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利生專欄】商湯背後靠的那些XYZ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28日 18:00

年底來個小小回顧,2021年年初明言「新經濟股已牛三」,價值股回歸。雖然不算仔細量化預測,但起碼已道出趨勢,監管姓監,反壟斷成主旋律,共富頓成元宇宙世代的宏觀調控。結果不言而喻,科指恒指低處未算低,騰訊阿里雙雙沉/尋底,美團京東要幾多有幾多。新一年希望大家可以解散、移走、清除、抹去對港股的戒心,所謂牛市在絕望中誕生..,今年理應滿街「狗股」? 恒指都有望變「狗指」?但全城好像怕了什麼,券商只催谷美股開戶送AAPL送AMD,好像不見送半手商湯?

筆者聖誕前跟本地tech界KOL碰頭,對方稱與商湯的創辦人稔熟,指商湯的AI貨真價實,其AI模型即使在廉價的處理器上也反應迅即,不用昂貴的GPU和加速器,演算之快令人嘖嘖稱奇。而商湯建設AI基建設施SenseCore,令AI模型變成工廠式運作,訓練只要用相對少數據、短時間、低成本,就變出高質素的AI模型,要AI能夠遍地開花。「背後靠的便是那些XYZ。」

前周在郵輪遇上100%的港裔澳籍AI年輕才俊,由虛幣、元宇宙談到Sandbox及商湯,其也提到三點:一,澳洲(其實以至於全球)大學的comp sci或電子電機工程學系,早在十年八載前已XYZ當道,即是由surname拼音是X、Y、Z起首的中國內地教授或博士後支配;二,而這又是商湯的最大賣點之一,其研發團隊可謂來自五湖四海的最頂尖AI精英,到最後來個萬劍歸宗;三 ,AI業內其實覺得幾間所謂有「新疆問題」的公司,商湯算是涉及得較少,當然被美國列入貿易黑名單,又似乎是無可厚非。

商湯有近半百名教授、逾兩百名博士和博士生,三千幾名位科學家/工程師,可想而知,由這批大腦訓練出來的人工智能,有幾高智商了。而且似乎野心也不少,要以莫測高深的AI理論,打造規模化、平民化平台,讓AI應用可以大規模進入尋常百姓家。

事實上,SenseCore作為「AI大裝置」,另一任務可說頗為特斯拉化,一邊量產不同系列的熱門暢銷產品,一邊公開幾項高端得來又visionary的研發模型,不怕冷門,最重要是高定製的AI應用,同時最好有些許「長尾」市場,可以出現在更多不同場景, 滿足用量不高,用途不廣的遠期需求(例如幫內地娛樂圈經理人考牌?)。

商湯再次招股上市,指明「由於相關美國規例不停轉變及發展的特質,故已要求將美國投資者排除在招股以外。」基石投資者變陣,包括混改基金、徐匯資本、上海人工智能產業股權投資基金、上汽香港、國泰君安證券投資、香港科技園創投基金等,結合國家基金、滬深民企及港初創代表,連帶有消息指螞蟻金融股東架構及陣容進一步被完善,反映中概股投資者夢醒時份,原來無論政治還是投資都沒有forever love。

過去兩三年的科網黃金歲月,中外投行都要靠騰訊、阿里條水,以中金為例,據講近年來相當一部分業績,便是來自阿里領投的公司排隊上市。但眼見騰訊帶頭科網股分割,一石二鳥派息減持,investment vehicle的估值溢價遊戲一旦完結,風向一轉,進入divestment 模式剝離初創投資項目,自此投行生意難做,壓力已由融資輪倒迫生態圈,大型IPO未開始已結束。

如此一來便解釋得到,商湯為何要快刀斬亂麻,極速再上市。一來投行也要年結做、也要window dressing、也要分bonus,二來單看基石投資者陣容,一點不像由投行單方面全權負責,看來政治上也有需要沖喜下,對外宣告兩地新股上市心跳呼吸正常,不要擔心冷場...。

本欄認為,商湯起碼做對了一件事,就是主動(被動?)從源頭著手規避了中概股風險,在上市前快速「完善」基石投資者陣容,由「五光十色」轉做「清一色」,也沒有做「混一色」加入騰訊、阿里、華為。圍爐沒錯是圍爐,但沒有國際資本代表性又如何?至少明買明賣,你抽得便心中有數自行discount,起步點低得多。雖然不會圍出個矽谷來,但也不只是大灣區第一股,分分鐘商湯好快便研發出一套 AI, 勁到roadshow識睇分析員、基金佬的眉頭眼額,知道邊個惡意沽空。

久利生

其他觀點