聖誕一於去滑雪!舊年冇得滑,啲滑雪癮已經搞到手痕腳痕,頹頹地去住南韓止癮都唔錯丫!」變種病毒的出現,令非韓國公民訪韓變得困難,高層A最終有沒有趁聖誕去滑雪,我不知道,但自月中已消失於Trading Floor的他,相信已出發外遊的機會相當高。

「本來早幾個月就去咗,而家搞到要Delay到年底先去到,機票都改咗幾次!」記得今年6、7月時,政府曾經放寬過已打兩針疫苗的人,回港只需隔離7日;後來Delta變種病毒肆虐,隔離日數才由7日變回14日。必答題:如果隔離日數減少,假期又夠多,讓你外遊你會否立即衝?唔准諗、即刻答!保守如我,可能也會多作考慮,特別是外國疫情仍然嚴峻,怕會將病毒帶回香港、禍及親友;不過後來發現只是我太多慮,就在那幾個星期,身邊不少同事原來已Plan好行程,連機票也訂好。只是後來隔離措施再收緊,才打亂他們的部署,同事B是其中之一。

「7日隔離嘅成本,絕對負擔得起,當去玩10日,返香港住7日隔離酒店,計埋來回,都唔駛20日,玩得越長,隔離就越抵,而且香港嗰7日,仲可以當Work From Home。」這是同事B最初的盤算。雖然近期不少地區因Omicron變種病毒而再度收緊檢疫,不過早在收緊前已逃出香港的她,早已南下悉尼旅遊去。社交媒體上,這幾天剛好上載了她與當地友人到酒吧消遣的相片,還加上 HotChristmas的Hashtag。澳洲已列入高風險地區,回港需要隔離21日?「辦法總比困難多。」對,難得外遊,為何還被煩惱纏繞,不去及時行樂?

「呢啲係自私嘅人,唔理有可能將病毒帶返香港嘅風險。」「為咗一時快樂,妄顧其他人嘅利益。」我不是聖人,不會站在道德高地,以上述的說話向他們口誅筆伐,只是想反過來問,若果你是在嚴謹的檢疫措施下,依然有足夠時間及金錢去外遊的人,當你有選擇時,你會否成為你現在口中的自私的人呢?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